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09

心願


Jayla 和 Jose 剛於星期日結婚了。

「生命不在乎長短。」

始終認為,一般人不應該輕言這一句。

昨天看到這一則報導的時候,登時翻起千思萬絮,交結之中,浮起了「心願」兩個字;才發覺我似乎從來都未用過這兩個字。

充其量在小時候,也曾要寫「我的志願」,又或是被無聊地問及有甚麼「願望」,但是「心願」這個詞彙,就原來真的從未出現過在我的腦海思維中。

回想後再分析,可能是因為在過往的接觸裡面,這個詞彙的出現都給我一個感覺,像是拖着很重很重的大碼子在後面的,總覺得只會在某一些特定的條件情況下,才會吐得出這兩個字。

然後很自然地開始問自己,我有甚麼心願?

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驚詫於想不到,即使只是一個。有點懊惱、有點心寒、也有點欣然、也有點輕鬆。

開始在嘲笑自己,是自覺需要有個心願去肯定狀況嗎?還是到了某些狀況就要快速搜尋一下自己的心願?算了吧,無需問得太多、挖得太深了。

隱隱間,眼前浮現了那幅圖畫,告訴我依稀曾經也算有一個心願。(值得安慰嗎?)

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人們都愛上了薰衣草,甚麼都薰衣草的一大番,流行得可以。我倒提不起一點興趣去看究竟,它是草是花都沒去弄清。一直到去年初夏,看見一幅圖畫,才真正的知道它的模樣。

它的身上有我喜歡的顏色,可是我並不曾盲目,它不是甚麼絕色可叫我沉醉;對它另眼相看,簡單的只因為那讓我認識它的人。

一切卻如曇花。也正因為早就預見了它的命運,才會有那個心願,是一個任誰都猜估不到的微小心願。然後又要好好地去接受心願大多都不是要來償的現實。

所以,Jayla 和 Jose,是悲嗎?又有幸嗎?夠了,夠了,何用判斷到極點!應該如何咀嚼那些甘苦甜酸,倒不是用嘴巴,而是要用心的。

愛我的人啊,我清楚知道我憑甚麼值得你們愛我,我有夠你們愛我的理由,不怕苦的話,只管繼續就是了。

到今天,容我來個暫借,把那花掉不去的,都凝聚在這張借來的照片上吧。

照片來源

53 comments:

Desertfox said...

喂阿妈,
写了这么多都没有写你的心愿是什么哦.

the inner space said...

哎呀!本來第一的,寫得嚟遲咗步。
蘋菓個 Jayla 和 Jose 個連結入唔到去睇呀!要用戶要密碼至得吖!
再上網查:
是不是兩位染有血癌的小孩子呀?
美國德州9 歲女童庫珀( Jayla Cooper ) 和7 歲男童格里格斯( Jose Griggs ) 兩小無猜, ... 只怕趕不及長大後才披嫁衣, 格里格斯也捨不得庫珀走, 兩人決定結婚。
咁細兩個十歲都未夠,知乜鬼是婚姻?
九歲女七歲男又咪喺啲大人叫出來的!

xiao zhu said...

Desertfox:

體諒吓老人家啦,教極都仲唔識!老人痴呆發作起上黎,都唔記得左喇。

唔緊要喇,都話個願望好微小咯,你冇聽過微不足道咩? 而且都唔會實現嘅,都無謂再提囉。

xiao zhu said...

Space:

排到第一都冇得分嘅,爭咩唧!

喂,入唔到去睇咩? 點解我又得嘅? 唔使密碼個喎!!

睇吓有冇其他網友都有咁嘅問題反映先,如果有嘅,我就抄番佢出黎。

Hana said...

我入到吖!

嗯,我就繼續愛你好了。

xiao zhu said...

Hana:

嗯,抵錫。

C.M. said...

小珠,我有一個持續不斷,只能一直追尋,不讓我一刻停步的心願。

你的心願,是否和我一樣的呢?

C.M. said...

Space:

據我所知,如果蘋果detect到你個IP 來自香港,咁就唔洗密碼勒(即係免費)

the inner space said...

CM 多謝費心了
其實之後就已經可以入到去,睇埋副相片添!
相信祇是網絡保安設定的相衝,導致一時間未能進入吧。

睇完段新聞同幅相片,覺得啲大人好無聊,試問咁細兩個十歲都未夠,知乜鬼是婚姻?

美國德州9 歲女童庫珀( Jayla Cooper ) 和7 歲男童格里格斯( Jose Griggs ) 兩小無猜,兩人決定結婚。

咪喺啲大人攪屎棍,冇啲大人點會攪到出嚟,啲大人居心叵測吖,企圖得到商業金錢上的利益,撈啲油水,連就嚟死的都唔放過。

簡直可恥夾嘔心!

新鮮人 said...

to space,
你又未同嗰兩個小朋友談過,
你又知唔係佢哋心願?
你又何以推斷係啲大人"搞屎棍"呢?
點解你諗嘢咁偏激架?
乜都要唱反調,
有時咁樣好討厭架!!!

小朋友嘅"愛情"未必同大人的看法一樣,
但純純的愛中帶着希望,
我們又何需太深究其中呢?
只是他們一點心願啫,
你犯不着潑冷水!

xiao zhu said...

C.M.:

我知道。

然則,你知道嗎?

唉,你還有其他的心願的,我想其他那些,應該會比較容易達到的。

xiao zhu said...

Space:

小朋友對婚姻,以至其他事物的認識,當然會與大人所看的不同。不如這樣說吧,我對婚姻的看法,和你的亦肯定不一樣。那又能代表誰懂多一些、誰懂少一些,或者誰對些、誰錯些嗎?

我絕對認為就他們結婚這一件事看來,一定有大人在旁邊的參與、不同程度的參與,但是目的到底是為了甚麼,根據這麼少的資料,我們只可以作出推斷,任何絕對性的判斷都只會流於自說自話而已。

當然,這裡是公開的園地,各自說出自己的感受的確是無可厚非的;對我來說其實是件好事,來的人假如都說真心話,會有助於我對大家的認識。不過作為朋友,我誠意地也對你說句真心話,同一個意思,都可以有不同的表達方法,這涉及選擇,當然最終就要看說話的人想透過一句說話,想達到甚麼目的,與及會否考慮任何負面後果的可能性。

如果我們要繼續生活在一個群體社會裡面,保衛自己的(正確)原則的同時,也要適度平衡他人的存在元素。

中聽與否,於我並不重要,反正是各抒己見、各表立場。

話說回頭,當我看到這段報導,理性上我都一樣有懷疑究竟是回甚麼事,不過實際上對我一點都不重要,我只用來捕捉當時感性一面的反應而已。

xiao zhu said...

Space:

補充。

你看,新鮮的反應就是一個刺激與反應的好例子。對於你表達的看法,他也很直接地說出他的感受。當然,對於你對事對人的觀點,他回應以類似的語氣和說法也不是第一次。看在我眼裡,我會覺得某層意義上我們都算是網上的老友(我是否在一廂情願呢?),多少都熟識大家的風格,他這樣說,我會覺得是出於對朋友的善意。然而,你又會否覺得一樣呢?

xiao zhu said...

新鮮:

我想說的在上面已經說了。還有一句想告訴你,我讀到你的留言時,我就是笑,也覺得親切。不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否。也希望 Space 都明白為甚麼我有這個感覺。

新鮮人 said...

係呀,
如果覺得有問題,
我對相熟的人會唔客氣架,
有乜嘢都直接的爆出黎架,
反而對不太熟識的就好有禮貎!
嘻嘻~~~ =p

xiao zhu said...

新鮮:

多謝你!^^

樸老 said...

你喜歡這個紫嗎?

HollyCow said...

向大家問好。
牛牛"心願"----愛哂所有我愛的人!

Holly said...

多情冇罪。

xiao zhu said...

樸老:

嗯,點講呢? 獨立去睇呢朵花嘅顏色,,喺個 mon 顯示出黎嘅效果,呢個紫屬於紫藍,紫得黎都算係幾唔錯架喇。不過都仲未到我認為好靚嘅紫囉。

要紫得黎靚真係好難揾架,喺唔同嘅物件上、唔同嘅質感,出黎都有唔同嘅效果同感覺。

xiao zhu said...

HollyCow:

>>愛哂所有我愛的人!

我硬係覺得你呢句說話有少少語病咁。

Anyway,多情有冇罪,唉,要講又有排講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第一樣要講的是在真實世界已經要掛著個面孔做好人(其實我在真實世界都未全面做得到)若在虛擬網絡世界也要掛著個面孔實在幸苦嚕!

同意小朱姐中肯地指出今次事件若冇大參與點攪得成嘅論點。若祇是為了完了兩位小情侶的心愿點解唔低調處理點解會有傳媒報導影埋相片發報全世界呢?

除了間中對認為相熟的網絡朋友說說笑挖苦一吓咁啫,我一向是對事不對人,唔熟嘅講多句都費事喇!人身攻擊的話就永遠是被攻之後嘅反擊囉不過都是以事論事以道理來反攻之!而且一定唔會講粗口因為日常的我都是唔講粗口的。

小朱姐我好似是在這裡認識新鮮兄的識咗咁耐知佢是好心腸嘅人嚟嘅!

新鮮兄小朱姐要學到你們做到面面俱圓小弟自問不及你們嘞。

xiao zhu said...

Space:

我諗你講嘅掛著個面孔,同我講嘅表達方法與選擇問題係唔同嘅嘢囉。不過我諗你會明我講乜嘅。

>>對認為相熟的網絡朋友說說笑挖苦一吓咁啫,我一向是對事不對人,唔熟嘅講多句都費事喇!人身攻擊的話就永遠是被攻之後嘅反擊囉不過都是以事論事以道理來反攻之!而且一定唔會講粗口...

唏,喺度識你咁耐,我諗我都算清楚你嘅(網上表現的)特性嘅。你上面所講嘅正正就喺你最近果件事件嘅情況,我當然有我嘅睇法,如果你有興趣知,可以依貓另外再傾。

哈哈,如果新鮮面面俱圓,就會咁樣話你喇!(係唔係呀新鮮?)至於我,我會話,我隨時都可以面面俱圓,又可以面面俱 "倔" 添!要學到我咁又圓又"倔" 又真係唔容易架。

哈哈哈!

HollyCow said...

(我硬係覺得你呢句說話有少少語病咁。)
我点止有語病,一直有腦病!

C.M. said...

嗯... 經過我呢位黃綠醫生既診斷... 呢一隻牛牛應該係患左... BSE

C.M. said...

小珠,疑問。

點解我從來只係見到你果塊面面俱 "倔"呢?借問俱圓果塊響邊?

新鮮人 said...

我乜都唔理架,
有乜感覺就直接講,
當然唔會隨便爆粗啦,
亦不是想針對space,
我只是覺得space成日都咁諗(陰謀論),
乜都以為別人別有用心,
就連假蛋事件都可以諗到係美國人搞出黎,
你話係咪"走火入魔"吖?
這樣做人唔會開心,
人家感覺亦不好,
做人點解要咁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如果新鮮面面俱圓,就會咁樣話你喇!(係唔係呀新鮮?)

噢!新鮮兄咪講話:『我對相熟的人會唔客氣架,有乜嘢都直接的爆出黎架,反而對不太熟識的就好有禮貎!』

對唔熟識的就好有禮貌,面面俱圓,佢唔同我客氣咯,咁咪要多謝多謝新鮮兄囉!


《《至於我,我會話,我隨時都可以面面俱圓,又可以面面俱 "倔" 添!要學到我咁又圓又"倔" 又真係唔容易架。

咁,你尚未『倔』到我,咪算面面俱圓囉!


我是幫理不幫親的,有理由有理據,理直自然氣壯,針對事不是針對人,辯論時針峰雙對,你辯贏咗我,我咪學到也囉。辯論就是尋求真理的最佳方法!

辯論完件事,又可以就另一話題,風花雪月一番,絕唔會鑒戒嘅。

卡臣 said...

係喎!
今年雙春兼潤月呀
大把紅色炸彈嚟緊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小朱姐

》》對認為相熟的網絡朋友說說笑挖苦一吓咁啫,我一向是對事不對人,唔熟嘅講多句都費事喇!人身攻擊的話就永遠是被攻之後嘅反擊囉不過都是以事論事以道理來反攻之!而且一定唔會講粗口。

Generally speaking 我不嬲都喺咁做架喇,不是針對某人單一人和事 one particular person or case的。

》》唏,喺度識你咁耐,我諗我都算清楚你嘅(網上表現的)特性嘅。你上面所講嘅正正就喺你最近果件事件嘅情況,我當然有我嘅睇法,如果你有興趣知,可以依貓另外再傾。

小朱姐你知我個貓址格,你寫好咪伊貓畀我囉。

HollyCow said...

CM: 錯,一隻患左失恋... BSE嘅牛!所以唔底得J & J。(Jayla 和 Jose)
乜傢伙咁耐冇離牛棚坐呵!
Hana:靚女好!你D花好似你咁靚。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只是對每事都會垂直思考 vertical thinking,
亦會橫向思考 lateral thinking 啫。

Prepare for the worst hope for the best!

新鮮人 said...

小豬你都係慳啖氣啦,
你講乜佢都可以駁返你,
書佢又睇得多喎,
連vertical thinking, lateral thinking都搬埋出黎,
邊度有氣同佢"鬥"喎,
唔通我哋又揾番其他理論同佢鬥過咩?
由佢囉,
佢一個人開心就得架啦!

xiao zhu said...

HollyCow:

嘿,我諗你嘅腦病都未及我一半呀。我話嘅!

xiao zhu said...

C.M.:

俱圓果塊? 咁你係唔係真係好想我成日俾圓果塊你見吖? 係你就講啦。(咁算唔算惡人先告狀呢?)

我知你會繼續讓我嘅。(係咁架喇!)

xiao zhu said...

新鮮:

我梗係明你點諗啦。至於你話佢咁樣做唔會開心,又咁講喇,開唔開心就真係佢自己至知道嘞。從行為表現去睇,佢應該覺得唔係咩問題嘅,又可能佢唔介意有呢啲問題。

xiao zhu said...

Space:

>>咁咪要多謝多謝新鮮兄囉!

好認真咁講,如果問我,我會話你真係要多謝新鮮架。我相信唔止佢一個人會有咁嘅感覺,但係得佢會咁樣企出黎同你講。啱唔啱聽都好,我覺得係好意多啲囉。

>>辯論完件事,又可以就另一話題,風花雪月一番,絕唔會鑒戒嘅。

呢點我絕對同意,我做事對人都係一單還一單嘅。

xiao zhu said...

卡臣:

又雙春兼潤月? 可能我不嬲都冇理呢啲嘢,硬係覺得成日都聽到話係雙春兼潤月咁嘅。我做人百無禁忌;唔通雙春兼潤月果年結婚啲人,就唔會離婚咩!盲年結婚都有好多白頭到老架喇。

xiao zhu said...

Space:

其實都冇乜特別嘢,見講開所以提吓啫。Mood 到就貓你啦。^_

xiao zhu said...

新鮮:

放心喇,我不嬲都用開丹田呼吸,呢啲基本唔會點嘥我氣架。

見到你咁講呢,我又笑左出黎喇。你知唔知呀,有時我好鍾意睇你地兩個拗嘢架,我覺得越睇越好笑,幾 entertaining 架。(嗱,咪打呀!)唉,識佢咁耐,都知道佢果套思維好多時都唔係點同人架喇,我唔會同佢 "鬥" 喎,頂多咪佢講佢嘅、我講我嘅咪算囉。學你話齋,由佢囉。

新鮮人 said...

無眼睇呀,
由得佢啦! =p

C.M. said...

>>咁你係唔係真係好想我成日俾圓果塊你見吖? 係你就講啦。

你點話點好囉今次。

the inner space said...

我只睇埋啲閒書雜書,點及得各位阿哥阿姐專業人士呀!小朱姐和新鮮兄都是博學之士嚟架。

又各位可到新鮮兄網誌一遊,佢都喺自認:『我是一個包抅頸的死仔包!』


而我就一早認咗:『一個沒有內涵的小男人﹐顧名 "the inner space"』

還有還有在我處寫明:"The wise speaks when he has something to say. The fool speaks when he has to say something."

至于我是前者還是後者當然是後者喇,難得糊塗呀。

很晚了,晚上安好,
Good Night and Sleep Tight!

xiao zhu said...

C.M.:

>>你點話點好囉今次。

你冇唔開心啊呵?

xiao zhu said...

Space:

我都係果句,對住你,都唔知好嬲定好笑呀。

Good Nite la!

微豆 Haricot said...

希望我們每一個階段都可以有一個心願罷,「心願」就不一定是「最後」的last wish呀!!

xiao zhu said...

微豆:

嗯 ^_^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 小朱姐歷年來的關照!

the inner space said...

49th

多謝 新鮮兄年多以來的關照!

xiao zhu said...

Space:

做乜無端端咁講呀?

the said...

小朱姐:

》》做乜無端端咁講呀?

多謝聲之嘛!
I am no quitter,I will stay.

the inner space said...

ops!
hit too soon,the above was mine!

xiao zhu said...

Space:

我知你不嬲都有自己一套架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