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1, 2008

鳥還在叫

攤臥在床上,凌亂的被鋪冰冷地圍在她的身旁,猶幸春暖,也不會著涼。

眼睛直盯着天花板,眼簾久久都沒有眨動,身體也一樣動也不動。像極一具已經死去多時、了無體溫的屍體。窗外傳來清脆嘹亮的叫聲,只是凌晨四點鐘的時分。

是甚麼春鳥?她想。

她在想,那雀鳥的身體必不會小,不然,哪有這副亮嗓子。

她想起了,剛才那場搏鬥,那雀都一直在陪、一直在唱。多漫長!

她又想,那雀是為着那強侵者吶喊壯勢嗎?還是為她的無助在哀鳴?

她記起了,搏鬥中,淚水都只管流進了耳朵去。

在思想深淵裡,她又心生疑問,怎麼「接二連三」在她的身上總那麼管用、都經常管用?當想起「人生如戲」,她右邊的嘴角微翹一下;怎會有這樣爛的戲,再爛的編劇都不會寫出這樣爛的情節,巧合多得不真實,哪有人信?

她突然打了個顫,然後像是喚醒了她的甚麼似的;雙手撐起身體的時候,才察覺原來是如此無力,因為剛才都用盡了。勉力伸手拿起電話,按了三下,屏幕上顯示出一個曾撥的電話號碼。她凝視着這串號碼,心熱了,眼眶也熱了,右拇指移到重撥掣上,很想按下去,很想按下去。

她的身體開始不自主地瑟縮起來,微微抽搐着,右手還是緊緊的握着電話,卻不讓力量傳到拇指上。

她身體的每一吋,都在等待。

她想,她想按下去。她想,她更想電話能在這刻響起。

鳥還在叫。

43 comments:

樂遊 said...

手提電話中有不少電話號碼。當中有一、兩個在某段時間內經常出現在通話紀錄。後來,有段時間我很渴望那些號碼會出現在來電顯示屏幕,而它們亦會出現的。後來,我有我想,號碼有號碼消失,自己卻無按那些號碼的力氣。再後來,偶爾看到那個號碼,才發覺自己原來已忘記那個號碼原來是這樣的,號碼背後,那些曾經想聽的聲線也很模糊。
人生都是諸如此類。

火鶴 said...

雀咩丫雀
雞嚟架咋
雞啼都唔瞓
作死咩
我企佢哋側邊
都覺得嘈
佢哋嘈住你瞓嘅話
咪用個電話掟死佢囉
駛乜手軟

C.M. said...

拇指無力,就用食指啦!

新鮮人 said...

少年十五二十時都試過有拿着電話打不出的號碼,
今天已經没有這樣的感覺了,
尤幸你還有這樣的"童真"! :)

seikomatic said...

o下豬豬,

俺半夜起身都聽到原來附近d雀真系3點鐘開始大聲咁叫,可能天光o曹唔過d車聲,只好番通宵班?

你呢個【搏鬥】同【身體每處】,真系會令人產生好多遐想.....

訓唔著就最好起身,抹下廁所就好訓好多。聽日起身第一件事見到個乾淨的廁所,希望會開心d.........保重身體下!

思..寧 said...

無寫一排就是因為正上演一場爛戲?

The Inner Space said...

蟲入鳳中飛去鳥,
七人頭上一把草。
大雨落在橫山上,
明天日光不見了。

樸老 said...

這呱呱呱的鳥兒是杜鵑說不定?

「杜鵑暮春至,哀哀叫其間」,杜鵑出現時間正是暮春三月。 每年三月至八九月間,在香港常可見到,不過牠的鳴聲似「布穀..布穀」所以又叫「布穀鳥」,應該是很容易聽的出來!

可有興趣來這裡聽聽鳥鳴? (還有其他鳥的叫聲) 說不定找到那隻吶喊壯勢,無助哀鳴的傻蛋?!

http://www.mandom5354.com/treasure/026birds/26birds.htm

樸老 said...

這才是

http://www.mandom5354.com/treasure/026birds/26birds.htm

樸老 said...

www.mandom5354.com/treasure
/026birds/26birds.htm

微豆 Haricot said...

鳥兒在室外,雖有風雨,仍是自由自在。

反之,屋內的雲雨之情,卻令她受心靈困苦,受黑雲遮蓋,瑟縮無力,不得自由。

鳥与她的分別,或許前者是可以展趐而飛,而後者卻是為情所困,被一個電話号碼扣住了。

聽啊,鳥還在外歌唱自由。

Morca said...

*_*

小貝 said...

無事嘛~~~

macy said...

小豬,

"她記起了,搏鬥中,淚水都只管流進了耳朵去。"

好細膩, 要經歷過才能知道這細節...

"春鳥" 在屋內的人總會渴望可化身屋外的鳥兒, 或讓鳥兒帶走, 脫離...

Anonymous said...

好嗎?身心俱疲為何?....ivy

樂透翠斯 said...

你怎麼啦?
堅強點..
UNFOCUS 這件事吧.

你的天空是彩虹呀!

Hana said...

天晴氣朗,還好嗎?
多少寫幾個字吧!

易亦 said...

今日唔天朗氣清喎
咁...寫唔寫好呢?

xiao zhu said...

樂遊兄:

如果曾經在我的心窩真正勾留過的,無論去日多遠,那些聲音、那些面容,都不會模糊的。無需使勁兒記住,也不是放不下來,只是這個是我。

xiao zhu said...

火鶴:

我冇手軟,我心軟啫!

雞也好、雀也好,我都會找到值得欣賞的地方。你呢段留言,我睇得開心架,多謝你。

xiao zhu said...

C.M.:

用乜指都冇用。不過我知你知我都係話唔聽架喇。

xiao zhu said...

新鮮:

還留童心嘛。

xiao zhu said...

大師:

"遐想" 係唔係通常都係指一啲好嘢多呢?

抹廁所令我聯想到鄭秀文同劉德華,不過呢啲方法唔啱我,有冇第二啲提議呀?

xiao zhu said...

思..寧:

或者可以話係爛戲連場,咁樣會更加貼切。

xiao zhu said...

Space:

我知道謎底,但係我唔明有咩關係。

xiao zhu said...

樸老:

聽過晒喇,全部都唔係喎。啲聲音幾響、清脆架。

xiao zhu said...

微豆:

屋內是刮著狂風暴雨;屋外的鳥叫,是吶喊、是哀鳴、還是在呼喚!身被綑綁,心仍然不斷使力在飛。

沒有按出電話,因為心自明白,那其實是不會被接駁到一個援手的。

xiao zhu said...

Morca:

謝謝你!

xiao zhu said...

小貝:

甚麼事始終都會沒事的。謝謝!

xiao zhu said...

Macy:

還是那句,總覺得跟你很接近。^^

xiao zhu said...

Ivy:

謝謝你的關心。在同一時間內迎著不同的生命難題,總需費上心力的。

xiao zhu said...

Tracy:

多年前,曾在接近北極地帶,見到完整巨大的彩虹橋橫在眼前,現在仍然清晰可見。

~~hug~~

xiao zhu said...

Hana:

自我調節修復機制一直都在運行中,放心!

xiao zhu said...

易亦:

陽光、風雨
總在我心中心
誰個知曉

the inner space said...

我知道謎底,但係我唔明有咩關係。

風、花、雪、月,都是不長久的!不持久的!短暫的!

風會不停轉向,東南西北,有時大,有時細,強風,和風,微風,颱風,颶風,龍卷風!

花兒命不長久,命短命薄,早凋易謝! 有黛玉葬花之說,甚為凄美。

雪花很美,下雪時很浪漫,但太陽一出雪就融化了!

月有月圓月缺,不用多說了,古代詩人墨客,以月的圓缺來比喻人生的離合,不可勝數。

哈哈哈 小朱姐你成十日後問返我,搜索枯腸,要想一想二想三想,十幾次想,要睇返轉頭至答到你。當時睇完你寫的,就是覺得『風花雪月』咪寫低囉! 其他的忘記了!

xiao zhu said...

Space:

用心良苦!

易亦 said...

楊柳青青江水平,
聞郎江上唱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
道是無晴卻有晴。

思..寧 said...

終於等到你reply啦
你d爛戲落幕未

Hana said...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只要心中無牽掛
都是人生好時節


>風、花、雪、月,都是不長久的!不持久的!短暫的!

風花雪月周而復始的,雖不長久卻會重來。

the inner space said...

引用:

風花雪月周而復始的,雖不長久卻會重來。

再來的已經不是去年的!失去的!死掉的!

xiao zhu said...

易亦:

無晴有晴
似虛還實
是假卻真

情何以堪!

xiao zhu said...

思..寧:

唔好意思呀,要你等!

我都想快啲可以落幕呀。

xiao zhu said...

Hana & Space:

其實兩位所說的都沒有衝突,視乎所站的位置、距離和時間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