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0, 2009

媽媽,且哭吧!

媽媽,是你嗎?是你在哭嗎?

夜半夢醒之際,很隱約地聽到一些微弱的聲音,似是抽泣聲。起來步出房間,走到你的房門前,側起頭來把左耳貼在門上;媽媽,你在哭!

聽到你哭得很辛苦,知道你在很用力地把啼聲壓得低低的,只是怕會把我吵醒。

應該叫門嗎?應該問個究竟嗎?應該去抱抱你嗎?

很矛盾、很矛盾!這刻你是需要有人抱抱你、拍拍背,還是需要讓你一個人哭個盡情呢?

腦際突然閃過Twiggy在上個星期跟爸爸閒談的一句說話:「太太最近變得越來越漂亮喔。」爸爸還點頭笑着認同。

我方才醒覺,Twiggy說得對。媽媽你最近真是變得更加美麗,怎麼形容呢?在你從來都不施脂粉的面龐上,隱隱多了一抹神采氣息,嗯,對,過去幾年一直掛在你臉上的那份憔悴,原來已經消失了,只是偶爾還是浮着一縷憂思。

這一剎,心內被一陣莫名的恐懼突襲。很多媽媽和爸爸日常相處的場面從上下左右、一幅一幅的交錯顯現在眼前。幾十個想法、幾十個假設、幾十個推斷,就如千軍萬馬般自四方八面的衝進我的思海;我退後了幾步,望着媽媽的房門,茫然。

惶恐、憂慮、不安、困惑,甚至怨恨,都叫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我常在想,長大以後,一定會跟媽媽一樣的美麗,也一定會跟媽媽一樣的聰明能幹,最想像媽媽一樣的有一顆溫柔又剔透的心。

媽媽,你是我從小都讓我感到自豪的媽媽。你知道嗎?雖然我還小,但是我已深得你的真傳和教誨,我能夠感覺到你的傷痛的。又可惜,我還小,我還未夠能耐去接受為甚麼;是否這些就是我經常聽到的成人世界的事兒?請給我多一點時間吧,我有信心我會很快就學習到的。

媽媽,我想你快樂,我好喜歡聽到你的笑聲。

媽媽,你放聲哭吧、放聲大哭出來吧。

18 comments:

C.M. said...

小珠

跟你同哭

xiao zhu said...

C.M.:

我沒有哭啊!還是你想我跟你同哭?

今次沒有差點想...嗎?

微豆 Haricot said...

孩提時我們哭,母親拥抱安慰我們。現在子女都長大了,母親暮年時日無多,我們要抱的丶要愛的丶要哭的丶要笑的,都要真誠的大家去做個明白人了。

新鮮人 said...

我未見過媽媽哭,
她一向是一個堅強的人,
也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女人,
未見過她流淚,
也許她是一個"男性化"了的女人,
也許她是一個logic了的女人,
也許是她習慣了苦痛,
一切都對她起不了太大的衝突吧!
但女人都是喜歡人痛惜的,
尤其是一個老了的媽媽!

xiao zhu said...

微豆:

從後數上的第三段,我改寫了。

[這是一個故事,主人翁是一個少年(女孩)。]

當然,我們現在長大了,就應該懂得怎樣去愛人,特別是身邊的親人。

xiao zhu said...

新鮮:

我絕對可以想像到你的老媽是一個女中豪傑。在她的年代所經歷的,並不是我們可以很深切的完全領會。正常的情況下,子女是應該要敬孝父母的,但是怎樣表達,也要學習一下。要設身去想他們所想,而並非我們認為他們所想。

(我改寫了尾三那段。)

Carrie said...

讀到人眼濕濕‧‧‧‧‧

思..寧 said...

母親總是帶著一幅堅強的面
為孩子遮風擋雨
不懂得如何安慰她的憂傷

xiao zhu said...

Carrie:

嗯...

xiao zhu said...

思..寧:

如果父母是屬於傳統、內斂、含蓄的,即是大家不慣於直接表達感情或者感受,那的確是很難的。

很多時候,父母憂慮的原因大多是關於子女的。唯有想一些方法令他們知道我們還好、或者沒有問題、或者有能力解決困難等等。記住,不是光靠說話安慰,他們只會想我們只是騙他們不去擔心,一定要用計讓他們自己發覺、感覺我們真的沒問題,他們才會安心的。

macy said...

ziao zhu

是一些事情勾起回憶的片段嗎?

上一代的媽媽總會好堅強的撐, 有什麼事情都會在孩子面前表現堅強的一面, 就是哭也只會躱在房間,廁所.

我曾見過媽媽哭, 最好的是去抱抱她, 這是最好的安慰. 雖然她會很狼狽, 尷尬.

我最近第一次在孩子面前哭, 我明白做母親的不想讓孩子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 然而那次我崩潰了. 相反孩子卻表現得很平靜, 5歲的他拿紙巾給我, 然後細聲說: 媽媽不要哭了, 好醜怪架!

567 said...

是不是我會錯意思.
我總是看到一個重點不是媽媽哭的故事.
以我理解而已..好像另有所指.
是嗎? good luck....

the inner space said...

這是一篇創作短篇,I don't see any suggestion that 那位是朱媽媽噃 :)
還是我睇漏咗?

媽媽哭,有好多原因,但若為了子女做錯了事,又不便責怪,為咁樣而哭的話,子女又唔知道,媽媽喺為佢地而哭,你話既無奈呢?

xiao zhu said...

Macy:

絕大部份的成人都會覺得小孩子不懂的事、不明的理有很多,所以意識與潛意識都會表達出"大人的事,小孩不會懂、不會明",因而不會去說、更或不會解釋。

其實成人往往就當了小孩是其附屬品一樣,(這並非刻意,而是不知不覺間的本性。)所以教導方面都容易有意無意地帶著不同程度的操控。(即使疼錫都可以是一種操控而不自覺。)在我來說,就算是面對一個嬰兒,我的眼中,我會稱之為一個"小的人",重點是一個人,跟三十歲的爸爸、或者七十歲的婆婆都沒有分別,都是一個人;所以受到的對待,基本上都應該是一樣的。只要我們仍然懂得面對不同的人會適當地調校相處、或者溝通的方法,就是了。

我也曾見過一個平日受盡父母呵護的七歲的男孩如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面去鎮定地照顧他那個突然意外發病的媽媽。

有時我們覺得奇怪、詫異的事,可能並不完全因為那真的是不經常、罕有,可能只是我們對其他人、其他事物認識不夠。

(嘩,越講越長氣!這個話題夠寫很多篇了。)

說回頭,這並不是我自己的回憶片段。上面回覆微豆已經提過,這是一個故事。

xiao zhu said...

567:

你沒有會錯意,這故事的重點不在媽媽哭,的確是另有所指。

謝謝你!

xiao zhu said...

Space:

啱,你冇睇漏,不是朱媽媽。

>>媽媽哭,有好多原因,但若為了子女做錯了事,又不便責怪,為咁樣而哭的話,子女又唔知道,媽媽喺為佢地而哭,你話既無奈呢?

其實以上所描述的處境,都適合喺任何其他關係。總之,一牽涉到咩我知你唔知、你知我唔知、諸如此類,都係一句,無奈!

新鮮人 said...

只要我們快樂,
她們就會快樂!

xiao zhu said...

新鮮:

無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