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6, 2008

翎:

看著床上的被鋪,腦海不斷浮現出一幕一幕和她三十九年共處的情景。

想起她的音容,出落都是個典型的好媳婦、好妻子、好母親;定必是我上一世修來的福氣了。而她,這一世可倒楣了,身邊的男人原來都沒有給她騰出好位置,即使曾經有過。不過,她都不知道。其實,她是應該知道的。

幸好,還憑著僅有的福氣,她先走了。

除了歉疚,我還能給她甚麼!

那個衝動的年頭,那夜,三點多鐘的時候,拖著極度疲累的身軀回家。凝望著床上酣睡中的她,禁不住就往她的臉頰吻了一下,竟然把她弄醒了。

「回來了?怎麼吻我?嗯,是不是做了甚麼虧心事兒?」聲音其實還是帶著剛睡醒的沙啞。

當下來不及回應,她就哈笑起來:「快點睡吧,你累了。」然後又笑著再睡回去。

那個情景、那些說話,今天還保存得清晰。清晰並非因為當時的罪疚反應,而是她的說話反而撩動起對妳的思念。那一刻,就只是不停的想起妳曾經跟我說的話。

「不知道你哪兒來的運氣,幸虧我不愛灑香水,連口紅都不塗,還有頭髮也不長,不然你可多麻煩了。」妳的語氣還帶著一貫的俏皮,這更叫我心痛了,因為我知道妳的心都已經被撕裂了。

妳知道嗎,那一次,我心裡有句話還沒有說出口。妳就是不用甚麼人工品,卻有一股獨特的、淡淡的幽香。我不懂,只是有時候也怕她也會嗅到;還是她已經察覺到了。

我知道妳有點嚮往那個「明年今日」的約會,那是因為妳還年輕。而我只可以再令妳失望。

然後,那夜,妳突然變得滄桑,但也沒有刻意把眼淚收藏。

長夜的擁抱過後,我仍然一樣無能地讓妳獨自收拾殘局。妳不肯抬起頭來,我明白,妳不願給我記得妳那哭腫了的眼皮。

最後,「我們都是普通人。」這是妳留給我的最後。

翎,這三十七年,妳可有保管好我的心。

89 comments:

思..寧 said...

是真?
是假?

珍惜眼前人...

The Inner Space said...

可以拍 四十集 長劇 又搵『三哥』!
拍電影 可以搵 梁朝偉,但 露『乜』好呢今次?

新鮮人 said...

係唔係發夢呀?
定係真人真事改編呢? :P

SearchMyGirl 或 R said...

小豬呀,

這男人利害,39+37年(2個適合自己的女人)=享了76年温柔,R死了也甘心...當然其中有一或二個會間歇性傷痛,但能維持那麽久,應是甜蜜多一點 !!

R

Yun said...

如果你是翎﹐你會怎樣﹖

如果我是翎﹐我會說﹕對不起﹐我不懂保管別的女人的男人的心。

雖然﹐沖以為這三十七年來﹐他的心都在翎身上。但如果我是翎﹐我不會相信﹔我不會相信讓我等待的男人的鬼話。(我知我知﹐我清醒﹐所以可以說得咁理直氣壯。)

可憐的是﹐沖的太太。我想﹐她也應該是知道的。如果我是她﹐我想像不到怎樣可以這樣與沖生活……

翎的決定是對的。我相信﹐她這三十七年過得好好。

沖不應再找她。這﹐有點自私。難道他真的以為翎會等他嗎﹖不要傻了。

不要想著那得不到的。得到了﹐就發現﹐也不過這麼一回事吧了。

C.M. said...

你說,我如何敢對你嚴厲?

Moccaccino said...

唔~~~

xiao zhu said...

思..寧:

人海故事,聽了便算。

有些人,有些事,縱使明知會後悔都去做。
又有些人,有些事,明知是錯都不曾後悔。
所以,就有說不完的故事。

xiao zhu said...

Space:

揾『三哥』? 唔,佢啲演技唔得喎!

仲揾梁朝偉露? 睇晒嚕喎!

再諗過啦。

xiao zhu said...

新鮮:

現實、夢境?
真人真事、真人假事、假人真事、假人假事,唉,是鬼但啦。點都好,一定有真,都一定有假嘅。

xiao zhu said...

R:

曾經XX嘅人係唔同嘅。係喇,你就想喇,想創你個心呀!

仲有呀,你有冇睇清楚架,條數唔係39+37 呀。邊有上37咁多呀? 哼,罰你再睇過!!

xiao zhu said...

Yun:

原來世上是有無數的沖、無數的翎,還有無數的沖的太太的。到最後,還不是戲夢人生!

對,你現在清醒。^^

xiao zhu said...

C.M.:

你向來都嚴厲。你不知道麼?

xiao zhu said...

Moccaccino:

^_*

R said...

小豬呀,

原來那37年得個"想"字...
咁R就唔甘心死住啦..噓噓 ! XD

>>..係喇,你就想喇,想創你個心呀!
話時話R有過一段Overlap嘅, EX與先妻; 她們都知對方存在,最終R都是愛先妻多點...一直到現在!

R

xiao zhu said...

R:

際遇、機緣,誰能說得準? 這就是做人過癮、抵死之處。

the inner space said...

揾『三哥』? 唔,佢啲演技唔得喎!

木木獨獨 冇乜表情 喜同悲同一幅面口咪似足 『沖』 囉!全部內心戲,又可以貫切四十集有連貫性。

仲揾梁朝偉露? 睇晒嚕喎!

上次露睇晒哪咩?我都冇去睇唔知播!

seikomatic said...

豬豬,

講起奇怪,俺睇果時以為【東京鐵塔v2.32】...

好想同俺媽去睇,但知道自已一定忍唔住,而且題材太敏感,anyone brought their moms to see that?

aulina said...

真真假假都好啦,睇完就覺得一腳兩船者最好快d沉!

CH計數佬 said...

有d幻想tim...

xiao zhu said...

Space:

>>木木獨獨 冇乜表情...

喂,咁唔代表交到內心戲喎!唔,總之佢唔得喇。

至於梁朝偉,春光乍洩+色戒,乜都睇晒啦。

我諗都係要再做 casting 喇。

xiao zhu said...

大師:

咁究竟你係睇左套戲未架? 如果未睇點解你又會聯想到嘅? 我都冇睇過呀,答唔到你問題添。

xiao zhu said...

Aulie:

係吖,乜嘢都應該有代價嘅。

xiao zhu said...

CH:

幻想? 究竟你有啲咩幻想呀? 講唔講得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梁朝偉,春光乍洩+色戒,乜都睇晒啦

不嘍都唔知梁朝偉有乜嘢好,人地話佢對眼好勁, 成日都是懶憂憂鬱鬱的眼神!


春光乍洩 和 色戒 都是 『兒童不宜』三級 的我冇去睇吖!

Todd said...

對不起,我想她背後一定有一個故事,所以不問自寫了...

http://toddyip.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948659

xiao zhu said...

Space:

好少見你用咁嘅語氣批評人固噃。

始終都係各花如各眼啫,就好似我夠唔明點解啲人話朱玲玲靚咯。

xiao zhu said...

Todd:

甭客氣!寫得很動人呢!我很喜歡呀。

桃紅三點式 said...

我近來又愈睇愈唔明喇小豬!要搵人出本解讀先得。(例如魔術師)

laulong said...

流浪流到哩啦,喂,你是豬公?

仲係好識諗野嗰隻。你好啊!

樸老 said...

唉!可唔可以點化一下,我冇乜慧根,又唔曉計年歲,攪到我都唔敢留言,怕出醜呀!

我估,你只要再具體小小我就會明架嘞!

shek said...

樸老,沖是一位剛結婚兩年便開始了長達三十七年婚外情的男人,你現在明白嗎?

xiao zhu said...

朗兄:

歡迎呀!

>>喂,你是豬公?
唔係呀,我唔係公、係字呀。哇哈哈哈哈!!

仲係好識"亂"諗野嗰隻。:D

xiao zhu said...

樸老/Shek:

樸老,你唔好成日都咁客氣喇。我寫嘢係隱晦啲,又冇頭冇尾冇解釋,其實呢度好多老友都成日唔明我寫啲嘢架,哈哈,不過大家都好俾面我、又好錫我唔計較咋。所以真係唔係你嘅問題呀,知唔知呀?

Shek, 多謝你幫我解畫呀!^^

不如我補充少少喇。

沖結婚三十九年了,妻子剛去世。在婚後大約兩年,沖與翎發生了婚外情。按情節看,這段情維持了很短的時間,翎離開了這個三角。然而,沖心裡愛的是翎,三十七年來一直都記掛著她。

易亦 said...

真過份!
竟然有人睇得明你寫咩?!
真係要頒個[豬公獎]或者[豬滔虫獎]比佢
如果唔係真係冇奶油會睇得明既
:(

嗚嗚~
正常人智商一百零幾點
我得三點
嗚嗚

the inner space said...

年年有今日 1994

袁詠儀 梁家輝 主演 高志森 導演

梁家辉与袁詠儀,在六十年代的离岛大屿山相遇,两人一见钟情,但男的使君有妇,女的亦即将出嫁。

在台风之夜,他们仍不能避免发生出轨的爱情。其後,他们相约每年今日在此同度一宵。

随着 他们的每次碰面,带出了香港的时局演变。而最後一次见面已是二十一年後,男的准备全家移民,因为香港面临九七回归。


改編自 美国舞台剧《明年此时》Based on Bernard Slader Broadway play,
SAME TIME, NEXT YEAR

亦曾拍成 英語片
Same Time, Next Year (1978)
Alan Alda and Ellen Burstyn


Alan and Ellen glow on screen as two people who find long, enduring love with each other despite being married to other people.

A fateful meeting at a California inn leads the seemingly mismatched pair into 26-year-long affair in which they meet for only one weekend every year.

Altered by the global events of the 1950s, 1960s, and 1970s, skillfully displayed with film stills from the time, and by their personal challenges, the couple grows and changes as the years roll by but never loses the awe that they have found their true soul mates.

易亦 said...

唉呀!內空,我好中意呢套電影架!
每次番做我都會睇...
好似仲有佢隻VCD添
我好中意佢既感覺的

原來出處係咁架
等我去睇下呢套電影先
....不過好似好冷門喎
唔知邊度可以搵到呢?

laulong said...

噢,現代梁祝故事啊!我都有點懷疑啦,小豬的文字總是透了點爽爽的女兒香,不似莽莽男子漢。這幾天把臂同遊文字林,還以為我、大文兄、小豬像三位忘年俠士,老中青逍遙論劍。怎知兩男配一女,小豬竟是女兒身。

啊,小豬,我傻得很苦啊!啊,英台,你嫁入了馬家門沒有?

xiao zhu said...

Space:

果然心水清!無話可說。^^

xiao zhu said...

易亦:

乜你真係冇聽過咩?

xiao zhu said...

三點:

其實,有時攞個感覺得架喇。

xiao zhu said...

易亦:

>>我得三點

哦,曬命呀? 三點都俾左你咯,仲想點呀?

xiao zhu said...

朗兄:

倘若英台尚未嫁入馬家門,然則兄台又會如何?

(你傻得苦? 嘿嘿,你簡直精甩辮就真呀!)

laulong said...

小豬:

先去安慰三點,我們相親,遲些,遲些...

laulong said...

小豬:

聘禮若何,儘管放張清單過來,惟我家無恒產,只有一點心。

悔了罷!

樸老 said...

俾啲時間我熱下身啦! 慢熱少少嘛!

謝謝 shek 和你的解話,看了導讀再回看故事,tune tune 個腦,即刻出畫面嘞,仲好有 feel 添。

也看過 年年有今日 這個片,卻不太喜歡,袁靚靚!味道不對。

文字的想像空間還是遠勝於影像。

比較喜歡你的故事,多點情少點慾。

易亦 said...

>曬命呀?

噯喲~比你發覺左添!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咁多人鐘意個故事

一于 拍 四十集 長劇 和 開部電影

哪 我一早就提議

可以拍 四十集 長劇 又搵『三哥』!
拍電影 可以搵 梁朝偉,但 露『乜』好呢今次?


小朱姐就唔 likely 個 casting, E+ 大家 攞啲 idea 出嚟吖。


:D

Anonymous said...

小豬呀,
多謝妳留言, 我會經常來看看妳 !!
, 比隻五妳啦 XD
有不吐不快時, 我才再 Login 發嗌風啦 !!
匿名的字母人

xiao zhu said...

朗兄:

悔,悔極了。原來你能付出的,就只有那麼一點!!!!!

xiao zhu said...

樸老:

慢慢來,這兒沒有時間限制,可以細水長流。

原著的 Same Time Next Year,無論舞台劇或電影,都很有味道,港版的,我很不喜歡!

xiao zhu said...

易亦:

你啲戲好屎呀!

xiao zhu said...

Space:

哎呀,咪搞咁多嘢啦,呢啲劇情咁老土,又熟口熟面冇新意,冇乜值得拍啫。

xiao zhu said...

字母人:

冇心機同你"啪" 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兒女私情 千百年來
老土熟面 肉麻骨痹
愛情故事 歷久不衰
橋唔怕舊 最緊要受

易亦 said...

咁你幾時陪我睇原著既 Same Time Next Year(舞台劇或電影)等我學下野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he Inner Space said...

好少睇埋人地和小朱姐的問答

朗朗和朱朱 一問一答,一輪問答
令我記起 小朱姐 往日引用過,
曾慶瑜的名句:
『錯生在女體的男同性戀者』!

xiao zhu said...

Space:

兒女私情呢啲題材你唔啱個可?

另外呢,我覺得你啲記性真係好好嘅唧,我啲陳年舊事你都記得咁多嘅。你平日有冇咩秘訣補腦架?

xiao zhu said...

易亦:

學戲呀? 嗯,都要睇吓有冇天份嘅。另外,套戲好鬼冷門架,都唔hit,都好難揾到嘞。

laulong said...

小豬:

今次冇得錯,inner space 係公,哇哈哈哈哈!!

Space 兄,先打個招呼。跟住同豬妹做埋個下集。

小豬,香港都係中國既一點,地球都係宇宙既一點,我嗰一點,大到無倫!

吓,還未滿意,那你入馬家罷,化蝶見。嗚!

xiao zhu said...

朗兄:

嗱,你睇,三言兩語又再一次顯示你嘅才智,一招自說自話就乾淨俐落地畫個句號。真係要跟你多多學習。^^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我一早就想幫小豬呢篇寫個同人誌,但係唔知點解,總是提不起勁來.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順其自然吧。~~

laulong said...

小豬:

你的小腿踢爆,才深具智慧。所以話,若我的人頭有你的豬腦,才叫人歡喜呢!

樸老 said...

妳是燒豬還是小豬?

细水長~~流

啱聽喎! 就咁話啦!

xiao zhu said...

樸老:

妳初來不久,可能會看到不同的網友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其實所有的稱號都可以,他們不同人給我改了不同的名字都總有點意思(包括搞笑),所以我都通通受落、喜歡。

xiao zhu 真正的譯音名字不便透露,而官方的代號是小豬,網友們分別對我有不同的叫法,包括小朱、燒豬(有人好憎我定嘞,宜得燒左我黎食至暢快!)、小珠和小茱。

樸老,妳鍾意點叫都得,只要俾我知道妳係叫緊我嘅,我就會應妳架喇。~~

海火火女 said...

39 年...37年...嘩!

小朱, 這裡好不熱鬧! 同 Hana 姐姐那邊一樣喎! 仲有, "Same Time Next Year"可否預我一份呀~?

微豆 Haricot said...

人說七年之癢,冲結婚兩年就「週身痕」,真是有點那個了。不過,禁果在沒有第三者發覺之前,總是「甜」的。In real life, the forbidden fruit usually turns sour and poisonous for the lovers.

易亦 said...

>樸老,妳鍾意點叫都得,只要俾我知道妳係叫緊我嘅,我就會應妳架喇。~~

樸老,你遲下可能會比人叫老豬
因為我都咁樣比亦豬個豬叫過
到時候你要知道係係叫緊你呀!

南區肥龍 said...

立場重申報:

我唔憎你架,呢度仲要有有情有義既俠女.

雖則,燒豬真係幾好味架!:P

laulong said...

小豬:

流浪打赤臘,負荊請罪啊!

xiao zhu said...

火女:

預埋你? 套戲真係好難再揾番。不過我有本書(劇本),去英國旅行嘅時候買嘅,呀,揾番出黎睇吓先。^^

xiao zhu said...

微豆:

這些問題真的很難說...不過食禁果的,就必然要承擔後果。

xiao zhu said...

易亦:

語無倫次,咪嚇親人呀!

xiao zhu said...

肥龍:

都算你有番啲良心。不過我都唔怪你,第一個要燒我嘅都唔係你。

xiao zhu said...

朗兄:

啫咁,如果你自問體魄強壯,唔怕冷親,打唔打赤臘呢,其實我都無權干涉。不過你黎呢度負荊請罪,我就莫名其妙嘞!你何罪之有呢?

laulong said...

小豬:

我驚玩笑過壟啊!

xiao zhu said...

朗兄:

開玩笑也好,說認真也好,最終還是要看對象。以你的智慧、閱歷,我估你會知道呢度用緊無限寬頻吧。定啲黎,唔駛驚!

laulong said...

小豬:

多謝你,那麼就當我係嚟騷肌肉罷,嗱,這是半百三角肌,這叫知命三頭肌,這是半世紀胸肌.....咔,流浪唔係真係流架!

xiao zhu said...

朗兄:

>>流浪唔係真係流架!

你睇我由始至終都冇稱呼過你做流浪,就知我從冇當你係流架啦!

樸老 said...

易亦:

哦! 得! 到時唔鬼睬佢!

話時話,俾人叫得做乜豬物豬嘅,通常都係人見人愛個啲,我大纜都扯唔上,冇人叫得出口嘅,要叫就叫八戒啦!

妹豬 (暫時叫住先,阿妹 + 小豬,無理由叫你阿小呀!):

這裏是我第一次離開鮮奶國留言的地方,的確唔熟路,看到別人叫你燒豬,我懒認真咁查下xiao zhu 的漢字, xioa 有百多個可能, zhu 也有數十個,都係問問稳陣啲。 原來係可以自由發揮嘅!

xiao zhu said...

樸老:

妹豬,好呀。呢個名令我諗起以前喺屋村住嘅時候,鄰居有個小妹妹,肥嘟嘟、又幾靚女,好得人鍾意,我都唔知佢叫咩名,不過個個都跟佢屋企人叫,妹豬。

其實"燒豬" 嘅拼音係shao zhu,不過大家玩得開心,冇所謂。妳咪睇我成日有冇病都喺度呻吟,其實我好貪玩架。

嘩,原來妳一出鮮奶國就黎我呢度落腳,真係榮幸嘞。希望冇待慢到妳喇,黎多啲嚕喎。

樸老 said...

都話啦! 叫得阿乜豬嘅都係幾得人歡喜啦!


當然知道你玩得啦! 我同你一樣咁八卦,睇人地文章會撈埋汁,雖然你處汁多到瀉,但我都照撈。

再想八多樣,你是教徒嗎?

xiao zhu said...

樸老:

哈哈,原來大家都鍾意撈汁嘅。

曾經對教徒呢兩個字非常執著,一路都學習緊要放開。要講又可以發多幾篇文架喇,我只會話,受媽媽影響,自細我都信神,不過我冇返教會、懶讀聖經、偶有祈禱。我冇用一般教徒嘅模式同神溝通,不過我知道佢一路都有睇住我。

樸老 said...

係呀!

最緊要裏面點想,形式是做俾人睇又或俾自己睇。

唔使睇(提醒)就唔使做囉!

我冇宗教信仰,纯粹個人價值觀,希望冇得罪!

xiao zhu said...

樸老:

傻喇,得咩罪唧,大家講吓自己嘅睇法,冇問題喎。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淚洒江湖經已公演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竟然聯想到大師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