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
不是說時間過得很快嗎?

只是六個多月,已經很不耐煩了。

是我執著,是我不知足。

不打緊,再過幾天,又會變天了,到時,就不會再有閒時、閒情去不耐煩了。

天要弄人,一兩招就夠了。

我明白,我明白。


.

Sunday, December 26, 2010

小記冬暖

.
聖誕夜,身體突然叫嚷,心知道了,很快速地睡到床上。

蓋好棉被,突然跟上帝講:「請你給那貧病長者和露宿者溫暖、渡過嚴寒,別讓他們凍死,我不喜歡有人凍死啊!」撒著嬌、激動地嚎哭起來:「我不要有人凍死啊!」

夜裡,身體還在叫嚷,棉被雖然壓著,卻還是睡不穩。

今早,陽光從窗簾縫射進房內;忘了昨夜的事;直到這分這秒。


.

Thursday, December 23, 2010

頭痛人的頭痛話

.
最近幾天鬧得熱烘烘的,真個是越看越心涼!今早再看,簡直是超爽。

一眾所謂才子、才女、和那些述說著大理想的人兒,經營著愚弄的勾當以討活;他們的存在,正好印證了要愚弄倒不能一廂情願。抬起頭來,那不過是從豆蔓天梯的頂端,撒遍到人間的層壓式的弄愚。

用我阿媽的俚語和充滿怪責而又不屑的語氣:「阿妹仔,成日都成個心口打出晒,衰格!」

格,是掩飾不到的。我從來都相信,人是可以(應該)貌相的。

說起相,剛巧在網上看到一些身穿華服、濃妝艷抹的女士的派對照片,不由得不搖頭,很多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化了妝的樣子,其實是見不得人的。我知道這樣說,是尖酸,但我的心裡只是衷心地想著:「願她們知道。」

又,又看見那些聰明的人,開始洋洋自得、急不及待地翹繞著舌頭,這就叫做低檔次了。

繼續擺著貓頭鷹的姿勢,繼續享受那超然的感覺,這就是我的虛榮。


.

Monday, December 20, 2010

小東西

.
踏著小徑,零星的小擺賣,都是一些古舊、殘破的東西,誰個會買?

毫不費力,就看見了想要的,沒半點意外,是早有感應吧。所以,重申,那不是禮物、更不是到此一遊的手信,而是計劃之中的順其自然;真有點天衣無縫的感覺。

……

你會怎樣安頓這個不速之客呢?

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說,就耐心等我的心血來潮。


.




.

Thursday, December 16, 2010

目末

.
願你、你、你都有我的眼睛;
讓我愚昧好了。


.

Tuesday, December 14, 2010

730

.
只是你的雲煙
卻是我的餘生


.

Monday, December 06, 2010

.
原來
都是一樣
畢竟
最是貪心、自私的
還是我


.

Sunday, November 28, 2010

還是

.
已經;
不能展示,
會收好。

祝你繼續快樂
繼續健康…

.

Friday, November 26, 2010

淺黑

.
夜來,拖著行李箱趕著步。

正要找路,心臟急速地敲打著,不得不睜開眼。右手輕輕探著,溫柔地安撫著:「夜如此深了,耐不住寂寞嗎?何堪擾人好夢呢!」

心臟還是自顧自地繼續鼓著氣,左手也來勸解:「慢慢來吧,別激動。看,腳也停下步來了,慢慢來,別吵了,明晨起來就好了。」

心臟徑自嘮叨:「明晨?你看,那沒頭沒腦的腦袋都在狐疑著呢。」

腦袋逼不得已唯諾了一句:「明晨…要…開始…寫信吧。」


.

Thursday, November 25, 2010

迴光

.
朋友
別以為我是怎樣的好
在那最後的審判日
你就會知道我原來是那麼醜惡

看呀,仇恨我的人
無用幸災樂禍
即使我落下地獄
也絕不因為你眼所見到的
因為你眼所見到的
其實都是你自己的醜惡
而我
只是因那別的而永遠沉淪


.

Sunday, November 21, 2010

以為…

.
以為會…
其實是希望會…
今天揭盅了
還是
失望而回
說是羞愧才對


.

Thursday, November 18, 2010

.
無論怎樣簡單的夢想,最後只是妄想;
縱使如何卑微的願望,終究都是奢望。


.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慨歎與安慰

.
經驗總結,
原來我冇本事教啲學歷高嘅人,
但係我有本事教啲學歷唔高嘅人變到叻過啲學歷高嘅人,
At least, 我嘅 track record 係咁。
都好,適合我鋤強扶弱嘅作風。


.

Monday, November 15, 2010

記正義朋友

.
友人 C 接了新加坡一個項目,為期兩年,本來是明年一月才開始的,可是那邊的老闆突然拍板要提早,要 C 在四天之內安頓好香港的事情就過去。在電話中,C 說趕不及為我慶生了,但禮物早在復活節在加拿大的時候已經準備好,會安排快遞給我。

第二天早上收到禮物了,跟著又收到 C 的來電,說這個型號在香港是沒有出售的,覺得很特別。又提我要記住劉醒跟九姑娘說的那兩句話。

第三天,C 傳來一個短訊:

「我明天飛喇,我送俾妳個錢包仔,其實想俾妳放小小私己錢,放小小私人空間,放小小私人自由,放小小私人快樂,希望妳會明白我心意,俾面用吓佢啦:) 妳保重:)」

淚水忍不住在眼眶裡滾動著;重複地讀著短訊,百感交集。

不覺 C 為我護航已經有四年多了。每次離港都不會超過五天,就是怕壞人會欺上我門來;無間道的工作真的會叫人瘋的,心裡總有歉疚。今年年初的時候,我說:

「親愛的志願軍,別再費神、費時間了,我可以挺得住的。」

C 說:「妳當然有能力挺得住,我只是想妳省一點點精神,好好專心去打那惡魔,因為那個我實在幫不了甚麼。」

就是這樣反覆的互相嘮嘮叨叨了半年,看見壞人再也沒甚麼作為了,C 才說:「好咧。」

再看短訊,那甚麼「私人自由」,又不由得笑了出來。


.

Thursday, November 11, 2010

醒來之前

.
慢慢把箏調好,
徐徐操著指法,
然後無意識地掃彈刮奏著,
不知不覺間彷彿曲調初成,
正當投入之際,
中間一條弦線突然斷了,
一頓,
繼續彈下去…


.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

.
有些思念是說不得
是怎也說不得
是到死都說不得


.

Monday, October 18, 2010

.
我願化作石橋
為你受五百年風吹
五百年日曬
五百年雨淋
只願你從橋上走過



.



.

Tuesday, October 12, 2010

Sunday, October 03, 2010

四歲的「失控姐」

.



.
小女孩身處虛假的情境當中,真感情油然不受控地如堤崩決,卻仍不斷努力地嘗試讓理性掌管,畢竟是未經磨鍊,力弱難當。

又厭煩、又討憐愛。

小男孩就是眼巴巴的看你們電視台在搞甚麼好玩玩意兒;唉,女人呀,真個是麻煩麻煩!哭甚麼哭!來,要嗎就來玩一場嘛。

好酷、好酷喔。


.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令人一試難忘!」

.
今朝睇報紙見到聖安娜嘅菠蘿包廣告,共有三款口味。一望見中間有一款係咁嘅樣嘅…

.
.

就不期然即刻諗起似一篤乾左、乾到龜裂左嘅「嗯嗯」,上面仲有幾隻烏蠅曝左喺度添!

嗱,中意食嘅朋友真係唔好意思嘞,我實在唔想按捺住裡面果股衝動,一定要講出黎至舒服!


.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shen shang

.
想了一整天,可否重施故技?

……

一直都在跟自己過不去。

……

究竟我有甚麼苦衷!

……

怎麼能不。

……


.



.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
我怕,
我怕無力再當巴比龍。
還是,
還是我本來就是路易!
那把聲音,
愈來愈細弱了。
夢,
不再。



.



.

嗱!

.
Y.E.:

已經睡了吧?

牛肉飯 + 西蘭花炒魚片

希望你會感到有點安慰,健健康康。

zhu


.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嫦娥

.
友人剛從泰國旅遊回來,冒著雨把手信親自送來公司,匆匆交到我手,說了兩句:「別再做 Superwoman 了,做嫦娥吧!」就走了。我,哭笑不得。

回到房間,從抽袋中取出盒子,上面黏著一張小字條。



親愛的X:

這盒月餅的包裝很古典,好襯妳,睇倒就想起妳,所以買黎送俾妳!

中秋節快樂!

C
Love U



古典。。。Superwoman。。。

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真的很美妙!一份禮物,讓我對於這個朋友的認識又加深了。


.

Sunday, August 29, 2010

今天的失亂

.
煉獄就在你我的腳邊,看到嗎?

……

從電影院出來,屍行到書局,今天似乎人多了一點,陌生感強了。在門口附近拿起了一本,繼續走;每一行都站著三幾個人,不要有任何觸碰,唯有在外圍瀏覽特別推介的;又拿起了一本,繼續走。

捧著兩本書,買書於我實有點諷刺;念頭湧起,一個送書計劃立刻成了雛形,想想有點像招聘殺手進行暗殺計劃一樣,頗有點滿足感,心也失笑。再拿起一本,放下,取走旁邊的另一本。三本夠了。計劃留待遲一些再完整一下吧。

移步朝那旅遊書的角落,想搜尋某天在那裡遺下的兩行淚。在兩個人中間後面搜望,找那幻彩綠色封面的,看不見,遲疑了一下要否步前動手翻;最後當然沒有,就走。


* * * * * *


曾經有兩年多的時間,家裡是沒有電視機的;也沒有電腦。有朋友枉費了心思,送我一套據說不錯的 hi-fi,還加送幾套 CD,我只聽過兩次。朋友們總皺著眉不解的笑,我也總回以聳肩俏皮一笑。

然後一天,我搬了,置了電視機。每當在家,都會開著。


* * * * * *


自那天以後,領帶不再送其他人了。


.

Friday, August 27, 2010

一點二九天的速寫

.
一點二九天裡
顛沛在無邊的咖啡杯內
同場加影丟人的雜耍
匍匐那長長的三十分鐘
再來一個魔術表演
咫尺間
涼涼的
變暖暖的
可幸技藝未精
暖暖的
變不成涼涼的
換個項目
勇攀九十度
仰天觀景一百八十度
定形


(22/8/2010 23:34)


.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Reigno Jose Dilao 帶來的一些些

.
上文轉載菲律賓少年 Reigno Jose Dilao 的信,只是想簡單表達心裏的一個想法。

看多一些、聽多一些、想多一些些。

沒有深究少年是否都如我們一樣目睹慘劇的全部過程,是否清楚理解我們憤怒的原因,我只會想像他縱使活在這個國家只有十五年,他所耳聞的,目睹的、經歷的和感受的,可能會是在你我所認知以外。但同時,字裡行間,處處都能嗅到少年的熱切與純真。

昨天看到有網友提及,不是菲律賓的人沒用,是菲律賓的男人沒用,他們已經令兩代的菲律賓女人離鄉別井,遠赴他國做家傭,養家活口;這也就是 Dilao 信中的 “serving other countries” 背後的悲酸。

這邊廂看見寡婦孤兒向靈柩獻花,哭別至親,不禁泫然。

然後,我想到,想到就在我們不太遙遠的那個地方,住了九千多萬人,他們究竟是生活在一個怎麼的國度?他們的遠景又會是怎樣?

又然後,我又想到,想到輕輕撥弄一下地球儀,目下又會展示出多少地方、多少人民,同是活於水深火熱中?

事件的發生,會即時影響菲律賓的旅游業,繼而亦可能影響輸出勞工,這將會大大影響他們的外匯收入。這點,十五歲的 Dilao 都意識到很重要。但他又真的看見自己國家的窩囊處,令八個遊客無辜枉死、四個大好家庭被拆散,怎不難過、難堪!

難過、難堪,又怎能不想起槍手 Mendoza 的家人?

Dilao 的信並沒有甚麼慷慨陳詞,他就是不卑不亢、簡單、真摯地訴說自己的想法、感受。我甚至想作一個假設,即使這封信並不是真的出自這個少年的手,我的讀後感都不會有基本的差異。

我仍然願意相信,我們周遭雖然都充斥著無比醜惡,人性的真與善還沒有被掩蓋。

祝愿梁頌學能夠渡過這一個關頭,祝愿事件中所有的生還者身心都能慢慢康復過來。祝愿 Dilao 能夠成為一個有用的菲律賓男人。


.

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Reigno Jose Dilao 致全世界的信

.
WE ARE SORRY.

As you are reading this letter, I bet that you have seen/heard about what happened earlier in our country.

Tourists were hostages of a policeman here, Rolando Mendoza. After a few hours of the horrible crime, some of the victims were dead including the hostage-taker.

I wrote this letter not just to apologize but also to let everyone know that we Filipinos are not all like Mendoza. We are loving and good-hearted people.

For so many years, our country has been standing tall and surpassing every dilemma; be it small or big. Years ago (back when I wasn’t born yet), you have watched us fight for what we think is right. We fought for the democracy of our nation.. The EDSA revolution. But that’s just one out of many.

Second. We Filipinos have been serving other countries for our families and we treat you as our own as well. With all due respect, I thank you all for giving us the trust through the years. For helping us to become what we are now.

The Philippines is more than just a group of islands. We are a nation of strong and remarkable people. A country of beauty and love known to be hospitable and well-valued. I humbly apologize for what happened tonight. No one in this world would want something like that to happen for life should be valued.

I politely ask the attention of the world. Please do not judge and mistreat us just because of what happened tonight. I have been searching the net and found terrible things. Hong Kong advices to avoid travels here, China and HK bans Filipinos and that Philippines is the worst place to go.

I can’t blame you for what you have decided but I hope that you could understand. Our country is now in a sea of problems. And I know for sure that we helped you in a way or another. Let peace and understanding reign this time.

I know that this letter will just be trash but I wish that you would understand. On behalf of the Philippine population.. WE ARE SORRY.

As a song puts it…

And I believe that in my life I will see an end to hopelessness, giving-up and suffering. And we all stand together this one time then no one will get left behind. Stand up for life. STAND UP FOR LOVE

Sincerely yours,
Reigno Jose Dilao


(十五歲的 Dilao,志願是成為一位記者。)


.

Tuesday, August 24, 2010

悲。憤

.
一夜過後,我仍然憤怒!

甚麼醫者心!甚麼愛主愛人!

為甚麼不能簡簡單單、乾乾淨淨的哀悼?!

這個時候說出這些話,

你比槍手更冷血!


.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Tuesday, August 10, 2010

只…想…

.
當回憶就是唯一的資產
思念,只是條件反射





.


.
我說冷風無力令老樹搖動
你說雪花飄忽灰色天地中
厚厚信紙卻不可以抱擁
只有透著紙背塑造你面容

我說氣溫前夜令我著涼後
你說最好多飲溫馨的熱酒
我卻已經再不需要處方
早已過時的語句如何問候

我沒法再知
現在現在你哭或笑
說了吃了多少怎會不重要
這道理我懂
然而事實並沒法相信
情若真的久遠
不在乎平常分秒

如何明白凌晨在你是黎明
你我那可分享偏差的繁星
我看我的信紙堆滿卻無聲
彷似你在觀看雨或雪
但誰能做證



.

Sunday, August 01, 2010

退

.
是退役嗎?
可退化才是哩。
號令發了,
都加速了,
沒由得選擇,
只再勉力撿起每粒舊音符,
當兩剎那新樂章的啦啦隊。

你還沒有聽過我唱…


.

Wednesday, July 28, 2010

.
夢乍醒
笑影盈思
聲聲盤繞
不辨醒何處
悲作喜
沾了芙蓉還滴
安卻舊痕


.

Tuesday, July 20, 2010

.
沒有刻意記住,
就是記得。
一廂的意願,
成就一份孤清中的傳承。
妳,
可會知?


.

Monday, July 19, 2010

軟硬

.
我諗絕大部分嘅人都係受軟唔受硬嘅,呢個現象,或者呢個道理究竟有幾難明呢?不過現實就係咁得意架嘞,往往越簡單嘅嘢,就越難去掌握。所以文人筆下會有喜又有悲,咁多唔同嘅題材,寫之不盡。

7.25 究竟會唔會搞得成呢?搞得成,又會搞成點呢?係唔係已經大把人喺度等住抽水呢?和平、理性最終又會唔會染上啲咩顏色呢?資訊越多,越感到毛骨悚然。

生活都可以繼續係咁過;你嘅「係咁過」,同我嘅「係咁過」,同佢嘅「係咁過」,究竟係相關定係唔相關呢?


.

Friday, July 16, 2010

致:Y.E.

.
未卜先知?這算是大才嗎?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已經不會因此而雀躍了,因為,原是悲哀。你明嗎?

又,我要收斂收斂了,不再透露了,不然,怕連你也會嚇得跑掉了。

謝謝你的定時探看。

好睡。


.

Friday, June 11, 2010

“林憶蓮”

.
見他瀕臨崩潰,
她倒下了。
免他陷入瘋癲,
她先瘋了。
她唸唸低吟,
把出口都封了,
把那分分秒秒都醃了,
她,
不顧一切。


.

Tuesday, June 08, 2010

昨夜

.
昨夜,渡過了一個平靜而難過的夜晚。

昨夜,趕及在今天子時前跟 G 說生日快樂。那句生日快樂本來準備要早十二個小時跟她說的,卻因那個意料之內的意外。

昨夜,G 再三提醒我要慢慢來,我說,誰能比我更冷靜。也許,G 擔心會物極必反吧。和她分析好壞,她也被我一貫的自嘲逗得失笑起來;想減她的掛慮,讓她知道我仍能苦中取樂。G 是唯一一個體會箇中而同時又算是伸手可及的人,所以我都會跟她交代。

昨夜,放下電話之後,發了一個電郵給 JC,說很想有一個抱抱。她遠在紐約。今晨,她覆了。我哭了。我需要有一個結束,她說。

昨夜,在想,還繼續善解人意嗎?然後,哼着那首歌,入睡了。

昨夜之後,還要迎上多少個更加難過的日與夜?今晨,我想,上天把一個精采絕倫的劇本交到我手,這不是寵,是甚麼。再加上內外的天賦,又怎會演得不好。不感恩,該作啥。


.

Monday, June 07, 2010

天意

.
輕輕地拈着一縷雲彩,
正試圖抓緊一刻的逃脫,
早晨的另一通電話,
就狠狠地撻跌在柏油路上。
前面會是一場激烈的廝殺?
抑是如慢性毒藥般侵蝕?
上天愚人的方法也江郎才盡了嗎?
重複地使用巧合,
怎不悶透。
嘿,嘿,這還不是天意。


.

Sunday, June 06, 2010

圓缺

.
嘿,嘿,這還不是天意?
回憶,不,是思念,
思念是自然常在、常行的,
無需經過搜索的;
在默默的思念當中,
竟然來了一通電話,
傳來一把久違了十多年的聲音,
又竟然是那麼相似,
連語氣都那麼相似。
是上天憐憫,
來一個望梅止渴嗎!


.
夜再黑 也遮不住月亮它陰晴圓缺
水再靜 我也看不見那湖面上是誰
風把淚 輕輕從我臉頰 往你心裡吹
我把誰 不知不覺 小心翼翼 往心裡推
(陳台證)


.



.

Friday, June 04, 2010

今天和今日

.
今天,
發覺身陷一片吶喊叫囂當中,
不單感到極度煩厭,
而且愈來愈感到不自由。
那失去的自由,
並非被惡人剝削,
竟是被正義之師侵佔,
我又往哪裡去抗爭好?


$#@&^#*^%+&@$%


最近經常幫人教仔。
今日主題係:申請。
講解左「申請」嘅意思,
有人點頭稱是,
有人自覺愜意。


.

Tuesday, June 01, 2010

即。離

.
正要上前,
見你言笑晏晏,
還是低頭退下了。


.

Friday, May 21, 2010

一隅故事──診所

.
「多大了?」

「十四個月。」

「把姓名、出生日期、地址、電話寫在這兒吧。」

「麻煩你,她要量量體溫,半個鐘頭前在家的時候是39.5。」

「好,寫完了請到那邊坐下來量。」

。。。。。。。。。。

「沒睡過嗎?」一個護士走近床邊。

「喔,也小睡了一會。」她看看腕錶,五點半,是時候量體溫。

「38.7,放心吧,開始退了。」

「謝謝!」

她仍然是憂心忡忡,急性肺炎嘛。伸手去撫摸着小額頭,沒有昨天早上的燙了,心下鬆了丁點兒。凝看着圓胖的面龐,回想到自己是排除了多少困難、危險才留着這個小生命,她告訴自己,要好好的活着,才能讓孩子好好的活着。

留着孩子,是自私嗎?她已經想過很多很多了,反正她從來都沒有做過一樁只為自己的事,她理性地讓自己任性了這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


.

Tuesday, May 18, 2010

如此

.
平行並排的路軌
承荷着反向的電光火石
從此天涯


.
.



.
人生 如此
浮生 如斯
緣生 緣死
誰知 誰知
情終 情始
情真 情癡
何許 何處
情之至


.

Sunday, May 16, 2010

.
兩點五十分了。一上床,就聽到姐在嘮叨着甚麼,看見她在床尾像在投訴着,甚麼甚麼手機甚麼。

「甚麼,你說甚麼呀?」

她穿着婚紗,雖然沒有燈光,並不漆黑,婚紗像在發光。頭紗的上層翻過前面垂下,但她的面容仍清晰可見;眼睛,她的眼睛比本來大了。其實面貌不一樣,不是她,卻知道是她。

「你說甚麼,大聲點吧,我聽不清楚呀,你把頭紗掀起吧。」心想,其實只不過是一層紗,又能阻擋了多少聲浪呢!

她走到床角尾的右邊,半蹲着身,「手機…短訊…吵,吵着。」語帶不滿。

我的手機一直都是設在靜音狀態,怎麼會吵?可能是夜靜,震動時與桌面擦撞起聲響吧,還有,黑暗中顯示畫面的亮光,也真刺眼的;應該是這樣吧。於是轉身準備去把手機關掉了,反正,再不會收到甚麼電話、訊息。

她走了。算了,電話還是開着。

一路睡,仰臥着,總覺得不自在,覺得四肢和身體的重量都不能卸落到床褥,明顯意識到有點繃緊,鬆不開。矛盾着是否要側臥,心知道側臥一定會慢慢鬆弛,但總想堅持。

繼續保持着大字形,試着,試着。突然,左手被捉住、被一隻手拉住,我知道是姐。她很大力緊緊的握着我的手,用力拉,想把我整個人拉落床、拉落下面。我知道她想怎樣,我使力對抗,想舉起右手,但就是不能,想舉起右腿轉身向左邊方便用力,又是動不了,只有左手腕可以用力。我的左手一直沒有停止用力,我們兩隻手互相緊握着,一同分別向自己拉。我沒有慌,但清楚知道緊急。我其他身體部份不斷繼續嘗試用力,心裏知道會慢慢奏效的。我也不斷嘗試開聲說話,雖然不能發聲,我知道會這樣的,我沒有慌,我每隔三秒就試叫一次,心裏知道會慢慢奏效的。我仍如日間的冷靜。繼續不斷重複控制身體不同部份適時用力,覺得每一次都有進展,於是就堅定地繼續試、繼續重複,重複嘗試舉起右手、右腳、開口叫喊。她的力也繼續加大,我更死命的繼續抗力。終於,「喂!」聲音終於給喝出來了!右手、右腳終於都能夠提起,轉身左方,使力把她的手甩開了。

本能反應地轉身右邊拿起鬧鐘看,三點十分。想起你。又是這樣。

心裏禱告了兩句,然後唱起The Lord is My Shepherd。但唱到最後幾句就開始昏睡,很快又叫醒了自己,繼續想唱完。邊唱,邊想,是否要再睡,然後又開始昏睡,又再次叫醒自己,又繼續唱,想要唱完整首歌。好像是草草唱完吧,還是昏睡過去了。


.

剃頭

.
「全世界都唔會有一個政府舉辦一個選舉,然後杯葛自己嘅選舉。」

「魚美人呀魚美人,何出此言!選舉非我所願也,然吾人亦嚴守規矩,為爾等搭建舞台,蓋仁至義盡矣。爾等既然已做初一,吾人自當奉陪,做個十五。吾人與爾等本皆同道,熱愛自由,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


(落幕)


亢奮!天光之後,一於去睇 Mother and Child,然後睇埋維多利亞壹號。

.

Saturday, May 08, 2010

.
坐在地鐵車廂內,看着人來人往,進進出出,人群中,突然發現…

我只可以從她的左邊看到側面,但已經觸動我了。就是繼續盯着她,等她轉過面來。

終於看到了,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很像啊!樣貌雖只有六分相似,最讓我感到熟悉的是那掛在面龐上的笑容、還有那眼神流露着的祥和。叫我想起她,你的她。

泛起了莫名複雜的感覺,但又很清晰地,有興奮,隱約有一絲欣慰。對,是一種不能言喻的親切感。

那一剎,很想你在、能看見。回心,你其實已經找到了吧。

這是一個何其荒謬的發現!

這也是一個秘密。


.

Thursday, May 06, 2010

2010年5月6日

.
凌晨,站在窗前,俯望着,在大榕樹婆娑的枝葉罅縫間搜索着那街角的位置。

兩年前的那個凌晨。

一年裏面有三百六十五個日子,天很眷顧,總讓那些特別的事情集中發生在幾個日子裏,無須費力,都會記得。


.

2010年5月5日

.
2010/5/5 4:18 P.M.
我真愚笨。


2010/5/5 4:19 P.M.
???

2010/5/5 6:30 P.M.
沒甚麼,不過是自己發自己脾氣。

剛才有個朋友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她的一些煩惱,但是說來都給我變成笑話,生活果真有笑有淚。我告訴她關於認識你的事,我說你很好,一直以來都很忍讓我。

2010/5/5 6:35 P.M.
嘿,疑心太重的我總是覺得,你的說話中沒有骨也該總有刺…but…where are they???

2010/5/5 6:40 P.M.
是魚翅,要陷你於不義。


2010/5/5 6:42 P.M.
狠毒毒毒毒毒毒!!!


2010/5/5 6:43 P.M.
嗯。



不錯,跟朋友掛線後,才記起,認識你快三年了,還有十三天。

翻看去年的文字,才又發覺我竟然在那兩週年的當天借你的題亂發揮。本來打算留待三週年的日子才表揚表揚你,想不到,今晚,不經意中駭然發覺,原來剛才竟又發生了那麼一個巧合,叫我…,禁不住要鮮活地立刻記下來。

我是真心讚賞你的,在這種無稽的情況下,你仍能持續忍我、讓我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跑掉呢。(當然,我也忍過你很多、讓過你不少啊。)也許你對每一個朋友都是如此,但我所感受的對我才是最重要;即使我說得不多,(或者是不肯說?)你也會聽到。

(這裏又刪除了好一些。我的病,不輕。)

認識你,我無憾,但有愧。


.

Thursday, April 29, 2010

三分之三

.
寫了很多,
其實寫得很多;
寫了很多的三分之二;
寫到三分之二的時候總都發病,
所以都沒能寫下去,
為了那胎死腹中的三分之一,
把那三分之二都丟棄。

想了很多,
其實想得很多;
想了很多的三分之二;
想到三分之二的時候總都發病,
所以那三分之二都不好面世,
只好抓個相干或不相干的三份之一出來丟人現眼。


.

Wednesday, April 07, 2010

Sunday, April 04, 2010

志明與春嬌

.
彭浩翔糟蹋了春嬌。

楊千嬅糟蹋了彭浩翔。


.

Saturday, April 03, 2010

.
常數:時間
變數:任何事物、不論什麼

不用計:
常數,加入變數,
答案就是衰竭。

不再計:
常數,取走所有變數,
答案就是人為衰竭。


.

Sunday, February 28, 2010

…也罷

.
二月二十四日,財政預算案發佈會內:

而家你呢一啲措施呢,係咪啫係過左咁多個月先至推出,係唔係後知後覺?咁另外,毫宅個印花稅嘅加幅呢,同之前吹風果個幅度呢係細左嘅,係唔係 Err 發展商施壓?

27/02/2010港台的「頭條新聞」,片段開始後約4分21秒至4分34秒


我想,她一定會以為自已問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而且因此感到自喜。

包裝、技巧、內容、判斷,通通欠奉!

想知道這位女仕是否一位記者。如果我是她,我會為(竟然能)說出這番說話、及被人聽到、看見而感到羞憤。(當然,她不是我,所以才有這個片段給我們看到。)

如果她真的是一位記者,(或者是否要稱為新聞工作者?)我又想知道,究竟全港有多少記者是跟她這般的質素、水平呢?


.

Sunday, February 21, 2010

正月初八

.
多日的嚴寒開始減退,
正為迎接新生命的來臨,
實在無限欣喜!
恭喜米搞、米太和米b女!


.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虎年祝願

.
丑去寅來人益健
牛奔虎躍春愈新















不論
疾苦的、健康的,
窮匱的、富庶的,
身心孤寡的、幸福圓滿的,
在災患硝煙中、在歌樂昇平處,
祝願
人人心中平安,處處景氣祥和!





.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
同事送我陶瓷擺設,兩個娃娃一同頂着一塊芭蕉葉,娃娃身前刻着「風雨同路」。

他們的心意也再明顯不過了,怎不感動。

然而窩心之餘,更添悲涼。

並非不懂惜福,只是有太多不為外人道了。

路,還是要繼續一個人走。









天涯孤旅只一人,
四季日夜連晨昏,
秋霜如風雨似針。
長夜獨行久,
庭院幾許深。

錄自《鐵齒銅牙紀曉嵐-四》


.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有一天

.
假如有一天,
你發現再沒有我的音訊,
你會(有丁點兒)傷感嗎?
你大可把我當作是一隻精靈,
不知道從哪兒來,
就是貪玩、好事,
更愛和你鬥嘴;
然後一天,
時間到了,
就溜了。
借你的,
不會還了,
因為,
我還不起。








.

Wednesday, February 03, 2010

實況記錄

.
拾一片花瓣
嫌它不夠紅
塗個蔻丹滿滿
竟重得脫手下墜
不意伸手抓個着
連人也被扯下去
……
……





.

Monday, February 01, 2010

真男人

.
他愛,所以放手,讓所愛快樂。
他愛,所以挺身,為所愛護航。
他愛,所以犧牲,保所愛清白。
因為愛,他把愛埋藏。
因為愛,他義無反顧。















真男人,只在「五味人生」找!?


.

Sunday, January 31, 2010

第四十九天

.
上個星期,我問嫂子可不可以剪頭髮。

她說:「本來要過了一百天才好,不過你哥說待下個禮拜天之後吧,剛好過了四十九天嘛。」

昨夜,坐在沙發上,忽然……

「爸,爸?」有兩秒的興奮,然後就平靜下來。

「爸,我好不開心。

「我該怎麼做?

「……

「你從來都沒聽過我說這種話吧?你從來都不知道你的女兒會是這樣的吧?

「對不起,重頭再來,都會是一樣的。

「…其實我也沒甚麼想說了。」我的語氣,是異常的冷靜。

流了一把淚。

蛾一直停留在電視機上面的天花,陪我掙扎在那週末晚上的稀客傳來的電郵。

上床去了,倒沒有再打招呼了,反正都看見的。


.

Saturday, January 30, 2010

「細佬」值得表揚

.
勇青年為救阿婆同被困(轉貼)
2010-01-30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塌樓現場住客守望相助,一名原可自行逃生的青年,為通知鄰居婆婆逃命,錯失逃生黃金時機,與婆婆同困危 樓逾句鐘,並安慰婆婆:「唔使驚,如果死,就一齊」;現場地鋪影音店員工與十多名顧客,則被瓦礫封門逃生無路,幸店員臨危不亂,帶領十多人由後門逃出生 天,成為救人英雄。

塌樓現場老婦與鄰居青年被困獲救。獨居塌樓現場四樓D室的湯婆婆,講述與鄰居青年被困危樓時猶有餘悸,她表示今次「執番條命」,要多得鄰居青年拍門通知,以及觀音菩薩保佑,她事後由兒子帶往吃心愛乳豬飯「壓驚」。

六十五歲湯婆婆說,當時她在家裏收看電視午間婦女節目,屋外突然傳來震耳欲聾的「冧樓」巨響,地板震動,初時不知發生甚麼事,感到很害怕,這時傳來急速拍門聲,她立即開門,看見人稱「細佬」、住在C室鄰居青年站於門前,慌張大叫「冧樓呀,婆婆,快走呀!」

同一時間,另一年約三十歲女子鄰居女子,帶着年約七歲女童,慌忙沿塌了一半的樓梯落樓逃生,湯婆婆看見自己單位及鄰居C室牆身裂開,整幢樓塌了一大半,身處的地方亦快要倒下,險象環生。

她退回屋裏拿銀包與身分證件,鄰居「細佬」不走,留在門口等她,當她拿了證件欲離開,已逃生無路,樓梯斷開,部分崩塌,搖搖欲墜,被逼與「細佬」退回屋內,躲進廁所暫避,忙撥電話通知兩名兒子。

湯婆婆說當時被嚇儍,只懂跑往神檯前,燃點蠟燭向觀音菩薩禱告:「觀音菩薩,求你保佑我哋」。

其間她卻另覓逃生之路,多番走出塌了大半的露台,險與露台一同墮下,鄰近樓宇住客見狀捏一把冷汗,紛紛大叫:「唔好出嚟呀,好危險o架,返入去先啦!」

消防員趕至,由毗鄰樓宇後樓梯登樓,逐層撬門救人,帶領被困住客由後門逃生,湯婆婆看不見消防員,只聞聲響以為救兵趕到,再欲走出露台時被喝止,一直陪伴她的「細佬」亦及時將他拉回屋裏。

湯婆婆稱,「細佬」不斷安慰她,並說:「唔使驚,無事嘅,如果死,就一齊死。」湯婆婆結果與「細佬」被困危樓個半小時,最後由消防員架起升降台救下脫險。












(蘋果日報照片)


.

Friday, January 29, 2010

Leave Me

.




I’ve lost all my faith!


.

Thursday, January 28, 2010

X 到臨頭之這一刻

.
X:「喂,S,早晨呀!點呀?」

S:「我仲未收到你啲文件喎?」

X:「喔,係呀,唔記得同你講添,啲嘢我 hold 住左,因為計劃可能有變。」

S:「唔緊要,我唔係催你,我見咁耐你都未 send 過黎,我驚你係唔好意思咋。」

X:「哈哈,放心啦,我唔會唔好意思嘅。」

S:「你會架,我就係知道你會唔好意思,所以我先至打黎提你。」

X:「……OK OK,我明架喇。」

S:「總之你要搞嘅時候就 send 過黎喇,唔駛唔好意思架。」

X:「嗯,唔該晒!」


這一刻能夠被明白,是特別美好的;雖然稍縱即逝。

生命總有源源不絕的諷刺。



鳴謝:一位年輕人(為我起了題目的一半。)


.

Monday, January 25, 2010

廚神

.
看!魚美人那一眶熱淚,簡直我見猶憐。

聽!魚美人風中那「哈哈」一聲,何其俐落、清脆。

可惜,魚美人也要淪落到被放進鑊裏去了!

看呀、看呀,眼前出現的應該叫做甚麼?顯靈?噢,不,不,要有深度一點。……喔,是異像,對,異像。

原來聞煮、貢鏟本來師承一家;看呀、看呀,他們的手裏都各自拿着兩本食譜,對,沒有看錯,大家都是一樣,都有兩本食譜,哪一本管用就用那一本。他們都同樣精於各式各樣的烹調法,一般的蒸、炆、燉固然難不倒他們,吵、詐、屈、局、滾、哮、泡就更加耍家。

再看,他們兩家都同樣擅長於一味扣拇指,味道、火候可以說是各有千秋,難分勝負!

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們都從祖師爺處學得一道遠近馳名的甜品,叫做痔丸奇雪,吃過的人無不瞠目結舌,都讚歎其味道只應地上有,神仙食過都搖搖頭!

看呀、看呀,大家都使盡渾身解數,真個是難分高下。

哎唷,自問我的消化吸收能力素來都非常高,但是今回也要速找胃藥救命,可能我真的太饞嘴了吧!

救命呀!


.

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好了

.
打從一開始我就是這樣想
本來就是這樣想
想見到你幸福
一直都沒有改變

我還是會繼續站在你的視線以外
默默為你祝禱


.

Sunday, January 17, 2010

報(上)名(來)

.
香港人已經乜乜乜!……

香港人係點點點!……

香港人好物物物!……

香港人要咁咁咁!……

夠喇夠喇夠喇!!!根本老老嫩嫩都一齊喺度玩緊群姦、互姦!

唔該阿邊個、阿邊個邊個、阿邊個邊個邊個,我唔理你係邊個,我唔理你係企喺鐵馬嘅邊一面,你哋冇一個代表到我,唔該邊個都好,唔好再咁冒我個名去講嘢、去做嘢喇!


.
.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是一個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