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網中

年年月月的戰爭,總沒止息。

夜深了,才回到營房,剛脫下盔甲,未克檢視傷勢,號角又再響起來。

匆匆再扯起盔甲,卻覺無比乏力,腳也站不穩步,肩背突感冰寒,視野搖晃了一下,不由得心頭也涼了一半。

抹走那剎那的混沌,又再抖擻起來。評形勢、定戰略、遣兵將,繼續做我的打不死。

雖然是疲憊不堪,身軀也有殘損;我會因痛苦而呻吟、我會因感到無助而落淚,但這一切一切仍然撩動不起我的惱怒、埋怨。這會是魔鬼的抗衡嗎?

撥開帳幔,抬望穹蒼,不自覺地交疊起雙臂,摟著自己,在虛空中感受著您的胸膛。

等待,繼續等待,縱是虛空。


32 comments:

小寶 said...

第一!
嘻嘻

小寶 said...

>在虛空中感受著您的胸膛。

噢!原來要抱抱。

來,抱一個。嗯~~~~ (用力地)

小寶 said...

>卻覺無比乏力,腳也站不穩步,肩背突感冰寒,視野搖晃了一下,不由得心頭也涼了一半

嗯~你睇黎好似作感冒喎!附近有冇華潤堂呀?快d去買d感冒沖劑飲下喇!

嘻嘻!一二三都係我
中3T好發架喎!

xiao zhu said...

小寶:

我都唔明,第啲第一就話啫,留言攞第一有乜咁開心唧? 都冇得分,你估真係中3T咩。

係呀,我要抱抱呀,但係我要心口有毛固喎。

我命硬呀,感冒都係小兒科啫,唔駛咁大陣仗喇。

新鮮人 said...

你心口有毛!???!!!! @_________@

美人生鬚就聽過,
美人心口生毛真係第一次喳!!!

Siukwan said...

雖然我不是去打仗充軍,我也會因為工作和功課感覺「疲憊不堪」也會「感到無助而落淚」﹝對!就是一個喊包~﹞

天氣又冷了,小豬別要著涼喔~!

(Thanks for your visit!)

Hana said...

心口有玫瑰花得唔得?

(我好想你)

shek said...

女人真係唔易做!

思..寧 said...

唔注意身體
又點打仗
知你既職份重要
但係點都要搵人分擔下你既工作
培訓接班人都係一個成功領袖既特質
所以唔好搏得咁盡
唔值得搵自己既健康黎「較飛」

我心口無毛但膊頭夠橫
將就d頂住先得唔得

the inner space said...

心口一抉毛,殺人唔使刀!

抱抱完後,可以幫手殺敵。

C.M. said...

珠:

有時都要慨嘆幾句,say no其實真係唔容易,後退又係好鬼難,瞓覺簡直就係奢侈。。。

呢d慨嘆,留番第日。

今日想講,你把心劍,披荊斬棘之後,記得俾把劍休息。

xiao zhu said...

新鮮:

蝦,你睇咩架!我話抱我果個心口要有毛呀?

xiao zhu said...

Siukwan:

細個嘅時候媽媽同阿哥都叫我做喊包架。

xiao zhu said...

Hana:

你就一定得!

我日日都有去睇你幾次架,你感唔感覺到吖?

xiao zhu said...

Shek:

其實不分男女,做人真的不易。但最終還是要看自己本身是個怎樣的人,如何看生命、選擇如何去活。

我,自知太執著,所以一定會活得苦。

xiao zhu said...

思..寧:

有幸,工作上我也已經慢慢培養了幾個好幫手,都能分擔到日常很多事務的了。只是我所遭遇的困難已超出一般人能夠處理的,比較複雜,所以要親自上陣。

放心吧,我說過我是一個怕死的人,(雖然以我所經歷過的,即使現在死,其實也已經無憾了。)怕死就是一種生存的動力啊!

>>我心口無毛但膊頭夠橫
>>將就d頂住先得唔得

你這兩句話很感動我!真的。

xiao zhu said...

Space:

係呀,心口有毛嘅人係會幫到我架,可惜佢唔知道。

xiao zhu said...

C.M.:

你知嗎,我還未到有自虐狂的境況,我也很想休息,只是敵人不讓我有半分喘息的機會。

你明嗎、你明嗎!

思..寧 said...

你的敵人太強橫了
我是你一定一早中箭身亡
所以我唯有用我既精神做你既檔箭牌
雖然係弱左d
但係同你盡殺!

加油努力
打完仗記住去療傷!

Siukwan said...

噫~這麼巧!我也是得一個哥哥,可是小軍阿哥小時說我像隻老鼠吱吱喳喳!(〒▽〒)

readandeat said...

等我睇吓我心口有沒有毛先?

the inner space said...

可以畫啲毛上心口,
寫幾個『毛』字上心口,
都算合格嘅!
至于
《心口有毛嘅人係會幫到我架,可惜佢唔知道。
點可以令個位『心口有毛嘅人』知道,各位小朱姐的網友,要幫佢冧冧嘞!

xiao zhu said...

思..寧:

對,我的敵人真的很強橫,而且像是冤魂不息!我都想好好療傷,可是也不知道這場仗會打到何年何月!

衷心感謝你的精神支持!

xiao zhu said...

Siukwan:

哈哈,乜吱吱喳喳唔係應該似雀仔咩?

xiao zhu said...

R & E:

吓!乜你自己心口有冇毛都唔知嘅咩? 仲要睇!

xiao zhu said...

Space:

多謝你呀!不過都唔駛勞駕大家喇,自己的事都係要自己做架嘞。

新鮮人 said...

究竟心口有毛嗰個有乜咁把炮呢?
能夠令到小豬心猿意馬!!! =p

readandeat said...

你都唔會成日望住自己個心口做人啦。最多咪拍心口。梗係要望吓啦。哈﹗

梁巔巔 said...

佢說再見嗰下, 加 o埋個鏡頭情境, 真係有先兆.

xiao zhu said...

新鮮:

嗯。

xiao zhu said...

R & E:

哈哈,我都成日拍固喎!

xiao zhu said...

巔巔:

唔係咩先兆,根本佢成晚所講嘅都擺明係"最後",真係好心噏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