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5, 2008

風飛亂絮

她原來已經離去了。

因著公與私的煩擾,最近總沒甚麼力氣、心神去寫和讀,直至大風過後,心血來潮走到 Cindy 的網誌,才知道她於一個月前已經安然回到天家了。想起了在年初去世的李牧師、想起了自從年初就已經沒有更新消息的 Anna,眼眶裡不期然滾動著淚水。

這兩年來,在網上偶然遇見了幾位患癌的博客;他們讓愛他們的和不認識他們的都一起為他們見證著那艱苦的抗爭,過程是既痛心、亦鼓舞。還有另外的兩位,應該都穩定了,重投生活,繼續發熱發光。

人生下來,就是一場求存的戰爭,裡面就是無數的戰役。戰場上展示著不同的面貌,也體現了不同的精神,如何論成敗,有時候,真不好說。

今天,為你突然的相見不相識,心下苦惱。回看那一頁一頁的時光,還是衷心的祝願你快樂。

退後了、站高了,看的自是另一片光景。想起那個中午,和他們一起在搭建在小丘上的帳篷外面,邊喝啤酒、吃辣肉,邊聽他們述說著在那個地動山搖的五月下午,他們是如何從煉獄裡逃跑出來。

他們都不忘感謝國家、感謝鐵軍、感謝定點救援的省市的人員、還感謝我們這些從另外一個世界遠道來訪的陌生人。

看著這幾個劫後餘生、痛失親人的映秀鎮村民,再看看他們背後遠處那本來是一片綠油油的山麓,我一路咀嚼著從未嚐過那麼清香的土豆;就在這剎那,突然感覺到眼前這幾個人,和大自然是何等的相融、是何等的相融。

離去的時候,他們還緊握著我們的手,嚷著要我們留下來吃晚飯;謝過後,把本來準備好的午餐乾糧留下,就讓小孩嚐嚐那法國長條麵包造的三文治吧。那刻也實在慶幸,不用把那文化差異在他們的面前乾吃進肚子裡去。

此際,那裡的山、那裡的水、那裡的碎瓦、那裡的人,我還在消化當中。








同祭國殤亡靈 華夏斷肝腸 天地共咽
共緬汶川逝者 舉國垂淚雨 山河同悲



30 comments:

量子战士 said...

愿他们在天堂等到安宁。

新鮮人 said...

我無病無痛,
我樂觀開心,
我晴朗光明,
多多來我處,
讓我的笑容,
為你灰暗的心情添上絲絲笑意!

the inner space said...

Cindy 李牧師 安娜 rest in peace!


哦! 第二個主題

寫到好似身歷其境咁樣嘅,仲有圖片佐證!
國家重點重建四川,災區還未對外開放噃,
能夠去到,還喝啤酒,吃辣肉,嘗土豆,
再次證實『XXXXXXX』個朵還很有力量!

新來的朋友可以翻閱連結了的:XXXXXXX

不是 High 人 said...

題外話:食咁多四川辣野,豬豬會否 All Nancy  ?

shek said...

請別太難過, Cindy已在主懷安息了!
生死有時, 無法掌握, 雖非自願, 卻不能逆轉, 唯有順應; 人生短短數十年光景, 既勞且苦, 讓自己好好活一場吧, 珍惜眼前, 才無悔於生命!

微豆 Haricot said...

相逢何必曾相識,大家都是水上浮萍,安息!!!!

xiao zhu said...

量子:

希望在天上和在地上的人都同樣得到平安。

xiao zhu said...

新鮮:

係,我呢輪係懶左留言,不過我仲係有日日去你度坐架。我好似以前有講過,(就算冇講出黎個心都一定有講。)每次見到你黎,我都自然會笑出黎架,咁當然去到你度,仲會笑得大聲啲添啦。乜你聽唔到咩?

xiao zhu said...

Space:

撇開我鍾意低調,(嗱,唔好又聯想左啲乜嘢呀。不過我知咁講可能你又會話此地無銀架喇。)認真架,其實呢件事,基於其他原因,最好唔好咁張揚喇。(雖然我都知道網絡上冇嘢收得埋。)

我係去過,都係一啲分享黎嘅啫。

xiao zhu said...

不是 high 人:

放心啦,我同蘭絲不嬲都冇乜兩句架。佢同佢啲姊妹們唔會黎搞我呢啲咁正義嘅人嘅。哈哈!

xiao zhu said...

Shek:

多謝你。我想,我是可以說一句無悔生命的。

xiao zhu said...

微豆:

寫網誌給我最大的得益,就是可以認識到很多不同的生命,而這種認識(的層面)是在現實的生活裡未必能夠可以有足夠的條件得到。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多謝分享!
我好中意副對聯,
抄低咗入我本紀念冊上。

xiao zhu said...

Space:

唔駛客氣。

講開又講,雖然篇文都冇特登話要寫咩主題,但係其實係寫緊三樣嘢。不過我睇番轉頭,原來果段嘅出現位置係會俾人覺得係屬於第一個主題嘅。(你唔駛回應我呢段廢話架。)

Hana said...

咦,我睇到4樣野喎!
可能眼花遮。

梁巔巔 said...

小豬哥呀, 你越嚟越哀鴻遍野, 醒生夢死呀!

我需要你呀小豬哥呀小豬哥~~~~~~

the inner space said...

Hana姐,
我其實睇到多過四個,
莫非我有闘雞眼?影像重疊? 三疊?

小朱姐我唔喺回應你個段,
我回應 hana 姐個段啫! 咁無問題柯河?

xiao zhu said...

Hana:

其實睇到幾多樣嘢都唔係最重要,你喺睇嘅過程已經進行緊再創作架嘞,都係真嘅。

xiao zhu said...

LDD:

好彩我知啫,咪真係以為你飲醉酒添呀。一句講晒,有命就有得傾。

xiao zhu said...

Space:

冇問題、冇問題,得閒咪即管去驗驗眼囉。哈哈!

新鮮人 said...

我都知你成日黎探我架,
我感覺得到架,
只希望到訪的每日位都可以笑着回去,
哈哈哈~~~
日日都可以好開心! =)

xiao zhu said...

新鮮:

你咁犀利嘅!咁你感覺唔到我真係每此黎完都係笑住走嘅咩?^^

wingwing said...

人好化學呀.....今日唔知聽日事, 好好珍惜眼前人啊 !

xiao zhu said...

wingwing:

珍惜眼前人,這五個字,是我最近幾個月不斷思考著的問題...

樸老 said...

消化消化....

然後...

那些要吸收? 那些要排走?

比較考工夫啊!

The Inner Space said...

咩咁靜嘅!
好少見,
小朱姐及各位都外遊未歸?

『得閒咪即管去驗驗眼囉。哈哈!』

小朱姐呢啲現象祇在此博發生,
驗眼時眼科醫生可能驗不出來。

xiao zhu said...

樸老:

本來上天都給了我們一副好機器,是我們把自己弄跨了。

xiao zhu said...

Space:

>>小朱姐呢啲現象祇在此博發生...

真係咁大劑!

新鮮人 said...

你無回頭一笑嘛,
所以咪見唔到囉! =p

xiao zhu said...

新鮮:

咩呀,我每次臨走都回眸三次對你笑固喎!乜你睇唔到呀,唉,真係晒料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