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從小叔的詩…

前幾天突然想起兩首詩,是英年早逝、素未謀面的小叔叔寫的兩首詩。

………

爸的直系幾十年來就只剩他一個,所以小時候已經常常聽他說自己是「死剩種」,哥哥就是單傳的了。認識爸的家族先輩,只從他手抄的族譜得知。從小都經常喜歡從媽的五桶櫃的第一格、有鎖的一格,取出那份毛筆手抄本來讀、來記認、來欣賞。真的從心欣賞,他沒唸過幾年書,卻寫就一手好字,秀麗中顯剛勁,跟他的型格很是匹配,看得很賞心悅目。

那兩首詩都載於手抄本內。爸說小叔很有才華,賦詩、作畫,都滿有天份,祖父還想送他到巴黎去。祖父又曾說,爸爸細心、踏實,就送香港去,去他的母校好了。最後,都沒有發生。

依稀記得第一次爸讓我讀小叔的第一首詩,大概是我四年級的時候。我朗讀了一遍之後,還問爸,為甚麼唸起來總有點不順著口的呢。爸望著我笑笑,伸手摸著我的頭,說:「他寫的時候大概是十二歲,當然不能算是佳作,可是作為第一個嘗試,已經很不錯了,那是句末押韻的問題;妹,你也說得沒錯啊。」

早年作夢粉紅色
西窗小記尚留痕
白髮簪花今已晚
此箋宜贈後來人


《爸曾把第二句修改作「西窗小敘尚留痕」。》

這兩天往返探望爸的途中,腦裡不斷地唸著那兩首詩。剛才,猛然醒覺,是冥冥中的呼喚嗎。所以另外的一首,今天不寫了。

昨天T說,很少聽我提起爸爸。

57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你好叻啊! 四年級就識得咁多深字。

早年作夢粉紅色
西窗小記尚留痕
白髮簪花今已晚
此箋宜贈後來人

又識得朗頌詩詞!

猛然醒覺,是冥冥中的呼喚嗎。所以另外的一首,今天不寫了。

我會等等等,等你會有日登埋另外的一首出來喇!

每天提你一次得未?

樸老 said...

咁我都擔櫈仔一齊等等等.....

你小叔十二歲就曉作詩,相信你亦深得家族遺傳! 怪不得。 文章咁有吸引力啦。

大啤啤 said...

傻豬豬,

呢次我明明地講嘜; 係咪話妳呀叔仔發左個好‘開心’既夢, 然後留低左 d 痕跡, 到大個仔啦, 就送比 d 後輩。 耀武揚威一下。

大啤啤有時都文彩飛揚個噃。

啤啤繼續巡場去

Yun said...

Hope everything is well with your dad. :)

新鮮人 said...

祝福! =)

xiao zhu said...

Space:

咁多深字,邊識得晒,咪就係一路讀,爸爸一路教囉。

等? 我呢啲神經刀黎固喎,唔擔保你等唔等到、等幾耐架。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又等? 咁你坐吓先啦。

遺傳? 嗯,都似喎。

xiao zhu said...

大啤啤:

吓!哦...我都話你啲中文程度唔低架啦。^_

xiao zhu said...

Yun/新鮮:

感謝!

the inner space said...

等緊你會登埋『小叔叔』的另外一首詩!
每天提你一次得未?

shek said...

十二歲能賦詩,神童是也,可惜英年早逝;你幼受庭訓,受長輩薰陶,無怪乎文采可觀!

seikomatic said...

咁多字,俺中學都未識晒。

o我原來系豬妹你DNA里面..........

一枝筆 said...

現今已經很少家庭keep族譜了,要好好保全,它代表妳家族的光輝歲月,亦代表妳的根,慕要薪火相傳。

xiao zhu said...

Space:

哈哈,你知唔知道我最欣賞你嘅乜嘢呀,就係好有毅力,做事鍥而不捨嘅精神呀。

易亦 said...

原來家族遺傳
唔怪的之...

嘩!小豬家族....犀利呀!
借問聲係邊間母校呀?

xiao zhu said...

Shek:

先祖尚算是有點家當,祖父年輕時在港讀洋書,可惜是二世祖一名,很快便把身家敗盡,更英年早逝,遺下妻兒生活苦不堪言,所以爸爸和幾位叔叔、姑姑都沒有受甚麼教育。

爸爸是自學,但並非突出。再加上他是一格寡言的人,只為生活奔波,不意識到怎樣培育子女。所以,完全談不上幼受庭訓。小叔的作品,爸也只是記得兩首。因為我生性懶惰,不好讀書,勉強對詩詞還可以接受,主要因為篇幅簡短,容易背誦而已。

但我也會想,如果小叔在世,應該會和我投契的。

xiao zhu said...

大師:

你咪咁謙啦。不過你哋講起遺傳、DNA 哩,又挑起我條筋,過幾日返媽媽度,摷番本族譜研究吓先。

xiao zhu said...

一枝筆:

我也想可以薪火相傳,因為我覺得爸爸當日一字一句抄下,也是想留點痕跡給他的後人。雖然我平日看事都多從宇宙觀,但如能為爸爸做點延續功夫,也很有意義。

xiao zhu said...

易亦:

邊間? 弊,噏到嘴唇邊唔記得添。等我過幾日返去睇番再話你知吖。

易亦 said...

呵呵!
既然已經save左落DNA
又怕咩冇幼受庭訓呢?
可能咁你先至會主動學習
如果好似現代咁填鴨
你可能仲反叛唔肯學添

思..寧 said...

族譜呢家野真係好難keep架啦
邊有咁多野寫呀而家
個個都係得個一個兩個

對於你親人的事所知什少...
你很少在你的文中提及
家人最近沒有事吧...

ivy said...

文采洋溢頗富天賦你,寫的文我若看得懂的會品味一番~*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我是個無乜內涵的小男人, 談論~有冇毅力,同有幾耐,連我自己都唔知!

但係做啲『門面功夫』倒也可以。

seikomatic said...

豬豬,

話時話:俺家族(好似好勁咁)系跟一首詩排輩份,同輩個名第二個字都系一樣既。可惜比俺個伯父broke 左條 link..

wingwing said...

得你爸爸一個咪好悶啦 !
我以前成日想是個獨生兒就好了, 大了就不會這樣想,多一個兄弟姊妹多好呀 !

xiao zhu said...

易亦:

咁又係呀,我受軟唔受硬,自己有分數,唔鍾意俾人監我做嘢架。

xiao zhu said...

思..寧:

爸爸病了。會是一個關口。

xiao zhu said...

Ivy:

謝謝你!^^

xiao zhu said...

Space:

大家咁熟,(你唔認我就好瘀架喇!)你唔駛成日都咁謙啦。

xiao zhu said...

大師:

以我所知,好多都係用首詩黎排架。幾得意架真係。

你個伯父broke 左,咁你果房照續落去喇。

xiao zhu said...

wingwing:

佢唔單止悶,係好苦添呀。有兄弟姊妹點都好過一個嘅。

你好番晒未呀?

shek said...

世伯身體健康如何?祝他早日康復!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咁權威,有邊個敢『瘀』佢呢?
呢度啲朋友剁到佢變成『肉餅』都得喇。
仲有巡場 bouncer 睇到實,冇又怕噃。


另外
我家族都有一首十六個字的『打油詩』,
用來排輩份若同姓的叔伯兄弟一睇就知,
但到了父親輩因為阿爺早逝沒有給他們,
在成年時改個所謂『大名』而沒有跟進,
到我又不娶無兒子相信會絕種會失傳了。

思..寧 said...

為你的父親禱告
希望他早日康復

xiao zhu said...

Shek:

尚待觀察,感謝你的祝福。

xiao zhu said...

Space:

你咪講到咁誇張啦。呢度啲朋友點會咁暴力、血腥呀!

你爸爸有冇親兄弟架? 如果有嘅,佢地有冇仔呀?如果有嘅,佢地結婚未吖? 如果結左,咁又有仔未吖? 如果有嘅,咁咪唔會絕種囉。

xiao zhu said...

思..寧:

謝謝你代禱!

The Inner Space said...

是啊!我不改變主意,就真係會架!

Mono said...

果是書香世家呢!

xiao zhu said...

Space:

哦,你冇叔伯架?

不過我其實覺得絕種真係冇乜所謂喎。

xiao zhu said...

Mono:

我要再去看清楚,究竟是否書香世家。

the inner space said...

同意啊!劣質 『去氧核糖核酸』或『脫氧核糖核酸』
係冇需要一定遺傳落去。

Morca said...

希望你父親大人快快康復!

xiao zhu said...

Space:

真係冇你符。

xiao zhu said...

Morca:

有心,謝謝!!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我都『冇我符』!

ivy said...

不懂廣東話有時無法體會內文之意,尚請見諒!
為伯父祈福,祝早日康復~*

xiao zhu said...

Space:

你講真?

xiao zhu said...

Ivy:

別客氣,衷心的感謝你!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有謂 鬼劃『符』,講真,當然講真喇,
邊有兩度『符』同一樣的呢?
你度『符』我無,我度『符』亦不相同!
大家都無符!

海火火女 said...

朱朱:

到此一遊, 好久不見~!

新鮮人 said...

你點呀?
好幾天無見到你了!
好嗎?

xiao zhu said...

火女 / 新鮮:

謝謝你們。近日身心皆疲。

新鮮人 said...

人生苦短,
要偷得浮生半日閑喎! =)
好好保重!

大啤啤 said...

傻豬豬,

哩排啤啤巡場時,『符』就無見到, 不過見到對門神。 發覺好型, 啤啤決定抄阿門神, 整返對黎玩下。
仲有我發覺門神識講啤啤話, 啤啤懷疑門神同啤啤係同鄉。
門神係 Phœbus, 啤啤係 Quasimodo, 係唔同型嘅 :) 不過大家都好鍾意 Belle/"啤" !

啤啤繼續巡場去

xiao zhu said...

新鮮:

知道。^_^

xiao zhu said...

大啤啤:

對門神好 cute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