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水滸兄弟

睡了三個多小時便大清早起床趕往廣州。還以為會在直通火車上睡上一個半個小時,但腦袋卻出奇地清醒,不斷在轉。火車過了羅湖,收到L的來電,說已經為我約好了一位年輕畫家週末見面。不期然想起當年…

他曾經很英勇地問:「我們之間,你會選擇水滸傳式抑或紅樓夢式?」

「我們本來已經是水滸兄弟嘛,一直都會是。」

他也很英勇地接受了這個肯定的答案。雖然曾經嘗試再爭取,但最後,他還是要往別處尋找他的紅樓夢。

他終於找到他的寶釵。結婚那天,我也理所當然當他的兄弟,被新娘子的姐妹們玩弄一番,我負責答「低B」題,倒沒有丟他的臉。那天大家都特別興奮,因為他是一班兄弟中第一個結婚的。

可惜,多年後,他又在兄弟間創了另一個第一,就是第一個離婚。後來他遇到他的黛玉,愛得纏綿,愛得悽厲,總之很傷、很傷!

經過了長時間療傷之後,他遇上了襲人,卻只是曇花之戀。

最後,給他遇上了晴雯,是她了,於是閃電結婚。不再有瘋狂玩新人的玩意兒,一對新人加上幾個兄弟,一起晚飯、一起賞酒,很溫馨。感覺很興奮,我這個多年的水滸兄弟仍能在他的一班新知裡佔上一席,值得自豪吧。乾杯!(破戒!)

5 comments:

梁巔巔 said...

"結婚那天,我也理所當然當他的兄弟,被新娘子的姐妹們玩弄一番"

!

妳好玩喎!

我當年都做過姊妹!!!!!

哈哈!

"值得自豪吧。乾杯!(破戒!)"

值得!

xiao zhu said...

巔巔:

姊妹、兄弟我都分別做過幾次,都係覺得做兄弟好玩D,過癮D。仲有,以我嘅身份去做兄弟,覺得地位都超然D架!

你做姊妹點架?

梁巔巔 said...

"你做姊妹點架?"

公器私用, 識女仔.

應該冇妳做兄弟咁好玩~

量子战士 said...

haha, I like this one very much...

xiao zhu said...

量子兄:

真巧,我一開電腦,就收到你這個留言,很開心。我自己也很喜歡這篇。只是最近正處於小休,需時把自己整理一下,其實心情不太好,所以有新朋友到訪舊文章,有一種莫名的興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