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6, 2010

小記冬暖

.
聖誕夜,身體突然叫嚷,心知道了,很快速地睡到床上。

蓋好棉被,突然跟上帝講:「請你給那貧病長者和露宿者溫暖、渡過嚴寒,別讓他們凍死,我不喜歡有人凍死啊!」撒著嬌、激動地嚎哭起來:「我不要有人凍死啊!」

夜裡,身體還在叫嚷,棉被雖然壓著,卻還是睡不穩。

今早,陽光從窗簾縫射進房內;忘了昨夜的事;直到這分這秒。


.

13 comments:

C.M. said...

:)

卡臣 said...

願大家平安

Haricot 微豆 said...

渥太華昨晚氣溫是攝氏零下十度左右,所有慈善收容所都有開放給街頭露宿者,有些更有聖誕歺招待貧苦家庭和無家可歸的寂寞單身人。警察丶救世軍丶社会福利処亦有派人巡邏街道,照顧瑟縮在路边的流鶯野鷺,保持人間溫暖。

保重!!

Ebenezer said...

但願溫暖常在人間!

新鮮人 said...

好彩你唔係社會,
唔係一日感動十幾次就很忙了,
有時做人真係要"麻木"啲,
這個世界太多不幸了,
唉~~

xiao zhu said...

C.M.:

恕我多疑,這是善意的微笑嗎? :P

xiao zhu said...

卡臣,以便:

衷心希望如願以償!

xiao zhu said...

微豆:

數星期前香港有數天天氣轉冷,看新聞報導,有些社會福利署的職員帶著少量毛毯去派發給一些露宿者。(在派發時,那些不在場的露宿者,就得不到這額外的毛毯了。)我在想,天氣凍了,我在家中都要把毛毯換上棉被才睡得穩妥,他們在室外、天橋底下露宿,怎樣耐得住嚴寒氣候!之後也真的有人凍死!

香港政府也會在嚴寒日子,開放一些禦寒中心讓露宿者入住,不過有很多人不會去的。另外,每年都總有一些獨居長者,在這些日子猝死。

xiao zhu said...

新鮮:

你係咪想話好彩我唔係"社工"呀?

即係咁,感動呢樣嘢呢,其實都唔係咁晒時間嘅啫!(唏,我係咁架喇,你都唔係今日至識我架啦!)

小寶 said...

:p

xiao zhu said...

小寶:

做咩呀?

新鮮人 said...

係"社工"呀,
又寫錯了。

感動唔哂時間,
但係好傷身架!

xiao zhu said...

新鮮:

感動唔會傷身個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