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6, 2007

尋一縷清香繞道
凝望遠,輕提草箋
蕩一葉輕舟泛湖
懶舒懷,笑臥荷蓬

從來水月無限顧
誰道尺軀可迎風
輕履涉水心自涼
無限意,意難容

夕照亭下匆匆
連雨霎霎
還一剎衝動
怎問君
何從



深情推介:

81 comments:

aulina said...

汗,係你先寫得出。

lilac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odd said...

小豬,有煩事想不通嗎?

The Inner Space said...

啊!!! 

應該是唱出來的! 邊個詞牌?

Anonymous said...

懶洋洋!


王老五

xiao zhu said...

Aulie:

哈哈,你呢句用唔同語氣講都好有意思喎!

xiao zhu said...

Lilac:

在公司偶然有感,隨心寫來。謝謝你的祝福。

南區肥龍 said...

好呀!....(只係識講呢句咋!)

@_@

xiao zhu said...

Todd:

言難盡,語無從!

xiao zhu said...

Space:

我讀書少,也不愛讀書,那懂甚麼詞牌不詞牌;只是一個不按規章牌理的人,隨心隨意胡寫而已。

Todd said...

舍監查房...

做乜咁夜都唔瞓!

好番哂未呀?

p.s. 一言難盡就唔好講住,抖吓先。 =)

xiao zhu said...

王老五:

我是大懶豬嘛。高興再見到你。

xiao zhu said...

肥龍:

好?你好似眼花花咁喎!

xiao zhu said...

Todd:

死嘞,斷正!!=P

瞓嘞瞓喇!(其實我今晚食完飯喺梳化都瞌左一陣架。)知喇知喇,早抖!^_

(咁你你咁夜?)

南區肥龍 said...

係架, 飲飽食醉後, 睇埋你呢篇, 只可謂句: 「好!」

xiao zhu said...

肥龍:

你今晚好高興喎,呢篇啱mood 咩? 多謝你又日行一善。

南區肥龍 said...

你當我路過啦. 有時你寫既雖然難明或未必完全意會, 但我都嘗試去睇啦. 而我就真係寫唔到, 睇, 對我黎講都係一種經驗呀.

Gideon said...

訓左喇?遲左黎添.. oh no...

南區肥龍 said...

而且日日都上黎睇. ^^

南區肥龍 said...

燒豬, 早晨呀! 早近見你多以單字為題, 係咪有咩意思呢?

xiao zhu said...

肥龍:

早晨呀!你琴晚飲到眼花花,亂叫好,你記唔記得自己做過乜架? 哈哈!

今朝又睇? 真係多謝你呀!

其實命題都係一樣隨心架咋。(嘩,發覺呢輪成日講呢幾個字,自己都開始覺得有啲"沉"氣呀。)你見我有啲題目都會水蛇春咁長,最終都係覺得啱 feel 至得。有時寫呢啲所謂詩詞,整體嘅手法同感情表達都係傾向含蓄嘅,喺簡短嘅字句裡面往往蘊含住好多意思,所以無論係感覺上或者風格上嘅配合,單字為題都會更加恰當,可以繼續畀讀者有更多思考同想像嘅空間。

就係咁嘞。^O^

xiao zhu said...

Gideon:

遲左啲唔緊要喎,最緊要你有黎,仲要多啲黎咁就得架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凝"


出一身臭汗掩鼻
尋路往﹐手攜沐巾
灑幾遍冰涼清泉
暑熱消﹐舒展池畔


真係大殺風景
我這些粗人卻醒起~~~~

xiao zhu said...

Space:

你的驚喜總是源源不斷,我喜歡啊!

風信子/Hyacinthus said...

xiaozhu是好喜歡李清照?
看來你受浸古詩文意甚濃!
一舉手一縷思均是文學字,
文麗雅意言詞間心寄相思!

南區肥龍 said...

今朝又睇? 係呀, 我耐唔耐都會路過, 睇吓有無新發現. 而你又話(喺簡短嘅字句裡面往往蘊含住好多意思), 我中文有限公司, 唔好話寫啦, 睇都要睇幾次先至意會到呀!

而我就只會欣賞, 只懂叫好, 咁架咋! 希望你明白我既意思,我又點會日行一善咁"行"呢? ^^

xiao zhu said...

風子:

見笑了。正如我在上面回應 Space,我的確是少讀書的人,因為我的確懶。李清照的詞來來去去也只懂"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而已。今日所能夠寫出來的,也只是從以前的填鴨式培育下所殘留的知識吧了。

xiao zhu said...

肥龍:

講笑咋,我梗係知道你唔係路過喇,邊順路唧!有冇心我知嘅,淨係果杯港式奶茶已經夠喇!~__~

梁巔巔 said...

嘩!..... 咩料呀?! :O

強呀, 頂!

xiao zhu said...

巔巔:

咩呀,你咪成日都咁誇啦!

梁巔巔 said...

咁係勁吖嘛!

xiao zhu said...

巔巔:

係人你都話強、係人你都話勁架啦!哼!

梁巔巔 said...

妖!

xiao zhu said...

巔巔:

你呢啲係口頭禪,定係真情流露呀? 咩都唔緊要,最重要係我冇講錯喎。 :P

風信子/Hyacinthus said...

xiaozhu, 風子並不是無矢放的. 看你寫的詩詞有序有列,寫景融意又偏愛納自然景觀, 字裡行間雖不見得有詩仙聖影子,卻有宋詞才女李清照功架, 寫情寄相思附托心意這玩意, xiaozhu很有年歷 :)

李清照詞不祗是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她還有其他的好作品,風子舉例數之大家考究考究 ...

如夢令
常記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
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
驚起一灘鷗鷺。

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微豆 said...

有感回应,失禮了...

【靈】

覓千里浮雲白雪
半回顧, 塵在風吹
投一石輕波蕩漾
看倒影, 笑曰往年

天涯海角有時盡
一朝風雨限難逃
獨走江湖心自清
無恨意, 莫憂愁

月影楼閣空空
白雪飄飄
南柯一夢醒
怎問卿
何年?

Anonymous said...

擺埋一齊﹐讀時一氣呵成!

尋一縷清香繞道
凝望遠,輕提草箋
蕩一葉輕舟泛湖
懶舒懷,笑臥荷蓬

從來水月無限顧
誰道尺軀可迎風
輕履涉水心自涼
無限意,意難容

夕照亭下匆匆
連雨霎霎
還一剎衝動
怎問君
何從

覓千里浮雲白雪
半回顧, 塵在風吹
投一石輕波蕩漾
看倒影, 笑曰往年

天涯海角有時盡
一朝風雨限難逃
獨走江湖心自清
無恨意, 莫憂愁

月影楼閣空空
白雪飄飄
南柯一夢醒
怎問卿
何年?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xiao zhu said...

風子:

謝謝你介紹李清照的如夢令。我也知道她是著名的女詞人,只是我真的沒有特別讀她的作品,唯一懂的也是因為那是她的代表作,很多人都會唸幾句,我便是其中一個了。

"有宋詞才女李清照功架, 寫情寄相思附托心意這玩意, xiaozhu很有年歷"

"噤"、"倦"和"熒" 確實是xiao zhu 初試啼聲,只是隨心有感,恰如塗鴉。

因天生性格懶散,真的絕少讀書(只是很多人都不相信!),要說基礎,就只有以前在學校唸過的那幾首唐詩、幾篇應付會考用的文言文而已。哈哈,就當我冰雪聰明,無師自通吧!說笑而已,別怪我輕佻啊。

無論如何,得到你的讚賞,很鼓舞、高興啊!

xiao zhu said...

微豆:

能夠再一次得到你從地球的另一邊,送上真摯的和應,小豬銘感!

別說失禮了,反令我汗顏呢。

很喜歡、很喜歡!多謝!^_^

xiao zhu said...

匿名朋友:

謝謝你的到訪和心思。可以的話,下次再來時,留個名吧!不過也不重要的,你的拼貼,已經告訴我多了一個知音,也多了一點福分。感激! ^^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xiao zhu said...

匿名朋友:

其實並不重要,只是也尊重你的意思,刪除了。

嗯,你好像是...

said...

厉害厉害!!!!喜欢哦

The Inner Space said...

真勁楸!!!

此詞祇應天上有﹑
還是兩位謫仙人!


真要多謝那位匿名朋友﹐
可惜 Blogger 不能並排!
否則更佳。

xiao zhu said...

杉:

高興你喜歡啊!謝謝!^^

xiao zhu said...

Space:

要並排的效果,請移玉步到微豆那處,他很細心,已經做了。

http://lotusandcedar.blogspot.com/2007/07/chinese-poems.html

The Inner Spac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he Inner Space said...

唔該晒!


睇完後﹐更覺精彩!
掩卷後﹐再三喝彩!

shek said...

挑一盞暗燈昏黃
月冷光,滿地凝霜
喝一口清茶芳香
展夜牘,半倚高牀

從來寄夢無人訴
卻望雁回錦書來
唯願故鄉親仍在
遊子心,舟難載

竹影窗前哀哀
淒風蕭蕭
愁懷難吹開
怎問天
何哉

xiao zhu said...

Shek:

在 Lilac 處經常拜讀你的文字,今日多謝你光臨,更留墨寶,太好、太好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罷埋一齊讀更正!




尋一縷清香繞道/ 挑一盞暗燈昏黃
凝望遠,輕提草箋/ 月冷光,滿地凝霜
蕩一葉輕舟泛湖/ 喝一口清茶芳香
懶舒懷,笑臥荷蓬/ 展夜牘,半倚高牀

從來水月無限顧/ 從來寄夢無人訴
誰道尺軀可迎風/ 卻望雁回錦書來
輕履涉水心自涼/ 唯願故鄉親仍在
無限意,意難容/ 遊子心,舟難載

夕照亭下匆匆/ 竹影窗前哀哀
連雨霎霎/ 淒風蕭蕭
還一剎衝動/ 愁懷難吹開
怎問君/ 怎問天
何從/ 何哉


:9

xiao zhu said...

Space:

你真係唔話得嘞!唔該晒你呀!!~_~

The Inner Space said...

其實是方便自己...嘻嘻! 


本想連 微豆的加埋上去﹐
連方法都已想到﹐
但不想太o尋﹐
作罷!

風信子/Hyacinthus said...

xiaozhu,風子本無意打擾,但路過見shek的那一篇文意,即興炒作另一篇相和, 見笑 :)

舒一懷萬語千言
不言語,何寄相思
來一杯清酒甘甜
倚夜色,獨自輕酌

古云盈虧自有時
不是無情還有情
惟望秋風送心知
這份思,何以待

簾垂幕後痴痴
珠淚溋溋
滴盡相思夢
怎問地
何載

xiao zhu said...

Space:

^_^

風信子/Hyacinthus said...

夜了,尋夢去 :)

xiao zhu said...

風子:

謝謝了。

Old Cake said...

小豬 & 風信子,

WOW...You guys are great! :)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我實在忍唔住啦!

【胡亂堆砌篇】

撤一手息壤截流
掩心扉,靜止如水
取一瓢弱水違禁
淺嘗之,無悔今生

縱有金屋藏阿嬌
難料候府遇子夫
徒遇新歡舊便棄
影孤單,單相思

寧願情愛點點
心田滴滴
望一生深情
能使君
動容

【股市投資篇】

抽一手新股搏升
竟不知,百倍超額
問一聲孖展點做
財策師,笑面相迎

雖知借貸要付息
唯望上市狂颯升
人買我買心自雄
問風險,誰管得

開市買盤空空
沽盤連連
剩一聲慘叫
財散人
安樂

xiao zhu said...

Old Cake,

Thanks! ^^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果然是魔術師!【股市投資篇】,妙絕! I love it!!

哈,你最好多啲忍唔住,得閒寫多啲!過癮!^_

The Inner Space said...

風子和魔術師呢家先出招﹐勁勁!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咁...我寫多一篇啦!

【串燒博客篇】

追一本新書渣估
非人哉,人力資源
呷一杯凍啡走甜
喵喵竇,易亦雅閣

提起空姐行李篋
背上工程大鐵鎚
深沙不見思籌路
老餅人,在中環

七十樓上巔巔
下望危危
遇一名惡女
怒火媽
米搞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2nd edition)
咁...我寫多一篇啦!

【串燒博客篇】

追一本新書渣估
非人哉,人力資源
呷一杯凍啡走甜
喵喵竇,易亦雅閣

提起空姐行李篋
背上工程大鐵鎚
深沙那見思籌路
老餅人,在中環

七十樓上巔巔
下望危危
遇一名惡女
怒火媽
米搞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唔好畀佢停呀!^^

C.M. said...

小珠,魔術哥哥,Shek,風信子,匿名,微豆:

小的好想問好耐,唔知你地"識唔識" 答我:究竟你地係何許人?

shek said...

趁潮未退、興未艾,再來湊個興兒!

《懷古》
灑一襟斜陽晚照
輕提步,河山逍遙
展一卷宣紙案橋
揮毫盡,夢仍迢迢

古道城垣聲悄悄
荒草連天路遙遙
秭歸赤壁無人笑
煙波渺,愁難消

西風長亭蕭蕭
冷月綿綿
天地獨悠悠
問江山
何驕

xiao zhu said...

C.M.:

我? 懶人囉。唔懶點會咁慳水慳力寫咁短嘅post吖!

xiao zhu said...

Shek:

叫我如何是好? 你把這麼美好的留在我這裡!有點不知所措了。

謝!

Old Cake said...

You guys are SO talented! Can someone teach me how to write like that, please! *_^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唔得! 又諗到d野:

【阿妹懷春篇】

從一本習作開始
便知你,並不頑皮
打一聲招呼以後
望你能,打開心扉

知你會做牛肉飯
測驗又常不及格
大著膽子誠邀你
到我家,齊溫習

午間吃飯匆匆
看錶頻頻
叮一聲鈴響
門開處
是你

xiao zhu said...

Old Cake,

~_~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真係好鍾意你呀!

shek said...

珠玉在前,我還在此胡亂塗鴉,請多包涵!相比你的意蘊深長,我的只如小孩遊唱,難登大雅!

xiao zhu said...

Shek:

我不是一個妄自菲薄的人,我寫的,文筆其實稚嫩,但情意自必真切。而你的和應,字裡行間,盡顯你的文學根底,那才是我望塵不及的呢。

希望能多來賜教!^^

微豆 said...

"C.M. said... 究竟你地係何許人?"

回答CM的問題: 請看我 blog 的 profile

seikomatic said...

俺借 Dickson:


求一墓穴當新房
斷腸夜,花燭映黃
借一杯附薦鳳臺
半驚惶,帶淚上香

原來舉案諧白髮
奈何江山悲災劫
累你花燭翻血浪
慢咽嘗,淚砒礵

惜花者甘殉葬
倚殿森森
落花蔽月光
奇樹雙
何恨

xiao zhu said...

大師:

Dickson 都要向你 salute 呀。 ^_

風信子/Hyacinthus said...

xiaozhu,風子對你此篇甚是喜愛,故藉詞開了題私自收藏你跟各位的大作,請不要見怪 :)
http://ctitin.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8231.html

xiao zhu said...

風子: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