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8, 2008

尋˙迷

女人帶著年邁的爸、三歲的兒和一個有形無相的少年,走進一個鄉非鄉、鎮非鎮的地域。

天色昏黃。

穿過破舊的屋巷,所見的突然拉遠了,兩旁的屋子都變細了,觸目的都是炭黑的瓦片、灰白的牆。有三兩個婦女坐在路邊談天,另一邊又見四五個小孩在玩耍。

聽到的,只有真空的嚎啕。

酒店大堂內,載著滿滿的空洞、寥落。幾堵牆壁緊緊包擁著的,都如外面一樣的昏黃。

女人和老的、幼的和那個年少的,正迷惘地在昏黃之中繼續覓找路向。

終於像穿破了氣泡般脫走出去。外面已掛上了黑幕,在三數盞路燈下,隱約見到的是一個花園,中央好像有一個小噴泉。四人一直沿著左邊的小石路走,上了幾級石階,穿過一扇門,走進一棟樓,上到第二層,找到左手邊的第六間,女人插了鑰匙,扭動兩下,推門,都進去。

這裡,空氣的壓縮似乎小了。

女人醒過來,起身正看見老爸的背身溢出房外,門打開著,然後孩子又自己走了出去。她緩緩的走去把門關上。

過了不知多久,可能是兩分鐘,可能是半個鐘頭,女人的身子抖了一下,「孩子是跟著老爸嗎?老爸知道孩子跟在後面嗎?孩子跟得上老爸嗎?孩子迷路了嗎?」女人的心愈是慌了,就搶著步衝出門外,去找。

女人穿過一條又一條的走廊,有經過酒店的廚房、有碰著沒有去路的、有通到花園外面的,她一直走、一直找。也碰過兩個甚麼清潔的,焦急的問過,都說沒有看見過小孩。她還走出了酒店,重見那些殘舊的屋子,路上一個人都沒有。

女人很慌亂,看著自己在走,看著自己也快迷路了,也看著自己唯有繼續亂竄。女人想哭,邊走邊感到頸項兩邊的陰寒,她勉力地加快步伐,就在迷糊中給她鑽回那昏黃的酒店裡去。她尋回那來時的路,走到房間去。

女人站在那出去前原本的位置、原本的方向,面向著房門。少年從後走到她的右邊,問「甚麼事」。

女人繼續注視著房門,「你跟在公公後面出去了,不見了。」女人的心很怕,怕找不著孩子,焦急得不知道怎麼好。

少年繼續站在女人的右邊,朝著房門看。

空氣好像、好像凝住了一半。

28 comments:

shek said...

是你的夢境嗎?

the inner space said...

續上:

女人和少年走近床鋪,公公和三歲的小孩,都睡在床上,他們倆根本沒有出過門。

先前女人急忙跑出外時,根本沒有察覺到!

就在這時,三歲的兒子剛醒來了,哭著!哭著說:『公公跟我說再見,就走出門了,我跟著他後面,公公會頭叫我不要跟著他,他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

女人一面安慰著兒子,一面想弄醒老爸,搖搖他的肩膊,沒有反應,再拿起他的手,想叫醒他。

啊!怎麼還沒有反應的,但她覺得手的溫度較平常低了,女人開始著急了,大力的想把老爸拉起身。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那老人家一動也不動,女人的眼淚爆發出來,一裸核桃像啃在喉頭,發出悲哀的嗚咽!

那少年感覺到發生了甚麼事,他低下了頭,把三歲的小孩拖到房間的另一端坐下來。

房間又再回復一遍死寂!

the inner space said...

唉呀!
一時意氣,忍唔到手,
狗尾續貂,畫蛇添足!
罪過罪過!

尋!迷!
一個在尋!一個是迷!
尋尋覓覓!迷迷茫茫!
尋完又迷!迷完再覓!
覓完又茫!茫完再尋!
由尋開始,跟著迷了,
覓得到了,又開始茫,
周而復始,尋尋迷迷。

新鮮人 said...

好似鬼故,
睇完個心唔太舒服! =___=!

小寶 said...

新鮮,我直情唔識點搭爹呀!

思..寧 said...

太多的事把你擠住了
放鬆點

微豆 Haricot said...

Your story is very moving. It reminds me of a song I heard a while back. It's abt the passage of time thru the eyes of a mother.

ps: I just posted the song and lyrics on my blog with a link to your site here.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8/12/turn-around-and-youre-going-out-of-my.html

macy said...

妤吸引, 跟住呢? 故事有沒有延續下去?

C.M. said...

叢林裏有聲飛過
跌到地上掉落河
星星跌進大樹林
可否替我慢慢尋...

xiao zhu said...

Shek:

是夢、是真、是虛、是實,都是故事一則。

xiao zhu said...

Space:

你的延續很不錯啊!

生命,就是周而復始,輪迴不斷。

xiao zhu said...

新鮮:

唔好意思,我無心架。

xiao zhu said...

小寶:

乜你都會唔識點搭爹嘅咩?

卡臣 said...

喂小豬

祝妳09行運一條龍!
心想事成!

xiao zhu said...

思..寧:

近來經常頭痛。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惡性循環。

xiao zhu said...

Haricot,

I've never heard of this song. Simple but warm. Thanks for sharing.

xiao zhu said...

Macy:

所有故事都可以有延續,又可以隨時罷了。

xiao zhu said...

C.M.:

我想 DaDa 會幫到你。

xiao zhu said...

卡臣:

多謝!唔知道豬變做龍係點嘅呢? 哈哈!

shek said...

豬變作龍,豈非成了龍珠!

卡臣 said...

>>唔知道豬變做龍係點嘅呢? 哈哈!
變成一部車:
'
'
'
'
=豬籠車
忍唔住搞爛gag先

xiao zhu said...

Shek & 卡臣:

龍珠坐豬籠車,咦,幾盞鬼喎!

嗱,卡臣,又有題材喇!

思..寧 said...

頭痛?
生活中有太多的事令我們頭痛...
用條熱毛巾舖額頭舒服下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Happy Happy New Year 2009!

xiao zhu said...

思..寧:

嗯,我會架喇。^_^

xiao zhu said...

Space,

Same to you!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小朱姐厚道,
狗尾續貂的部分,
因沒有登入就刊出,
故未能自己刪除它,
遂變成留下來了罷。

once more 新年快樂!

xiao zhu said...

Space:

唔該你咪成日都咁鬼客氣啦。寫左做乜要刪除喎,真係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