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03, 2008

如此的一個故事

一個寒風凜冽的晚上,時近十時半,在蓮塘的小區裡,只有數個行人散落在不同的街角巷轉處,一間間的小鋪都下了閘,中間卻有一間賣雜貨的,從閘門駁接間還透著燈光。

一輛黑色的、頗為殘舊的別克小車,駛在小路上。當到達了一個巷口的時候,車子突然剎停了下來,右邊後座的車門隨即被打開,卻不見甚麼動靜。

差不多過了一分鐘,突然有些東西從車廂裡滾掉下來,發出重重撲落地面的聲音。然後有一隻手從車廂內伸出來,把門拉上,車子就絕塵去了。

整條小路上的街燈非常疏落,也非常昏暗,從遠處看根本不能一下子就看清地上的那是甚麼。那「東西」卻慢慢會伸展、移動著;是一個人!

緩慢的從地面撐起來,在這冷得徹骨的氣候下,那個人竟然沒有臃腫的外包,因為,竟然…竟然…那是個完全赤裸的軀體!一定沒錯,只有赤裸的軀體才能在這昏暗街頭隱隱發著光。從支架、形態來看,那是個女的。

她站了起來,身子卻像挺不直過來,光站在那巷口,像是沒有怎麼動。這個畫面……!

街角處有一個男人轉了出來。不消一會兒,那男人明顯地被那前面的一團光鎖住了注意了,只見他本能地提速向著那團光走去。

「妳怎麼了!!」

那男人本能地除下身上的大衣,盡量把那團光包裹著,也本能地從女子的左邊環抱著她。隔著大衣,男人感到非常驚訝,怎麼她的身體一點顫動都沒有,這能冷死人的氣溫,她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也沒有等甚麼回應,就是邊護著、邊扶著的,又本能地把她擁到那還透光的小鋪。他伸出手拍打了閘門幾下,就有人打開了閘,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探身出來。

「可讓我們進去嗎?她有病!快!」

也不等甚麼反應,他已經帶著她走進去鋪裡面。把她安置坐在椅子上。

「請倒一杯開水來吧。」那鋪的男人也應著走去倒水。

這一刻,那女的還是一動不動的,頭一直都是低下來,及肩的頭髮凌亂地遮蓋著她的整個臉龐。

這一刻,在燈光下,也才看清那男人的模樣。略瘦的面,架著一副黑色膠架的眼鏡,眼卻透著神,像個斯文的讀書人,三十來歲吧。

那鋪的男人拿著杯水走倒他們面前,下意識地交給那,就叫他讀書人吧。這方才注意那女子包蓋在大衣的裡面,隱約是沒有別的衣服,登時眼睛也呆瞪著。

讀書人先把水餵到女子嘴邊,讓她喝了兩口,就趕忙把杯子放在地上,再幫她把大衣穿好,扣上鈕扣。

「究竟甚麼事兒?她甚麼病?」那鋪的男人還盯著女子,問讀書人。

「妳怎麼了?好一點沒有?發生甚麼事兒?怎麼妳剛才在街上……」讀書人忽地也有點尷尬,不知道怎麼問?

女子還是不動、不語,頭還是低著,頭髮還是把臉都遮蓋著。

讀書人蹲下在她的身旁,嘗試朝著她的臉、挨近一點再問:「是不是有甚麼人做的?……妳說吧。還是要報公安去嗎?」

這一下才看到女子微微的搖了一下頭。

「是有甚麼人做的嗎?妳為甚麼不說話呢?甚麼狗心的人呀?!這麼對待一個女的,是人嗎!」讀書人有點激動,卻又不忘那份憐惜,從口袋裡取出一把梳子,伸手想為她梳理一下,怎知她突然提高雙手使勁的推開讀書人,把身子轉往後面,背向著兩個男人。

「那現在怎麼辦了?」那鋪的男人摸著自己的頭。「怎麼她總不抬起頭來,又不說話,怎麼做了?」

讀書人因為女子的突然行徑而錯愕了一會兒,然後回了點神,「我想我明白的。」

鋪裡的空氣沒有外面一般冷,只是這刻都全部靜止下來。

。。。。。。。。。。

如此的一個故事;如何說下去呢。

54 comments:

火鶴 said...

說不下去, 就不要說吧.

新鮮人 said...

那個女忽然的站直了身子,
原本鋪在身上的大衣頓然掉到地上,
光脫脫的背身立刻展露於兩個男子面前,
正當讀書人和鋪老闆目定口呆,
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
那美麗的胴體漸漸發出淡淡的紅光,
光線愈來愈亮愈來愈強,
發光的身軀亦慢慢轉過來,
當那女子正身完全面對着呆若木雞的他們時,
讀書人這時才發覺她面上有一雙大如拳頭和發出藍光的眼睛,
那時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她初時總不願抬起頭來,
因為她根本不是地-球-人!

哈哈哈~~~~ 好驚呀!~~~~~ :p

萍水過客 said...

小豬呀,

這在去年廣西真是發生過, 還有是在日光日白發生 !! 當時好像有位好心的女子, 用自己外套把受害人包住 !! 在很多討論論壇都有圖文連載....

>>..如何說下去呢 ?
死火啦, 有好多可能個噃..
1) 同男朋友啑氣, 她後悔無跟足男朋友指示, 翻去道歉, 再來.....
2) 深仇大恨, 未收錢就蹬左出來, 回去收銀及湯藥費....
3) 受害人身家清白, i] 去報警 或 ii] 自己想辦法尋回那些人, 殺他們全家....
4) 受害人後台勁鞦, 去找後台幫助, 殺殺殺....
5) 遺憾未享受夠, 想再來一個或即場引誘讀書人及鋪頭大叔....
6) 受害人薄皮, 心有不甘, 跑去陷頭埋牆或跳海....
7) 回家睡覺, 原來浪女一名, 當發左場夢....
8) 再唔得, 就好似呀新鮮兄話齋, et phone home 囉....
9) 未稔到住.....

過客一定無讀過書, 妳看看那"讀書人"只是錯愕了一會, 就明白左啦 !! 睇黎過客要讀多d書, 咁就會明事理, 唔洗再估估下啦...嘻嘻 !!

過客

樸老 said...

嗯!開場的確讓人想起女版 Terminator。

等我睇下今晚發夢能不能夢到故事的後續.....

seikomatic said...

女既突然向店里面唯一既光管一吹,光管就沒啦,此時女既頭就180度從後轉到前面來.......




—鬼吹燈深圳版V2.33!

the inner Space said...

continue...

已經是第三次喇! 第三次之後,還有沒有第四次,第五次呢?

那架著一副黑色膠架的眼鏡,眼卻透著神,三十來歲吧,貌似斯文的讀書人,扮作一無所知,不停的追問女的,但他心中卻慶幸,今次又『得咗』!

那女的眼中已經無淚,她望著貌似斯文的讀書人,他的面容,他的眼睛,他的嘴臉,在心中再問她自己,為甚麼?為甚麼每次? 為甚麼每次這男的,跪在她面前,向她懺悔,向她哀求,向她認錯,她就原諒他,把他扶起來,答應幫他.....
是前生鑄定,她今生要還給他的嗎?

這是情嗎?這是緣嗎?這是債嗎?

aulina said...

就是等你說下去囉。

被動的aulie留

laulong said...

I feel so sad and sorry for the story.

思..寧 said...

你唔好嚇人啦...
唔好話俾我地知呢d事係你身上發生呀...
呢幾日唔見左人就係因為咁...

越睇越驚呀...

易亦 said...

噢!~

紫丁香 said...

祝新年 健康快樂、萬事如意!

最最想看到的是你 笑口常開!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小豬:

對不起,來遲了.

故事,留待除夕夜再說

the inner space said...

暫且放下,如何說下去吧,遲一點就會明朗化!

Take a brief break everything will become clearer!

順祝 新年進步 鼠年大發!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如此的一個故事經已公演.

Hyacinthus said...

我來拜年的 XD

祝豬仔係老鼠年依然堅強勇敢,一切從心隨意 =)

C.M. said...

小珠:

嗯,雖然除左新年快樂,身體健康之外,仲想同你講其他野,不過... 等你得閑先喇!

(蓮塘、小區、別克、公安... 嗯嗯嗯)

laulong said...

小豬:

請放下,便能自在。

新年了,送上由衷的祝福!

易亦 said...

新年快樂呀!

我唔係講下架咋

你今年開始一定要開開心心呀!

知冇?

^_^

樸老 said...

我都係專誠著到利是封咁嚟拜年!

甚麽

爆竹一聲除舊歲

新年新希望,都係嗰句

seikomatic said...

豬豬呀,

願你喜樂隨想!

Morca said...

鼠年快樂!

xiao zhu said...

火鶴:

嗯。

xiao zhu said...

新鮮:

呢個結尾都唔錯吖,真架。

xiao zhu said...

過客:

要你打咁多中文字,真係難為你嘞。其實呢輪睇你寫番多啲嘢,發覺你啲中文真係唔差固喎。^^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夢見前傳? 快啲講俾我聽係點架?

xiao zhu said...

大師:

睇落,真係可以寫番個兒科幻、奇情、靈異版本喎。

xiao zhu said...

Space:

我真係覺得有少少意外架,你寫啲咁嘅題材,真係少有喎。多謝你呀。

xiao zhu said...

Aulie:

等我說下去? 好有難度呀!

xiao zhu said...

Long,

Why? You may get it, or you may not.

xiao zhu said...

思..寧:

唔駛驚,你而家明啦。好多謝你呀!

xiao zhu said...

易亦:

對唔住呀,嚇親你。

xiao zhu said...

紫丁香:

我都再祝你一家身體健康!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為甚麼要說對不起?!

想不到我可以給你那麼多題材。這個除夕上演的歌劇,我很喜歡。可惜,始終都只是一場戲。

xiao zhu said...

Space:

其實,由始至終,都不由我。

Break,臨放假先至又爆一鑊,呢個假期都要做嘢。所有問題都四方八面咁衝住我黎,話放就放咩,講就容易。

唔好意思,揾左你黎發洩添。

再祝你心想事成!

xiao zhu said...

風子:

從心隨意!Same to you.

xiao zhu said...

C.M.:

等我得閒? 咁咪即係唔駛講? 你又呃我喇,拖拖吓你又冇件事架喇,成日都係咁。

xiao zhu said...

Long:

感謝你的祝福。

只是很多事情,並非可以把想當然變成理所當然的。那個讀書人之所以能夠明白,是因為他懂得用心去放下自己,才設自身去處於女子所站之地,不設前提才能感受。

xiao zhu said...

易亦:

由衷感謝!我信你。

xiao zhu said...

樸老:

講個秘密你知吖,我真係有燒炮仗呀。=P

我知你想講乜,收到!^_^

xiao zhu said...

大師:

多謝眷顧!

xiao zhu said...

Morca:

祝你心想事成!^^

樸老 said...

要,要,應該響一響嘅!

那個其實不是夢,不是那趁夜半疏於防備溜出來的潛意識,只是我睡前的輸入,在腦袋碰撞整理了個意像來,所以那個輸出, 我記得很清楚。

但我不會說故事,多麼曲折的情節交到我手上都只淪落得兩句 : 前因、後果。

見係你,試下講啦!

一個女的無辜被捲入三個男的大陰謀裏,知得太多,被下了慢性毒,女的盡情盡義,一心幫助他們進行計劃,但身體日漸虛弱,终於醒覺被下毒且中毒已深。 在事成之日,四人軀車離開,三男在車上露出猙獰面目,欲把女的即時滅口。女的百般寃屈,委頓哭訴,告之早知被下毒仍替他們工作,懇求他們讓她自生自滅。(此時我哭醒了,後段是我清醒後是但作嘅) 男的想她也身中劇毒,命在旦夕,不會礙事,怕她跟蹤報服,命她脫去衣服,然後把她推下汽車,絕塵而去。

不善鋪陳,草草收場,大概係咁啦!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咪咁謙啦。個前傳都好得喎。不過我想問,點解你會喊醒嘅? 喺夢裡面你係果個女仔咩?

樸老 said...

唔係嘞!

同情心人皆有之嘛,我又濫咗啲嘅!

我估我可能係渣緊車嗰個唔相干嘅人,再唔係就係睇緊電視嗰個,是但啦,不過一定唔係冇衫著嗰個!

樸老 said...

你好鐘意出題目喎,次次入嚟我都會帶住堆 ??? 走。

xiao zhu said...

樸老:

哈哈,係呀,你唔係第一個人話我多問題問架喇。我係咁架嘛!既然係咁,又見係新年,今次俾你抖一陣嘞,唔問咁多嘢住喇。^_*

都係唔得,忍唔住。喂你見唔見到你留言個格裡面,喺日期下面有個拉圾桶嘅標誌呀? 人地果個就冇架,係你自己喺度嘅留言至會有架,方便你刪改嘛。見唔見到唧?(有啲肉緊呀!)

新鮮人 said...

你唔講"真架"我都信架,
你講咗我就有點懷疑了! :P

xiao zhu said...

新鮮:

好衰架,你咁話我!我驚你會以為我講客氣說話,所以先至強調吓之嘛,我點會呃你喎!

不過哩,你最尾嘅:
>>哈哈哈~~~~ 好驚呀!~~~~~
就真係好抵死囉! ^0^

樸老 said...

你都唔抵得至話吖,無理由人地得我唔得!


我留言個格咪你見到嗰個 leave your comment 嘅格囉! 試過入 preview 都係冇喎? 係咪要有 account 至得?

xiao zhu said...

樸老:

>>係咪要有 account 至得?

哎呀,咁我都唔知喎。乜今次你用左鮮奶個account 留言呀,click 到去你度喎。

呀,咪住,我諗我知喇。我講嘅拉圾桶係出現喺你已經post 左嘅留言果度呀,唔係講緊Leave your comment 果度呀。見唔見到呀?!

樸老 said...

我真係想話見到,但又真係見唔到呀!

妹豬,算罷嘞,總會有水落石出嘅一日。

唔洗陪我颠啦!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琴晚好似同我鬥夜瞓咁喎。癲? 你識得我日子短呀,我真係癲架!

我再睇番其他 blog 哩,我發覺唔係你嘅問題,因為我試過有啲係人地度嘅留言都係冇個拉圾桶嘅。唉,今勻真係唔知點解嘞。-___-

樸老 said...

我頭痛呀,訓響度扯住,咪打攪下囉!

嘜咁! 至憎差別待遇嘞!

xiao zhu said...

樸老:

算罷喇,你頭痛,唔好勞氣喇,抖吓啦。

今日有番啲陽光,不過都仲係咁凍,冚好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