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8, 2008

一句對白

「追求公義是痛苦和困難的!」

簡單、直接的對白,一點都不艱澀的對白,任何編劇、寫手都無用費神推敲、琢磨的一句法庭戲的對白。

想知道編劇寫這句對白的時候,有沒有丁點兒的個人感受?(只是好奇而已。)

法律的執行是基於甚麼?跟隨程序是要確保審訊的公平,這原是對彰顯公義的堅持。

然後,真相和假相就只在剎那轉面。

公義的彰顯,如果真的能夠跳下海去就成就了,我這個完全不懂水性的豬都會吸一口氣就縱身。連肥皂劇都不作如是說,我又怎會沒有體會!

其實跳海不夠、上山不夠、渡荒漠不夠、踏雪地不夠………

所以,是痛苦的、是困難的、因為仍在堅持當中。

38 comments:

樸老 said...

知道嗎? 有幾次都不敢第一個留言,

怕猜錯心事,

都係跟大隊好 。

講聲 Hello 算嘞!

The Inner Space said...

博弈論 中的 囚徒困境 論。


囚徒困境的主旨為,囚徒們雖然彼此合作,堅不吐實,可為全體帶來最佳利益(無罪開釋),但在資訊不明的情況下,因為出賣同伙可為自己帶來利益(縮短刑期),也因為同伙把自己招出來可為他帶來利益,因此彼此出賣雖違反最佳共同利益,反而是自己最大利益所在。

何為真相?

shek said...

對公義的堅持需要秉持一份赤子之心,支持你!

Connie Missipi ~ 密西比 said...

「追求公義是痛苦和困難的!」<---- 當然當然!不然你以為今天的民主派和泛民在幹甚麼呢?

亞念 said...

對。堅持,才最動人心。也只有淬鍊過的,才為人珍惜。

新鮮人 said...

小時候很相信法律,
人愈大就愈相信,
法律是為有錢人而設的,
林建岳那單就是例子!

laulong said...

小豬:

追求甚麽都有可能是困難的,但不一定痛苦。當你追求公義,你每一個探索與奮戰,都會悉力以赴,混然忘我。痛苦不重要,酸楚也不重要,感覺細胞已麻木於打壓,而只期待勝利來臨時的振奮。

ps: 據我所知,豬是會游水的。你不懂嗎?我教你。

Todd said...

如果公義的彰顯,真係需要跳海的話,小豬你唔駛怕,我幫你,我游水都幾叻的! =)

一直都支持小豬中!

567 said...

追尋"真"一向痛苦:)
請堅持同支持真相~!!!

readandeat said...

我相信這句話。問題是,知道了你會不會仍去堅持。

樸老 said...

嘩! 來了兩個教練,為公義,跳得過呀,乖豬!

我嘵人工呼吸喎! 定檔!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咪咁傻啦,而家又唔係考試、又唔係比賽。唔,你呢個諗法唔要得呀,你淨係say hello,咁敷衍,我會嬲架。有咩敢唔敢、有咩啱唔啱唧,諗到咩咪講囉,多啲 interaction 先可以增進了解架嘛。

嗱,俾你補飛再講過!

xiao zhu said...

Space:

多謝你教我呢個理論,我之前都唔識。

雖然文脈不同,但係同我嘅經歷同認知都吻合嘅。所謂真相呢樣嘢,原來同"唯一"呢個概念唔掛鉤架。呢個就係我近呢幾年學識嘅其中一樣好重要嘅嘢。

xiao zhu said...

Shek:

我知道你常在,感謝你。

放心,那心,我有,仍然有,而且不減。

xiao zhu said...

密西比:

那班人在幹甚麼? 嘿,在我眼中,大部分一直都只是在渾飯吃。

xiao zhu said...

亞念:

來自新朋友的認同,力量會更大。謝謝!

The Inner Space said...

泛民的公『義』是『斷章取義』!

那班人在幹甚麼? 嘿,在我眼中,大部分一直都只是在渾飯吃。

罵得好吖! 小朱姐萬歲!

xiao zhu said...

新鮮:

>>法律是為有錢人而設的,...

表面上,這句說話是由結果推論動機,然後再成為一個概念的結論。而我的體會是,從實質結果去看,有錢人也並非經常全然受惠。只覺得,人類自恃聰明,反而很多時是製造了一個逃不出去的牢籠困著自己,然後還在籠裡面理直氣壯地宣示自己如何偉大。很可憐、很可悲!(哈哈,我諗你喺度R緊頭定嘞。)

xiao zhu said...

Long:

經歷告訴我,痛苦是重要的、酸楚是重要的,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拖行著的也不過是一副血肉之軀。正正因為有想放棄的一刻,才造就堅持的動力。

我多麼渴望享受勝利來臨時的振奮,月復月、年復年的等待,很磨人。我還是會堅持。

我就是知道豬是懂得游水的,所以我說"我這個完全不懂水性的豬",意思是我自己的問題。你教我? 只是我愚鈍,會激死教練架!

xiao zhu said...

Todd:

喂,你唔好亂黎呀,你整親腳都未完全康復架!等好番晒先至講啦,咪我點同阿嫂交待呀? 我知架喇,我知你一路都好撐我架!^_^

xiao zhu said...

567:

我當然堅持,這是我的選擇。

xiao zhu said...

R & E:

在我決定如何選擇之前,已經知道了,所以才會作出決定。:)

xiao zhu said...

樸老:

嗱,你真係企定喺度 stand by 至好呀!

xiao zhu said...

Space:

萬歲? 有冇人陪我先? 冇 friend 陪我就唔制架。如果有嘅話呢,又真係無妨,真係想放長雙眼睇吓啲人點都好呀。

樸老 said...

我以為自己補咗個咯!

哦! 你跳我就企啦! 企呢處唔近又唔遠, 得冇?

講真,睇你地嘅留言同回覆重精彩過正文。


嗱嗱嗱! 唔係文章唔好,而係留言,回覆的內容好精彩。

xiao zhu said...

樸老:

唔得,要企埋啲!

係架,好多時留言版仲多嘢睇架,不過呢,我知道好多人都未必好似妳同我咁,鍾意汁都撈埋。

樂遊 said...

「追求公義是痛苦和困難的!」這一句我想起「女人香」中盲軍官的一句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damn hard.」
人都是如此。

說起法律的公義…….我總會聯想到《審判》的教士說的故事:有一扇專為你而設的「法律之門」,但是守門人不斷說還未是時侯進去……..
希望公義不是如此。

laulong said...

小豬:

你知嗎?天下間已有很多教練被激死了,不過無人知。

死多一個,有乜所謂?

the inner space said...

萬歲? 有冇人陪我先? 冇 friend 陪我就唔制架。

陪伴你萬歲,至緊要是 your better half ,啲friend(s) 陪唔陪可有可無!

海火火女 said...

>>那班人在幹甚麼? 嘿,在我眼中,大部分一直都只是在渾飯吃。

嘩, 小朱女俠, 又一個佩服呀, 我夠膽咁想未必夠膽咁講...

來! 等姐姐啦你跳海~

xiao zhu said...

樂遊兄:

公義係乜嘢? 唔理人地點講係唔係時候入、有冇得入、甚至其實有冇門口入架(?)我嘅信念冇變。樂遊兄,我知道你都有你嘅堅持。

xiao zhu said...

Long:

明知係死路你都以身犯險? 你傻架?!

xiao zhu said...

Space:

Better half? 我都同你講過架啦,我同你一樣咁悲觀架。

xiao zhu said...

火女:

其實我果句說話已經講得客氣左架喇。

嗱,你條命矜貴,唔好學我呀,我就冇所謂,反正我已經晨早跳左落海架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下海』 是文化人,學者,藝術家,
放下身段,放下專業,放下尊嚴,
從事『商業活動』,賺更多的錢。

錢的吸引力,『有錢使得鬼推磨』,
『錢不是萬能的但冇錢就萬萬不能』,
『錢、錢、錢』許冠傑都有唱喇!

xiao zhu said...

Space:

此海不同彼海。

laulong said...

小豬:

傻的別字是輕狂

狂因已歷世滄茫

窮山惡水翩然過

千峰踏盡意仍莊

虎毒狼心從不畏

流長蜚短只等閒

江漢月色悠然白

映照人間漫滄桑

孱仔 said...

追求公義通常都是困難的,因為你要去追求的,就表示那公義未被章顯。連公義都可以埋沒的,那就一定是有很大力量的東面。那即是要對抗那力量,真的非常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