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4, 2007

郎心如鐵


當女人要求分手之後,男人會說:「啲女人絕起上黎,(原來)真係可以做到好絕架!」

這句說話,不知道從哪時開始,已經慢慢變成一個論調了。

「原來」,嗯。

這句說話,隱約地印證著大自然裡面強者與弱者之間的格鬥廝磨。


* * * * * * * * * *


他二十來歲從鄉下跑到大香港來闖世界,跟妻子約定,如果十年之內她跟小女兒都不能成功申請到港去,他就會再找一個女人,好照顧他、為他傳宗接代。

十年過去了,他積極地在找女人。也給他找到了。他按約定告訴了老婆。

一個普通、踏實、賢慧、傳統、不計較名份的女人。她也找到歸宿了。

有兒有女了,生活並不富裕、卻安穩。可是八年之後,鄉下的老婆攜著成年的女兒出現了。

他有多大的苦衷呢!?他當然讓老婆也在香港建一個家咯;他搬進去了。這倒可以理解的。那個女人就是一百萬個不甘願,這就是她曾經有作過的最壞打算的情況,命嘛!

他有多大的苦衷呢?!當他擁著老婆和大女兒到處去旅遊,那個女人也擁著三個幼小的孩子擠在屋村的小房子裡面,開始挨著沒有丈夫、沒有爸爸的日子。

他有多大的苦衷呢?!!沒人曉得,卻有人看見那個女人的臉上也曾經藍一塊、紫一塊的腫起來。不到一年,他的蹤影已然消失,連理家的費用都斷了。都斷了。

她緊咬著牙、苦苦的撐,好不容易的帶著孩子。男人的兄弟姊妹都認這個香港媳婦兒的,還算人間有情吧。她有哭,但都沒有怨一句。夜闌人靜的時候,也可能會問一句天:「他的家人、甚至全世界都對我好又如何,我只要我的丈夫,也就是他對我這麼狠。」

天可能都要把不幸攤分出去;既然她被丈夫撇棄了,就給她孝順、乖巧的孩子吧。他們都長大了。

然後有一天,他離世了。她讓孩子都去到靈堂,擔當著子女的傳統任務。她的女兒坐在家屬席位上,神情木然,直到最疼她的姑母出現,握著她的手,她的淚水終於都決堤而下。她是哭爸爸的逝去?她是哭媽媽的不幸?她是哭她自己姐弟的被離棄?她是悲傷的哭?她是不甘心的哭?她是諒解的哭?還是她代表著獨自留在家裡的媽媽要流盡多年的淚?


* * * * * * * * * *


最近接連遇上了幾個鐵心男人的故事,都叫人沉重。

跟 J 胡扯發洩,他說:「男人不是好東西。」「男人就是優柔寡斷。」

他是真心的跟我說。可我不會因為是從一個男人口中說出來而感覺有點平反的寬懷或者安慰,反而心頭更多一點悲、一點酸。都忍不住眼淚了。

優柔寡斷也只是基於貪心、本於自私。可是誰個不貪心、誰個不自私?

女人呀,請別死心眼兒的牢記著男人跟你說的話,反正大多數的情況他們說的時候都是真心的。到頭來,充其量還可以問他一句:「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可也不必希冀他的任何答案。


* * * * * * * * * *


女人要絕情的時候,也確實是丁點兒都不會留情份;男人到了同一個光景的時候,又何嘗不是!

以「郎心如鐵」作為命題,絕不是要製造譁眾效應,更不想去散播一面倒的無聊言論,只是這一刻的心思,有感;而已。


* * * * * * * * * *


今天,我不是曾經也閒坐著、仰看那晴空萬里嗎?怎麼心頭的水痕,還沒有蒸發、還在淌滴著?陽光總透不進來。

57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嘩嘩!!!正...........
要仔細讀要看得明要多思量!

悠 said...

早前聽過一首歌,歌詞說淚水有感動時的好眼淚、也有悲傷時的壞眼淚。感覺妳是個易笑易哭的人,但壞眼淚不要流太多,有人會為妳掛心(如果他知道妳難過)

風信子/Hyacinthus said...

哎, 怎麼說..........

站在女性的角度,我想這樣說吧,當一個人連心也死了,再多的殷勤情意也是枉然,請不要怪我今天的絕,其實機會已給了你太多,連你也嫌棄我的煩,有今日的果又可怪誰?

女人除了用心去愛她的男人外,其實時也要好好愛自己,不要袛顧去愛人愛到連自尊也不見了!這才是真正的可憐!

如此篇,這樣自私的男人,不要也罷!

wingwing said...

雖然女人有時會好絕情, 但是有幾多個呢 ?
身邊大部分都是心軟的女人 !

南區肥龍 said...

我有個朋友那個鐵心男人既故事,更叫我沉重, 擔心, 憂心.

只係覺得貪心及自私, 點解仲會冇埋責任心?

Gideon said...

旅游 -> 旅遊
嘻嘻

我覺得女人絕,係因為女人知道時間有限。而男人優柔寡斷,亦係因為覺得未係時間...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

vicky said...

看了後很沉重.

樂遊 said...

男人的確是優柔寡斷的,但似乎不能用於這位「郎君」。在我來看,相反他有著百分百的理性,就如納粹德國政府屠殺猶太人時一般的理性。他給自己和「髮妻」十年時間,十年後將再娶。原因的只是製造後代,而非感情所寄,換過來看就是「十年之約」只是「一國兩制」/政治制度問題的延伸,而非感情的變易。可見郎君清楚明白髮妻是「感情功能」,「港妻」是生育功能。後者很快就完滿達至其工具目的,自然可以隨時消失。不過,郎君始終要人照顧後代,可況港妻賢淑,相信為她「增值」不少。可是,「髮妻」再現,此人對男子的「感情功能」再次啟動,已完成「歷史任務」的港妻及其所生的後代自然可有可無。對郎君來說,一切都是自然和合理,就如用one-day acuvue般,不是無情,不是負心,而是跟本就沒有感情。有的只是另一方痴心錯負。
感情變了,就如牛奶變酸,無法扭轉,飲下有害。郎君的奶一早就是酸臭,飲下注定腹瀉不已。

新鮮人 said...

對於那個大婆這是一個不錯的男人,
對於香港那個老婆,這是一個悲劇,
誰對誰錯真是好難說了,
如果那個男人不認鄉下那個老婆時,
他一樣會給人話拋棄原配,
一樣會付上駡名,
結果都是兩個唔到岸,
喺香港同內陸這個古怪的地理組合下,
真是會做就成不少悲哀的故事,
如果要問那是男人是否可以處理好一點,
那就要看觀點與角角度了,
究竟是站在鄉間老婆那方那是香港那方呢?
對與錯,好與壞要看是誰看了! :)

xiao zhu said...

Space:

唔好意思,呢輪狀態非常差,寫嘅時候個心好多嘢塞實晒,都好亂,本來仲有好多嘢想寫,都寫唔到喇,所以有啲唔清唔楚咁。如果睇唔明唔關你事。:P

xiao zhu said...

悠:

這兩年都沒有怎麼聽歌,那是首甚麼歌?

有時候感覺很矛盾,我當然不想關心我的人為我掛心,但是我又不想對著關心我的人都要太多的隱藏。

別人的不幸與悲傷很容易觸動我的淚腺,面對自己的很不容易才可以擠出一滴淚!

xiao zhu said...

風子:

"當一個人連心也死了,再多的殷勤情意也是枉然,請不要怪我今天的絕,其實機會已給了你太多,..."

Exactly!!!心死了,原來真的是無可挽回的。

文中的那個男人,不值一顧。

xiao zhu said...

wingwing:

當然沒有特別的統計,但也同意你的觀察,我見的還是心軟的女人多。而且,像上面風子所說,女人絕,很多時是基於心死,而非一種性格所致,也就是說,是因應對象和處境而言。

xiao zhu said...

肥龍:

說到尾,都是人的品格德行的問題。就算當作是交易也好,也得要公平嘛。那個男人連基本道義上的責任也不負,最令人髮指、憤怒。

xiao zhu said...

Gideon:

謝謝你的校正,已經改了。

你這個觀點很有趣,我沒有這麼想過。

再想,始終覺得時間這個元素並不是太關鍵。女人如果深愛一個男人,會願意為他犧牲很多的,包括青春。但是如果男人把她傷到極點,當下定決心,就一秒鐘都不會拖。

不能單說男人,人總有惰性,加上貪心也好、自私也好,優柔寡斷、拖拖拉拉的,都只是不想面對後果,跟時機未到似乎沒有太大的關係。

xiao zhu said...

K,

怎麼了?!

我想我明白的。

xiao zhu said...

Vicky,

***hug hug***

xiao zhu said...

樂遊兄:

太好了,基本上我對這個男人的心態分析跟你一樣。我不寫出來是因為我覺得那個原因並不太重要。用你的說法,他也不是無情負心,因為本來就沒有。我只是覺得對港妻的無情也可以理性化,但是對自己的兒女都無義,就讓我驚訝於他根本連大自然裡面的常規都違反了。

另文中我的朋友J 所說的優柔寡斷,是針對我跟他說的另一個鐵心男人的故事每說的,並不關係到上面那個男人。

xiao zhu said...

新鮮:

你的說法當然成立,我也有站在髮妻的處境去設想的。只是,我在想,現今都有很多男人包二奶的,都有同時處理兩頭家的,其實他也可以這樣做,更何況,他的情況更容易呀,因為起碼都是公開的,也不用隱瞞了。

Todd said...

這個"人",太自私!

就算兩個女人都是心甘情願,自己選擇而跟上他,但孩子沒有選擇的權利,棄之如敝屣,怎樣也說不過去呢!

xiao zhu said...

Todd:

係囉,你知我性格架喇,見到呢啲不平事,點會冇反應吖,簡直火都黎埋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年表來計算﹐事情應該是發生在中國已經改革開放﹐如此~~來港打工賺錢祇是經濟誘因﹐而非如文革大躍進期間事關生死。


男人拋低妻女後雖然堅守十年承諾﹐但為
何要另外娶妻﹐十年都是單身自己照顧自己﹐其實應該習慣了罷﹐文中所謂【好照顧他】【傳宗接代】﹐還有無講的【生理需要】﹐以當年中港交通已經很方便﹐既然較年青的十年都過去了﹐老了十年後的他﹐何不繼續堅持? 這三個所謂理由並不成立。

記得當年因為香港回歸前﹐幾多大好家庭移民外國﹐但男的把家人留低﹐隻身回港打工﹐跟著弄出婚外情﹐大好家庭因為經濟誘因﹐攪得枝離破碎﹐其實移民前應早預備﹐外國打工不及香港搵錢多而且稅重﹐臨走時應有心理準備。


兩者都是本來無事的﹐就是不安本份﹐本來好好的一家人一起﹐變成分開兩地﹐弄出悲劇!

These were only my REFLEX thoughts未有多作考慮可能犯搏.....但想到更多再寫!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本來話~~

要仔細讀要看得明要多思量!

但讀後 愈讀愈氣憤 想到就寫....Ha ha ha!

xiao zhu said...

Space:

這個故事的年代背景並不是太重要的;很多時候人的行為並不一定可以理性化的。他的行為可以說是自私的、不負責任的,亦是不可理喻的。

至於提到香港的移民潮所帶來的社會倫理後遺症,卻又是另一個歷史的悲哀。我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想法,要我掏出那麼大的勇氣到異邦從新開始,何不把這分能量應用在自己的地方?另如果代如那些移民家庭,若然一定要走的話,我就一定死心眼地說:"唔理食飯食粥,要留一齊留,要走就一齊走,死都唔要做太空人。"

米都話唔搞咯 said...

燒豬妹,我畫了幅畫給妳,請來我的Blog看看

http://ricericemake.blogspot.com/2007/06/cmt.html

南區肥龍 said...

燒豬, 早晨呀,

咦, 你都用 "******"黎間場呀? ^^

btw, 最近心情如何呀?

xiao zhu said...

肥龍:

早呀!

我上次講心情唔好好似係前日嘅事,咁你問我"最近"係唔係即係問琴日或者今朝呀?(我問得好無聊呀!)麻麻哋,都好左少少嘅。可能睇多幾眼史力薑人會好啲啩。:P

南區肥龍 said...

燒豬,

訓醒覺, 就日日都開心啦! ^3^

係呀, 得閒就睇吓佢, 佢個戇居居但又"蚊蚊憎憎"既樣好搞笑架!

xiao zhu said...

肥龍:

"蚊蚊憎憎",好似我咁囉。

南區肥龍 said...

咁你又係咪戇居居呢?

斷估都唔係啦! 睇你細個經已好醒呢! ^^

xiao zhu said...

肥龍:

斷估冇痛苦? 我呢舊"蚊"薑,其實係小時了了咋!

微豆 said...

精彩的評論,同意風信子說,女人需要自尊,有了自尊,才可有gender equity的希望。

新鮮人 said...

所以話齊人之褔不易享,
我們這樣平凡人都是一對一好了,
唔洗煩嘛!

xiao zhu said...

微豆:

對我來說,任何人都需要自尊;我要的並不止於男女間的公平,因為我深信,每一個人都有應得的,不應自縛於性別、種族或疆界。公平、公義是有的,但也需要爭取。

xiao zhu said...

新鮮:

至精都係你喇!:P

係呀,貪字不單可以變貧,嚴重嘅更可致命,唔係嚇你!!

南區肥龍 said...

講得啱, 任何人都需要自尊, 而自尊亦應受到尊重.

肥龍有個朋友, 就係因為諗唔通, 變得情緒化, 又好多時唔開心.

xiao zhu said...

肥龍:

要做到真係通,唔係咁易嘅。真正經歷過嘅人應該會明白,有陣時,呢啲唔係淨係話堅唔堅強嘅問題,原來有好多嘢係旁邊嘅人永遠都唔會明白嘅,因為旁邊嘅人永遠都唔會真係變左做當時人。

就好似果個港妻,我哋有幾多講法都好,邊個能夠真係了解佢嘅選擇,同體會到佢嘅痛究竟有幾痛吖!

好老土都係果句,每一個人都係獨特嘅,生命都係自己嘅。

悠 said...

『好眼淚 壞眼淚』

The Inner Space said...

連另一半都唔要仲少o的煩!!!

xiao zhu said...

悠:

謝謝你告訴我,嗯,已經找到了。徐若暄的。

"好眼淚,壞眼淚
我都曾為你流,感動和悲傷都是理由
只希望在我不再想你了之後
有好的眼淚慢慢流
有好的笑容陪著我"

xiao zhu said...

Space:

數就可能係咁計嘅!

易亦 said...

鄰居,過來打個招呼而已。
太夜喇唔好意思冇乜心機睇你嘔心瀝血既傑作。
不過大致上我既見解同鐵鎚一樣。

早抖
:)

xiao zhu said...

易亦:

嘩,咁"早"呀!!放心喇,我心跳正常,都冇貧血!hehe

Elaine said...

唉。

xiao zhu said...

Elaine:

早晨呀。有啲嘢,係可以唔駛"唉" 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捨棄一半即是50%
換回十足100%自由!

計數好﹐說理也好﹐
都是合情合理!

xiao zhu said...

Space:

嗯,最重要的是合你的情、合你的理。

能夠不傷別人,又自己開心就好了。^^

Karelian said...

um....

xiao zhu said...

Karelian,

怎麼了。...

Karen (Sze) said...

小珠:

首次留言, 咁遲至講真係唔好意思。

"女人呀,請別死心眼兒的牢記著男人跟你說的話,反正大多數的情況他們說的時候都是真心的。到頭來,充其量還可以問他一句:「你怎麼捨得我難過?」可也不必希冀他的任何答案。"

很明白, 很明白; 一下子, 我醒了。

點解呢? 睇我個blog的文章就知一二。

謝謝您!

悠 said...

出面的雨很大,大到維港的能見度兄有三米ar...但很有感覺呢 :P

xiao zhu said...

Karen:

已在你那邊覆了。

也謝謝你!^^

xiao zhu said...

悠:

煙雨惹幽思
悠悠琴音初遇時
囈語,難猜

Mono said...

男、女,都可以做到很「絕」,
之前的甜言蜜語都可忘得一乾二淨。

xiao zhu said...

Mono:

此情不再,多是變遷,而不是忘記呢。

多謝到訪!

http://www.usome.com said...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