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2, 2008

誓師

連身邊的人都開始動搖了,是我做得不夠好。

還是如常的平靜地為他們分析處境、尋找根由、建立對策、更遞上紙巾。

「無論如何,你們所做的,早已經超出了你們所應該做的。暫時我可以回報的,就只有一句,無盡感激!

「假如你們要離開的話,也只有一句,很對不起你們!

「最後,就是這幾句,此時此刻,我要走的路,一定會走下去的,無論你們會否與我同行。」

62 comments:

樸老 said...

又係我第一個? 咁啱嘅!

好有大將之風喎!

誓師唔係要先斷退路咩?

碧血丹心嘅向前行一步!

南區肥龍 said...

場外,都有人與你同行!
加油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燭之武退秦師 》:
「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


《曹劌論戰》: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C.M. said...

稍等... 這麼嚴峻,我還不察覺,是我做得不夠好。

思..寧 said...

比心機,加油!!!

Yun said...

「我要走的路,一定會走下去的,無論你們會否與我同行。」

我也堅守這個信念。自己要走的路﹐只有自己知。沒人明白﹑相伴﹐那也是沒法的。還是要走下去。

^^

laulong said...

小豬:

我常在。

易亦 said...

渣油呀!

海火火女 said...

朱朱:

我常在x2~

火鶴 said...

珠珠,

唔好唔記得,
我企咗响邊.

新鮮人 said...

如果決定咗就要努力下去,
無論成功或失敗都不要後悔,
努力,我予你無限支持! :)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知唔知呀,廖化做得耐,都可以變成真正嘅大將架。

xiao zhu said...

肥龍:

多謝你成日有遞水俾我飲呀!~~

xiao zhu said...

Space:

《卒之冇退秦師 》?(嘩,唔講都唔記得添。)喂喂喂,大吉利是咩!!仲要又衰又竭?你唔係咁大整蠱下嘛!!仲話係老友!

xiao zhu said...

C.M.:

我想揾人撒嬌呀...

xiao zhu said...

思..寧:

多謝你!你默默嘅精神支持,為我加添左動力呀。

xiao zhu said...

Yun:

認同、共鳴,都係好好嘅強心針。多謝!

xiao zhu said...

Long:

嗯...~_~

xiao zhu said...

易亦:

渣油? 油渣? 哈哈

收到架喇!

xiao zhu said...

火女:

多謝你呀!

xiao zhu said...

火鶴:

我點會唔記得呢? 我見到你一直都喺度。^^

xiao zhu said...

新鮮:

永不言悔!

(嘿,你梗係要撐我喇!)=P

Morca said...

俠女做事從來都是獨來獨往, 正值月圓,鳴簫後繼續上路!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 、啊 、嘩 、喇!

原來不是像 『燭之武』咁畀老闆擺上枱擔大旗,
言則係俠女朱是自薦擔起大旗帶領一眾沖鋒砍陣?
"誓師"必需師出有名如駱賓王為討伐武則天周朝,
寫了傳世的檄文『代李敬業討武氏檄』以壯軍心。

效法寫檄文之事,刻不容緩!否則,

若不能一鼓作氣,就會再而衰,三而竭矣!

樸老 said...

是形勢比人強,時不我與?

何以興蜀中無大將之嘆?

廖化可是我忠心耿耿的硬漢子!

點觧要遞纸巾嘅?

xiao zhu said...

Morca:

係呀,行架喇。唱番首歌先...

孤身走我路 獨個摸索我路途Oh……
寂寞滿心內 是誰在耳邊輕鼓舞......

xiao zhu said...

Space:

嘩,咪玩啦!!其實呢個俠女成日不嬲都捉蟲、"la" 屎上身。

唉,打到埋身喇,仲寫乜鬼嘢傳世檄文吖,寫得黎唔慌唔係又衰又竭喇,更何況我又唔係要人死留名嘅人,傳咩世唧。盡人事、順天意架咋。

xiao zhu said...

樸老:

興歎? 其實好正面架,人嘅成長,係要經過磨鍊架。不過最好就梗係唔好餐餐都咁"杰" 啦,俾啲位抖氣好啲囉。但係就算冇,我都仲定得順嘅。

嘩,一個二個流晒汗、流晒馬尿咁,仲唔速速遞紙巾咩!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我想揾人撒嬌呀

搵我喇!

Hyacinthus said...

成長要經過磨鍊,堅持也要無比的勇氣,不論結果如何,於過程中我們確實上了活生生的課,這閱歷定教你日後畢生受用!

小豬,風子在此為你打氣!

Todd said...

小豬...呢度咁多人同你一齊行,你一定可以成功走完你要走的路。

火鶴 said...

喂... 喂...
係呀... 流晒汗呀我...
遞D紙巾嚟丫...
好重呀...

不過咁... 此時此刻, 我要走的路, 一定會走下去的.

南區肥龍 said...

我又點止遞水俾你飲呢,一齊跑啦!^^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我想揾你嘅時候你喺邊呀?!-___-

xiao zhu said...

風子:

生命總要經過無數磨鍊,人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成長。遇困境,才顯真功夫呢。多謝你為我打氣。

xiao zhu said...

Todd:

呢輪你行動唔太方便,小心啲呀,唔好再兩頭滕喇,咪第日手尾長架。我會照顧自己架嘞。^^

xiao zhu said...

火鶴:

一齊努力吖!

xiao zhu said...

火鶴:

哎呀,爭啲唔記得添,嗱,俾條毛巾你吖,紙巾唔夠架。~~

xiao zhu said...

肥龍:

一齊跑? 好呀,不過你要就住我固喎。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最多我勤d上msn...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千祈唔好勉強呀!:P

the inner space said...

八一年成立的博益出版社宣布下月起停業,
員工今日是最後一天上班。


記得博益出了最多是袋裝書
方便攜帶在巴士地鐵上閱讀
潮流時興在交通工具上打機
拼命的篤篤篤發狂的點點點
那會有人攞本袋裝書出來讀
潮流改變市場毀縮祇有結業。


小朱姐,唔係你呀嘛?

xiao zhu said...

Space:

放心,唔係我,係就慘嘞!

The Inner Space said...

好! 都年廿十了,還有十天就過年。

不過有料之人週圍都槍著要,
況且是SCMP集團的一定是肥雞,
抖抖之後再戰江湖亦是好事,
謹祝『博益出版社』同人新年進步!

the inner space said...

啊!


『假如你們要離開的話,也只有一句,很對不起你們!』

你是派肥雞果個!

海火火女 said...

莫非......樓上所講係真?!

xiao zhu said...

Space & 火女:

非也非也!說對不起,是因為令他們受苦了,感到抱歉。

樸老 said...

忙完了沒有?

寫兩個字,出一出文啦!

想揾你傾謁喎!

紫丁香 said...

經常有過來探望你的,只是這裡時常高朋滿座,逼到無位留言而已。[我要走的路,一定會走下去的,無論你們會否與我同行] 看看這裡咁多人愿與你同行,就知大家多麼支持你,加油啊!

xiao zhu said...

樸老:

謝謝妳!還健在。:P

你意思係喺度傾? 定係...?

xiao zhu said...

紫丁香:

別這樣說吧,朋友我是不會嫌多的,這裡有足夠的空間,請進來坐下談談吧。

樸老 said...

隔空傳音啦! 收到冇? 去咗囉喎!

真係得兩隻多字!

果然係懒到出汁啊!

嗱! 纸巾呀!

xiao zhu said...

樸老:

本來準備出另外一些文字,但是...

生命裡面總充滿著意外,但是意外又往往只是重演的歷史!這一刻,很惱恨自己。

aulina said...

為什麼勿念呀?這一刻就開始掛住喇!!

唔好喊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嘩,上面個篇不準留言添播!

好似愈來愈焫,啲焫味好重!

除咗『功報』仲有邊單焫得過佢地?

『大貓銀行』? 次按仲有幾多 Write Off? 任總今朝出到聲添!

億利 said...

點解咁多人走架....

xiao zhu said...

Aulie:

多謝你!

xiao zhu said...

Space:

咪亂估喇。

xiao zhu said...

億利:

乜好多人走咩? 唔覺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借了你這篇文章,轉貼在我新的一篇網誌,如有異議,
小弟當立即刪除。

xiao zhu said...

Space:

沒問題。但是你貼了出來沒有? 為甚麼我找不到的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 小朱姐 殷準!

以下是 引用 文章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