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回憶的。沙。漏

天使們降落在海邊嬉玩,
累了,
就掏出滿手的糖果,
分享着。
甩手而下的糖紙,
鋪了一岸的絢爛。
直到日照換衣,
就飛走了;
卻留絲絲的蜜味於半空,
夠個人間擁抱。

探頭只見天與地,
奔走到岸邊,
想攬一手悅目的糖紙。
甫捏到掌中,
即如魔幻般化成細碎顆粒,
都在瞬剎間往指縫外衝湧消失,
只殘留可數的黏住掌心,
微弱地閃爍着。
俯首卻見雙腳都被埋了,
被那剛才漏過指縫的五彩顆粒埋了。

天邊飛來一對鴿子,
落腳在我的跟前,
似要來憐惜那慌忙的落空。
然後,
又不知哪來的惡風,
翻騰着海浪,
似要把那繽紛的顆粒全都淹沒。

忽然,
鴿子互相依偎着,
都側着頭兒摟靠着對方的脖子,
翅膀開始拍動着,
一下一下的由慢而快,
身體緩緩向下傾着,
無數的五彩顆粒都懸掛在牠們的羽毛上。
只見牠們的身體發射出銀白色的耀目光芒,
虛晃間幻變成兩個連體的琉璃瓶子。

風靖了,
我的雙腳都露了出來了。
上前拾起那個琉璃器,
裡面竟半盛着五彩顆粒;
仔細再看,
它們的頸項相連,
密封沒個開口的。

抱着這個無人認領的禮物,
回到老窩,
好慢慢細意鑑賞。

上下交替倒放把玩着,
看着那無止息的閃爍飛舞着,
會教人昏醉。
朦朧間,聽到音符的跳躍,
奏着生命的譏諷。
這個音符呼號着當下本無立腳處,
那個音符帶我蠢蠢窺視着明晨,
另一個又提醒我留個眼神去瞟一下那膠着的昨天;
霎時又隱約聽到鼓樂喧天,
似要亂我心神。

我,
小心翼翼地呵護着它;
讓這封存的跳躍,
繼續飛舞,
繼續演奏;
再鋪一岸的絢爛。






33 comments:

Hana said...

看似很長(用緊hp迷係NB)
卻可以不經意地看完(啱睇緊就收到你個留言)。

嘿嘿……

Hana said...

好叻吖我,做咗第一。

xiao zhu said...

係喇,至叻係你喇!^^

其實又真係幾長架,死唔斷氣咁。哈哈!

卡臣 said...

祝有情人終成眷屬

the inner space said...

啊!沙漏兩字連埋是個名詞,是古時用來計時的工具,如今『回憶的。沙。漏』用句號分開,講的是一個主題兩個副題:
1.回憶的
2.沙
3.漏

『回憶的』已見到,又像是夢境,整篇都是,
『沙』也找到了,就是那『幸福==》五彩顆粒』,
『漏』想就是那像『。。。。。。』,
從手指間的雫隙漏走了罷!

夢境成真幸福得到手了卻從手指間的雫隙漏走了只剩下在回憶中重演!

在情人節談起真是唏噓!

Desertfox said...

阿媽,
 你說的話很有道理,我以後會小心開車啦。

祝情人節快樂

新鮮人 said...

擁抱一紙的燦爛,
好浪漫的意境啊!

色彩瑰麗絶倫,
有點甜和珍惜的感覺!

讚!

xiao zhu said...

卡臣:

多謝!

xiao zhu said...

Space:

你的解讀越來越有進步喔。

xiao zhu said...

Desertfox:

阿仔,你唔嫌老人家長氣就得喇。孺子可教也!

xiao zhu said...

新鮮:

多謝!

哈,我有個問題成日都想問;"讚" 呢種寫法或者呢種文字表達係唔係國內常用架? 同埋究竟屬唔屬於網絡語言定係正統說法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哎吔吔!
由早晨開始就看不到網誌的主體,
要續個一個網誌打開才跑出來的,
請問其他朋友有冇相同的毛病呀?
若果你們E+睇到,可能是Blogger已經復修了,
please ignore the above!

祇估中一成都算進步咗哈哈哈哈!
原來我舊時只能估中得半成咁多。

HollyCow said...

呵!找到NoName的妳了。太高兴。
正慢慢欣賞妳的内心世界。。。

新鮮人 said...

我都不清楚喎,
國內都見有人用,
但好似不及香港多喎,
我用係因為"懶"囉!
哈哈哈~~~ =p

xiao zhu said...

Space:

昨天和今早都沒有這些問題,但剛才進入某幾個博都有喔。

甚麼都好,總之有進步是好事。

xiao zhu said...

HollyCow:

辛苦你了!我也不知道顯示出來會是沒有名字的,但就算有,其實也不是連結到這裡來的,你是怎樣找的?

xiao zhu said...

新鮮:

頭先有其他網友話我知,係閩南話喎,好似係好嘢咁解喎,台灣常用喎。:P

HollyCow said...

見到Hana張靚相。記得70妹及CM内见過你个名。HollyCow是過目不忘的。
真高兴又多个朋友。

xiao zhu said...

HollyCow:

哈哈,那就多來坐喔。

樸老 said...

喎! 喎! 喎! 啍!


那沙漏連的地方是兩鴿交頸之處吧?

小時候愛用水瓶做沙漏,這個交接的地方,太大沙漏的很快,沒趣味,太小則沙都堵住了,過不去,同樣沒趣。 漏快漏慢關鍵就在調較相接(交頸)處

呵護、封存、繼續...嗯...兩鳥交頸的沙瓶...很細致。

你有這樣子的瓶嗎?

亦 said...

你呢篇勁呀, 我鍾意, 我後生果陣都寫得出架, 宜家就無咗呢種情懷嘞, 所以能夠寫得出係幸福嘅!

seikomatic said...

首歌用泥
做咩架?

xiao zhu said...

樸老:

哼咩唧,唔係咁講點講呀?

>>你有這樣子的瓶嗎?

有,在一個隱蔽的地方收着。

xiao zhu said...

亦:

勁? 哈,我真係冇諗過你會咁形容固喎。不過你咁講,我梗係開心喇,難得你話鍾意喎。

我唔知你有幾老;你覺得呢種情懷真係要後生先至會有嘅咩? 如果係嘅,我就會話都係睇個心嘅啫。

xiao zhu said...

大師:

>>首歌用泥
>>做咩架?

咦,分開左兩行嘅,係唔係你特登架? 即係有原因架?

如果連埋一句,個答案就係"聽囉。"

如果係要分開讀嘅,咁小豬愚昧,煩請大師點化、先解題。啦。唔。該。

思..寧 said...

覺得篇文好少女feel呀

xiao zhu said...

思..寧:

係唔係即係好不切實際呀? 哈!

巴黎旅客 said...

喜歡鴿子那段
好美的描繪....

思..寧 said...

又唔係不切實際既
人需要發夢!!!

微豆 Haricot said...

Reading your blog article makes me feel I am in Cloud Nine, listening to your story ...

Great writing !!!

xiao zhu said...

巴黎旅客:

謝謝你!其實還嫌不夠細緻,但通常是隨心所寫,不刻意琢磨。

xiao zhu said...

思..寧:

你知嗎? 我自小就已經係發夢王喇!

xiao zhu said...

Haricot,

You know, the expression of your feelings makes me feel great, and fall into another 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