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2, 2008

逝去的都是如斯的珍貴…
那不能入夢的延伸到飯桌的邊緣,
那無可替代的變成了永遠的糾纏。
就墮進了那陰森森、黑壓壓的洞,
等待著妳的救援。

妳,還來嗎?

妳應該再來,
快換個妝容來。
再叫花兒吐蕊,
散香在絲絹床上,
好睡個溫馨。

妳應該再來,
去撫慰那為妳挺得苦苦的,
去撕破那宿命,
去重新編寫新的一章。

因著這期盼,
妳的顏容像鑄刻般勾留在我的腦海裡。
只要妳來,
我管消遙去了。

36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臨到食飯時卻在飯桌前發夢,
將要睡覺時還在睡床上換妝,
咁就可以撕破宿命換上新章,
等到她來時他卻逍遙的去了。

Morca said...

神仙姐姐啊...

Hana said...

不食人間煙火呀...

新鮮人 said...

你應該再來,
秋季的新衣已上場,
再叫哥兒為你碌咭,
千金散盡還會再來,
那個少女不為悅己容?

置地名店 姐姐字

xiao zhu said...

Space:

能夠有飯吃、可以做夢、可以睡覺、有閒情換妝、還能夠撕破宿命、又消遙的走,多幸福、多幸福!

xiao zhu said...

Morca:

神仙姐姐在哪兒、在哪兒?

xiao zhu said...

Hana:

人間多美食,又何用嚐煙火!

xiao zhu said...

新鮮:

這位名店姐姐真的只可以 sell 少女矣!

小寶 said...

煙火...不是用來放的嗎?嘻嘻
嗯...那麼元寶蠟燭也可以吃囉

新鮮人 said...

你應該再來,
秋季的礸式已上場,
再為自己的珠寶盒添點色彩,
千金難買心頭好,
那個女子不愛錫自己?

卡地亞 經理字

C.M. said...

她,真令人懷念。

xiao zhu said...

小寶:

煙火不好看,遠不及煙花,就乾脆吃了它便算了。至於元寶蠟燭,你可別饞嘴爭吃啊,你還未有這福份。

xiao zhu said...

新鮮嘅卡地亞經理:

千金難買心頭好,即是有千金也買不到,無千金更加買不到,阿經理先生,別耍我了。

xiao zhu said...

C.M.:

嗯,她愛的人,深切地懷念她。所以我祈願。

小寶 said...

煙火不好看也可以吃了便算,那麼比煙火好看的煙花一定更好吃!既然煙花好吃...煙草一定也不會差得了哪裡去,否則不會不會那麼多人寧願節衣縮食甚至寧願生癌也要買。

豬豬放心。味如嚼蠟的東西我沒有興趣,更遑論真正的嚼蠟。至於元寶,聽說可以用牙咬看看成份是否精純,這個我倒有興趣試試看。

>她,真令人懷念。
小豺狼你懷念她的甚麼東東?
(嘿嘿!)

>即是有千金也買不到,無千金更加買不到
小燒豬,小豺狼他有千金呢!他那麼利害知道你說的她是誰,可能他買得到也不一定!叫他買給你好了。

xiao zhu said...

小寶:

煙花更好看所以就一定更好吃,這個邏輯...

要咬元寶,不難啊,你隨時都可以去試。

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小豺狼的能力,但是叫他買給我,我憑甚麼?

macy said...

Xiao Zhu,

Just to say HI! ^^

C.M. said...

小寶子:

嘿嘿,輪到你冇聽書。那個她,小珠已經提過la。

新鮮人 said...

妳應否再來?
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要來,
請你要揸緊時間:

(國語)
"你知不知道,
我等到花兒也謝了!"

時光不會停留半刻!

新鮮花店 花姐字

小寶 said...

>嘿嘿,輪到你冇聽書。那個她,小珠已經提過la。

o_O||| 竟然?
呵呵!我一早都話你勁架喇...
(細聲地)小狼子同學你快d話我知係邊度喇。唔係今次我考試肥梗喇!

xiao zhu said...

Macy:

我仲係有日日去你度架。多謝你呀!^^

xiao zhu said...

C.M.:

書哩,小寶就不嬲都唔係點留心聽架嘞。

不過這個她,Errr.....你明喇呵?

但係又話時話吖,我一路寫,都已經諗到你會想起那個她架嘞。多謝你咁用心呀,真架。

xiao zhu said...

新鮮嘅花姐:

係呀係呀,真係有人等得好苦呀。

係呀係呀,真係要把握每一刻架。

xiao zhu said...

小寶子同學:

考試唔准傾偈呀!咪取消你資格架!

思..寧 said...

消遙?
我想小豬姐無咁既福份?
你係xxxxxxxxx既人
又點會咁得閒呀
你唔做你d細既都要搵食啦
為你的勞碌命歎息...

C.M. said...

小珠:

明勒,原來係咁。(我覺得最緊要係令到小寶子聽書囉)

小寶子:

拿,我係小豺狼,唔係小狼子。因為呢,已經比我封左做公公勒!(呵呵)

shek said...

枕邊人已不在,既然早已兩情相悅,為何雙方仍要把感情壓抑?是害怕身旁的閒言嗎?還是為了過往的包袱呢?

xiao zhu said...

思..寧:

崩口人忌崩口碗呀,嗱,你仲講!

xiao zhu said...

C.M.:

我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呢兩句說話架。

xiao zhu said...

Shek:

...事情不是這樣,故事複雜、奇妙。

the inner space said...

臨到食飯時卻在飯桌前發夢,幸福!
將要睡覺時還在睡床上換妝,幸福ing!
咁就可以撕破宿命換上新章,幸福ed!
等到她來時他卻逍遙的去了,幸福ed!

xiao zhu said...

Space:

幸福,當然可以是很簡單的。但是,上帝造人造得太複雜了。當然亦會有人說,其實做人都可以很簡單的,但是,我都仍然會說,上帝造人造得太複雜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幸福,當然可以是很簡單的。但是,上帝造人造得太複雜了。當然亦會有人說,其實做人都可以很簡單的,但是,我都仍然會說,上帝造人造得太複雜了。

我卻相信原先上帝造人是簡單的,只是人們把人生復雜化,把本來簡簡單單的,無限復雜復雜再復雜。

xiao zhu said...

Space:

正正是上帝造人造得複雜,人才會複雜的。

微豆 Haricot said...

It sounds like SHE is your alternate ego, if not your guardian angel !! Hope you wish will come true :)

xiao zhu said...

Haricot,

Not really. Anyway, I do wish that it would come 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