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9, 2009

新宿大哥一面相

成龍死了。

成龍在銀幕上死了。

這就是「新宿事件」的編、導、演一起苦苦經營的不一樣的成龍了?

聽說鐵頭是為成龍度身訂造的,爾冬陞要「為觀眾帶來一個從未在銀幕展現過的成龍大哥」。於是,脫下警察的制服走去做黑幫,揮刀舉鎗去殺人、攫奪地盤,血肉橫飛的廝殺下最終落得壞人沒好死的下場,就此塑造了所謂不一樣的成龍!但是,君不見大哥早在「玻璃樽」內,已經英勇地不施拳腳去談情說愛嗎?在完全無助、無能的情況下眼睜睜地看着一班出生入死的手足下屬慘死,那「新警察故事」裏面激動搥胸的男兒淚還歷歷在目呢。

今次,一開始,刑警追捕黑工,逃走中卻又好心救回隊長一命,來一個兵賊的惺惺相惜,也好作為最後一場人生荒誕劇的引子。然後,愛人秀秀卻變成山口結子,山口是夫姓,美夢破碎後醒覺要打算自己的前路,於是毅然刺殺大佬,為自己謀居留、為兄弟搶地盤、求安穩。成事後,自己無私地退走江湖,讓兄弟打理「業務」,更苦心叮囑兄弟日後要照顧新偷渡來的同胞,更不要販賣迷幻藥給年輕人等等,怎不叫人凜然生敬。到後來,為保一眾墮落兄弟,不惜出賣大佬罪證以換兄弟不被制裁,最後才驚覺自己的一廂情願,惜為時已晚。

成龍要轉型,真個是談何容易。除了他多年來在銀幕上的固有英雄形像之外,最關鍵的是現實的他,一直都是連着戲的;成龍,無論是在戲裏、戲外,永遠都是演着同一個角色——一個正義大哥。他演得實在太棒了,往往令觀眾無論在意識或潛意識裏,都看不見才俊陳子午(玻璃樽)、超級警察陳國榮(新警察故事)或者考古學家 Jack(神話),大家看見的都是成龍。有趣的是沒有太多人會介意,因為大家都是要看成龍。(還有一個有趣現象,或者是巧合吧,就是戲裡面那些主人翁的名字都好像要在有意無意間提醒觀眾那人就是成龍。)

看來,縱使大哥決意要放下身段,作為觀眾,覺得還不過是換湯不換藥。不由得想到或者爾冬陞(慣性地)包攬了編與導兩大項,總不能完全不計算後果的。又還是功力問題?要協助大哥「把演技推向高峰」,製造驚訝,不做好人做壞人這個思路未免來得有點幼稚,(還是不夠週到呢?)因為,這個黑幫小頭目也「原來」是滿有正義、只是逼於形勢才鋌而走險的。

如果踢走了「成龍」症狀,其實鐵頭的角色是寫得有血有肉的。雖然同樣以正義為骨架,他不是刀槍不入、功夫了得的唐山大兄,而只是一個只懂拼死命打拳頭架的山東怒漢。(如果不去計較、質疑怎麼他的鎗法會那麼準;當個別事件算了。)由決定去殺人求存,到成功取得地盤不再受欺壓,表面看來是懂得動腦筋、懂計劃。但當他還倚仗着大佬的身份走去苦口婆心勸阻一班兄弟的時候,才在無遮無掩的境況下讓觀眾看到他的天真、愚魯。(也難得有那個北野刑警陪他一起癲!)在電光火石之間,他才見人面全非,那會是何等錯愕、何等悲憤,可惜的是他已經再沒有時間去問個究竟了。我喜歡這個角色,因為有缺憾,合理與不合理的缺憾都有,這才是人生的寫照,才令我入信。

有人說來年電影金像獎成龍應該會憑藉「新宿事件」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相信這個是毫無困難的,不過得獎與否,還要看其他呢。成龍的演出的確是(一貫地)非常落力,特別在感情戲方面,看得出很用心,尋求突破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但若論要當上影帝,還嫌欠缺了一點立體感;當然這裏面肯定有先入為主的看法。




你道他是兵還是賊?




本來不是要寫成龍的,誰知在斷斷續續的過程中,發覺這些枝節越畫越多,跟原來訂下的主題有點兒偏差,就索性剪輯了這篇出來。把那淡淡哀愁暫且留下,改日再訴。


16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根本提不起勇氣去看華語片.
理他是成龍成蟲新宿舊宿好,
歅子丹葉問黎明梅籣芳,
星爺周潤發maggie張,
不論港產or跟內地合作,
已到江郎才盡!

新鮮人 said...

其實很少看到你的"文章",
多數都是"新詩"為主,
今次看完,
覺得你的文筆很好,
我完全領略到你的思路起伏,
很引人入勝,
而且唔洗再估估嘛,
我可以好大聲講,
我今次完全明白你嘅內容了!

其實你這篇是恨恨的打了男主角一巴掌喎,
我還記得劉嘉玲對梁朝偉歌藝的意見是:
"都係算罷啦, 佢做返戲咪幾好!"

laulong said...

這電影我看了,情節漏洞仍多。人性改變太急太快,沒有適當的過渡。

就取成龍槍殺倉田一例,冇矇面冇盛,接著又公然跟山口去拜見黑幫叔父,奇又奇在倉田個仔又喺度,那可能呢?

還有很多很多,爾冬陞技止此矣!

樸老 said...

最難過的是自己那關吧?

像劉德華,怎麼換湯換藥,行出來都是劉德華。

有公主病也有英雄病吧?

"覺得你的文筆很好"

贊成! 也領教了! ︿︿

想看你未剪輯的那篇。

xiao zhu said...

Space:

要勇氣咁緊要!想睇咪睇,唔想睇咪唔睇囉,冇乜所謂嘅。根本而家連西片都唔係咁多好睇架喇,不過按比例製作多,選擇多啲囉。

xiao zhu said...

新鮮:

睇黎你好似睇得幾開心咁喎,哈哈,睇得明就好嘞,見你講得咁大聲、咁開心,我都好開心呀!

其實我唔係想打佢一巴架!佢都真係好用心、盡力去演,實際都唔係差,不過未有咩突破咁啫。要改變長久以來嘅形像,真係唔容易架。

xiao zhu said...

Long:

你說得對,的確有很多漏洞及犯駁的地方。我下一篇會寫寫。

xiao zhu said...

樸老:

同意,劉德華是另一個走不出自己框框的人;還有張曼玉,雖然她摘取了很多后冠,但是我覺得她演極都是那副模樣。

>>"覺得你的文筆很好"
>>贊成! 也領教了!

嘩,啲骨哽死人咩!!

未剪輯的那篇不要看了,因為主題分了岔,所以先剪輯成這篇。其他的材料還未完整,待整理好就會發另一篇。

C.M. said...

>>本來不是要寫成龍的,誰知在斷斷續續的過程中,發覺這些枝節越畫越多,跟原來訂下的主題有點兒偏差,就索性剪輯了這篇出來。把那淡淡哀愁暫且留下,改日再訴。

唉,早出聲丫,搞到我睇曬成篇成龍呀...

xiao zhu said...

C.M.:

咁而家係唔係唔順氣吖?

yanwei said...

那麽電影好看嗎?你認爲。

xiao zhu said...

Yanwei:

謝謝你來。

這稱不上為一部好電影,瑕疵不少,但是作為一部港產商業片,它仍是一部都值得我們去支持的製作。

其實還有些感想,也許過兩天會寫下去。

新鮮人 said...

我真係覺得你這篇寫得好好架,
唔係擦鞋架!

演戲是藝術的一種,
藝術除了努力還是要看天份,
無天份的就算再努力至多攞個勤工獎!

xiao zhu said...

新鮮:

我知你唔係擦鞋呀,因為我知你知我都唔受呢套嘅,係咪? 哈哈!

所謂藝術同藝術欣賞,好多時都係好主觀嘅。我唔係好鍾意成龍,不過客觀去睇,佢都演得真係唔差,而呢個角色本來都應該有頗多發揮嘅,不過劇本嘅整體限制左角色嘅發揮空間。呢個係編與導嘅問題,亦都即係爾冬陞嘅問題。(佢身兼二職。)

微豆 Haricot said...

I was being called Jackie Chan many times when travelling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such as Peru and Morocco. Jackie Chan represents the local people's idea of a Chinese hero and therefore by extension, Chinese men in general. I am not sure what would happen to his kungfu master image if he turns into a bad guy.

xiao zhu said...

Haricot,

It's true. The director can't totally ignore the interest of his 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