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09

聽不到的夢囈

平常夜
無眠夜
碰上多少個不眠人
你總擠在其中

還是一樣嗎
你慣用笑意包裹傷感
你愛放煙霧蒙沒寂寥
我卻看見
那隱蔽在你眼角幼紋間的
那蠕動在你肩背肌絡裏的
盡叫我悽慼
我痛

不滅的前塵
散落在抽屜裏、樓梯間、街角上
還有、還有
舞動在鏡子裏的雙臂
赤裸在夜窗前的背影
還有、還有

生怕軀殼的敗壞
都會一一捎退
要抹去驕傲
留下笨拙的痕跡
別無他想了

多麼渴望你能如願
你不會明白
從來不
以後也不


(22/3/09 04:52 am)


6 comments:

laulong said...

小豬:

難以掌握,卻感覺濃重。

xiao zhu said...

Long:

嗯。

C.M. said...

小珠,你有冇見到(心裏面見到果隻呀)我一樣係慣用笑意包裹傷感呢?

唉,我知道你個答案架勒。

我恨我自己,好似唔曉痛,痛又唔曉苦,苦又唔曉呻,呻又唔曉嗌... 我響一個四周圍都有人既地方,同人一齊笑,一齊行行企企,但又唔同得人講我發生咩事... 最慘就算講話我有事,又冇人信,唏...

xiao zhu said...

C.M.:

見到,梗係見到啦,仲見到你啲笑意唔單止淨係包住傷感咁少嘢添。

係唔係前世同你撈亂骨頭呢? 係嘅話,又乜解究撈得你今世咁鬼聰明嘅? 吓,你話IQ 幾多話?

C.M. said...

我IQ有你一半咁多囉,算安慰喇。

拿,認真,我真係好(x100)傷感,係嗌唔出... (但仲笑得出)

都話冇人信啦...

xiao zhu said...

C.M.:

而家邊有人話唔信你呀?(其實係夜嗎嗎冇人聽你講嘢呀!係得我咁抵得諗咋。)

你仲話苦又唔曉呻,呻又唔曉嗌...? 唔知點解我硬係成日都聽到有人呻自己幾慘幾可憐咁嘅!定係我耳鳴呢? 哦,我知喇,果啲係叫做 "聽得到的夢囈"呀。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