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7, 2019

總是來不及惶恐...

.

這是個「丁蟹」極致的年代嗎!究竟我是丁蟹,還是我被丁蟹包圍?

我看見十字架下擁擠著的是上萬的犀牛。那恐慌、驚慄,叫我心肺撕裂、呼吸停頓、腿跟都不能提。我祈願只因我的眼珠腐爛,只因我的中樞毀壞,我願一切都是我的衰敗所致。痛哭沒有大智慧去洞察,沒有大能耐去清洗。

邊擦眼淚邊尋求,願更多人看見。

************

原來人人都是丁蟹並非最可怕,而是當每一個丁蟹都報上姓名說:「我是方展博!」這才最令人心寒。
.
.

Thursday, June 06, 2019

當年今日

.
星期五。

一樣的陽光

是開始,也是結束。

像小孩死命緊緊的抓抱著心愛的娃娃,生怕被奪去;

怎不念記、怎不珍而重之,是唯一。
.

Wednesday, May 11, 2016

飛啊!


.
很想說的話都總要三思。

你真棒!

這不是給你的讚歎,也想像到任何的讚歎都會變成錐心的。一路以來看着你,心裡總是充塞着話兒,卻都在三思以後都给憋住了。

謝謝你把自己前面的路都展示出來,那代表着太多、太多了,真的要把心裡的欽佩輸出。

繼續,飛啊!
.
.

Sunday, December 14, 2014

自已

連續五年都在你的日子中妄語,最近才突然疑問起,那是否一種滋擾?真怕會討厭,因為在你面前也實在有夠自卑的了;雖然你應該不再看見。

瞥過月曆,才知道踏入這第七年,這天同樣是一個星期日清晨。

那是個正當大難臨頭的清晨,那是個正要伸手求援的清晨,那也是個你在晨曦空氣中重回正軌的清晨。那空前的絕望、無助,……原來時間並非清洗劑,卻是一部打樁機。

嗯,近日重聽一些語音口訊,發覺有點結結巴巴的,嗓子也生硬了。也許有一天,會喪失說話的能力。

俯視窗外,涼冷的空氣穿刺鼻腔,透過仍然茂密的樹頂葉縫間,反出灰白的行人走道,那第一夜的光影又再次播放。那關於老人癡呆的碎語,仍舊清晰可聞;終究是一串單向的音符,永遠不成樂章,但又零星不散。

這個日子才有我的份兒。
.
.


Thursday, November 28, 2013

~


方才閃過一念,那年那夜,你是被逼撒了謊。要這麼多年後的今天才醒覺,多愚鈍;不由得再陷於無法自容的境地,畢竟那污點的想法,還是揮之不去。

難以想像,這一千八百多天的日與夜,在那醒與睡之間,你竟然活在那麼多的瑣細裡面。

思念從來都無需花費力氣。

.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2

.

懸兮,顧兮,渺渺。
凝兮,納兮,踽踽。


.

Thursday, August 09, 2012

如果你知道


.
我有多想。
我只管流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