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0

第四十九天

.
上個星期,我問嫂子可不可以剪頭髮。

她說:「本來要過了一百天才好,不過你哥說待下個禮拜天之後吧,剛好過了四十九天嘛。」

昨夜,坐在沙發上,忽然……

「爸,爸?」有兩秒的興奮,然後就平靜下來。

「爸,我好不開心。

「我該怎麼做?

「……

「你從來都沒聽過我說這種話吧?你從來都不知道你的女兒會是這樣的吧?

「對不起,重頭再來,都會是一樣的。

「…其實我也沒甚麼想說了。」我的語氣,是異常的冷靜。

流了一把淚。

蛾一直停留在電視機上面的天花,陪我掙扎在那週末晚上的稀客傳來的電郵。

上床去了,倒沒有再打招呼了,反正都看見的。


.

15 comments:

Ingrid said...

this is heartbreaking, but leaves a sense of relief at the same time...

take care!

卡臣 said...

保重呀!

Ebenezer said...

多多珍重!

Desertfox said...

很复杂, 你爸不在让你没有机会去孝顺他.

我爸在世我还是不能孝顺他.

昨天晚上为了坚持送他和我妈去机场而闹翻了(是他一个人发脾气).

为了不想自己的孩子一天看着我爸为小事发疯, 真的要考虑帮他们另找房子搬出去.

老麥 said...

稀客如蝶,還是蜻蜓點水?

xiao zhu said...

Ingrid, 卡臣, Ebenezer:

謝謝你們的關心!

父親的離去,給了我一個更確切的自我審視。我很平靜。

xiao zhu said...

Desertfox:

這不就是俗語所謂的"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嗎? 生活就是如此。

其實我並不孝順,充其量是盡點責任而已。

xiao zhu said...

老麥:

蛾也好、蝶也好、蜻蜓都好,都無所謂、不重要,也許一切只是幻覺,又或者純屬虛構,到頭來都落得夢一場。

樸老 said...

....抱.....抱......

昨晚拿住拿住想講.

今早看完回覆又好似有啲突兀....

時機或乘機都不妥!

哈, 點都好, 早晨呀)))

xiao zhu said...

樸老:

明。

其實唔駛拿住拿住,更加唔駛窒住窒住吖。

樸老 said...

咦...今日你又咁早既?

哈....真係唔明你成日一.....個 "明"字, 究竟係明的乜.....咁呢?

我冇近視,遠視亦冇散光, 但係唔知點解,揸住塊球拍撲埋個球度,硬係會 miss 嗰喎, 成日被人笑 timing 差, 原來對於距離既估計仲差呀!

有名你叫, 老人家轉得慢,係窒吓...窒吓...咁架啦!

思..寧 said...

保重
珍惜眼前人

mad dog said...

保重.

xiao zhu said...

樸老:

唔緊要喇,你咁鬼叻,係要有小小缺憾至平衡到架。

xiao zhu said...

思..寧/Mad Dog: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