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4, 2010

今天和今日

.
今天,
發覺身陷一片吶喊叫囂當中,
不單感到極度煩厭,
而且愈來愈感到不自由。
那失去的自由,
並非被惡人剝削,
竟是被正義之師侵佔,
我又往哪裡去抗爭好?


$#@&^#*^%+&@$%


最近經常幫人教仔。
今日主題係:申請。
講解左「申請」嘅意思,
有人點頭稱是,
有人自覺愜意。


.

8 comments:

laulong said...

小豬:

我也有這種感覺。

老麥 said...

早已選擇不去。

一來真的淡化了。

二來,國難何其多?趙作初案、黑窰工、毒奶粉、五江大污染、富工康跳樓、貧富懸殊,問題也不在平反六四之下。

如不故意腦殘,早瘋了。

xiao zhu said...

朗:

從不怕獨個兒扒逆水,如果有伴,當然更好。

xiao zhu said...

老麥:

嗯,重點在於選擇。

>>早瘋了。

喂,這些話,不能輕言,想你還未夠資格。

Hana said...

伴?加上我一個可好?

xiao zhu said...

Hana:

當然好!

其實路很闊,海夠大,天更廣,來去總可自如。

HollyCow said...

21年,極無奈吧!

xiao zhu said...

牛牛:

是無奈,然無奈非於這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