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08, 2009

刺痛

怎麼可以是這麼痛!

還以為平靜地慢慢收拾過來、慢慢收拾過來。

幾句肥皂劇的對白、那幾個表情、那幾個畫面,從電視機的螢幕活像尖錐般直刺過來,心很痛!心臟很痛!腰也彎了,雙手用力地壓護著左邊胸口,張開口用力地呼氣和吸氣,良久;仍然很痛,痛得想把整個心臟挖出來去搓捏。

良久。手開始乏力,肩膊、腰股、雙腳都收緊得很累了。躺在沙發上,慢慢意識著把肢體逐部份放鬆,才發覺淚水一直在亂流。再重重地呼出一口氣,劇烈的刺痛漸漸減退了。卻突然發覺像有鐵鎚正在敲打著左邊的頭殼,原來頭患早已在忙亂間到來湊熱鬧。

腦海中浮現出某個夜半,那短暫的昏迷,電話筒的另一邊不斷傳來心焦如焚的呼喚……這一刻……

……

早上在床上醒來,視線接觸到透過窗簾邊的晨光,驀地閃出一個念頭。一直都以為除了死亡,就只有老年痴呆才會是寶貴記憶的終站,其實疾苦到了盡頭,也會把記憶奪走,殘留軀殼,不能自主。

所以,寫下來,滿足此刻的天真。

18 comments:

洛言 said...

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不明白嗎?

新鮮人 said...

我們又會估吓係那套肥皂劇了!

小瓶子 said...

珠光宝气?

思..寧 said...

願你找到一對按摩的手為你消除疲勞
令你在需要依靠的時候得到支持

xiao zhu said...

洛言:

非也。我只是借題發揮,用你的留言為自己慨嘆而已。想這個你也一樣明白的。

xiao zhu said...

新鮮:

仲有邊套吖。

xiao zhu said...

小瓶子:

對。

xiao zhu said...

思..寧:

以為找到,卻偏失去。我還是繼續做支持別人的角色。

laulong said...

小豬:

化 . 解

思..寧 said...

做社工都要有人支援啦
所以你都要人支持架
你一定會搵到一個可以支撐你既人!!

JC said...

放開, 放開所有....彼此更自由...

xiao zhu said...

Long:

化有時,解有時,一切皆有時。

謝謝!

xiao zhu said...

思..寧:

嗯,我深深的感受到你的關懷。

xiao zhu said...

JC:

放開和自由的關係並非必然。

shek said...

Maggie

新鮮人 said...

係入便其中一個吧?
正儍豬呀!!

xiao zhu said...

Shek:

xiao zhu said...

新鮮:

係呀,我真係傻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