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8, 2007


很久沒有去看妳了,天氣涼了,妳可好嗎?

其實也很久沒有想起妳了。最近想起妳,說穿了,都只是自私的緣故。

對著鏡子,也不敢咧嘴,怕見到妳的笑容。

無法忘懷那一天,拖著疲累不堪的身軀偷偷走進妳的窩。滿目都是妳的寶貝,隱隱發出腐臭。就在那只剩下一條一呎寬的走道的妳的窩,藏著妳的秘密。

誰想到一本小小的筆記簿,就是妳唯一用以包裹著那點點渴慕。

一頁一頁的篇幅,任由那秀朗的字體凌亂地散落著。沒有形容詞、沒有副詞,只有時間、地點、動作和代名詞。每一個字、每一個句讀,一下一下的搥打著我,噢,原來我一直都忘記了,妳也應該可以去擁有的。對不起!

還有那些照片、那些妳偷偷拍下來的照片。已經按捺不住了,茫然跌坐在地上,不斷在代入妳的心情,淚水爭湧出來了,心很酸、心很痛。

這本是妳的秘密,卻已經變成了我的秘密。就這樣處理好了。

永遠都不能忘記那次在地鐵車廂內,不顧身邊乘客的注目,對妳強烈、嚴厲的質詢和譴責,然後過了兩個站,話都說完了,我就在油麻地站拂袖而去。

永遠都不能忘記那次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對著妳喊叫、哀求,求妳立刻停止繼續去傷害人,求妳放手。妳抵擋不住那個措手不及,也軟化了。可惜,好了不久,故態重現。我,都放棄了。

永遠都不能忘記那次看見妳閉上眼睛,嘴微微張開。禁不住伸手去輕托妳的下顎,才發覺原來是那麼硬,好像是顎關節都鑲上了螺絲釘,移動不了半分。

永遠都不能忘記那次只消三幾天的工夫就把一切安排穩妥,獨力像變戲法般把項目完成了,還以為成就了甚麼似的。過後才曉得那不過是一己之勇,就那麼蓋過了人情世故、就那麼蓋過了心靈上的遺憾傷痛;對,就真的像處理了一個項目而已。

今天,我給
人家欺負了,不能對誰說甚麼,因為都是自討的。妳會聽到我嗎?

43 comments:

火鶴 said...

去食宵夜咯, 半個鐘後, 九龍城等.

南區肥龍 said...

過去已是過去, 回頭望自然見到感覺到好多. 就算係自討, 咁如果有(其他)人會聽, 都應該唔錯咧.

xiao zhu said...

火鶴:

嘿,我等到十點鐘呀!! >_<

xiao zhu said...

肥龍:

多謝你,我知道你會借俾我嘅。:)

微豆 Haricot said...

『給人家欺負』又怎会是『自討的』呢? It sounds like a victim apologizing to the bully .... don't quite understand ....

小貝 said...

小豬

要快樂唷

C.M. said...

小珠:

你也聽到我嗎?

xiao zhu said...

微豆:

>>『給人家欺負』又怎会是『自討的』呢?

有時候,可能是自己沒有做好,讓人家有機可乘。

xiao zhu said...

小貝:

會努力的。^^

xiao zhu said...

C.M.:

已經告訴了你,你是否也聽到我?

小貝 said...

忘記不愉快的事,
把好的都記起來吧=)
加油唷!

Manna said...

xiao zhu,
有友人如你如此坦率,真誠,我一定會聽的啊!!!

xiao zhu said...

小貝:

對我來說,不愉快的事,是不需要忘記的,要懂得共存,因為快樂、不快樂,都是生命裡面的部份。失去哪一些,都一樣遺憾。

加油,加油,我加緊喇!

xiao zhu said...

Manna:

深深感謝你!

Hana said...


不怕忘不掉只怕記不住

xiao zhu said...

Hana:

就是嘛!

思..寧 said...

人的腦袋有時會好聰明
把不快樂的事放於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或者把它刪除

不快的記憶自有它的容身之處
而且回想太多也無補於事
錯過了就由它去吧
吸取教訓就可以了

給人家欺負也不緊要
始終這裏有著很多聽眾
願意聆聽及分擔你的不快

s-pig said...

你個背脊,有好大個包袱喎,放輕鬆d啦,朋友

xiao zhu said...

思..寧:

知道你會靜心聽我的。多謝!

小貝 said...

岩喎岩喎, 又比你講通左添

xiao zhu said...

s-pig:

係呀,都真係幾大架...

Yun said...

係丫﹐天氣涼了﹐等我給你一個熊抱﹐暖下你先。

^^

桃紅三點式 said...

仲有無位剩?三個一齊抱啦。

南區肥龍 said...

一、二、三、四隻猫頭鷹, 厲害!

小貝 said...

全部都係night owl!!!
勁勁勁

Mono said...

愛是一切動力的源頭。
當身邊缺乏愛之時,
就更要愛自己。
不過,看來妳還有眾多支持和愛妳的人呢!
還記得那歌詞嗎?
It's hard to stand alone,
When you need someone beside you,
You spirit and your faith must be strong!
妳說得對,不開心的事,不需遺忘;只要換個心情、角度看就好了。
努力啊!

xiao zhu said...

Yun & 三點:

抱抱? 更係好啦,我多多益善呀。黎吖...

xiao zhu said...

肥龍/小貝:

其實呢啲唔係叫做勁,大家各自有唔同嘅天賦啫。嘻嘻!

xiao zhu said...

Mono:

What xiao zhu can do is dream
What xiao zhu can do is love...

我當然記得,多謝你!~~

米都話唔搞咯 said...

係囉係囉,瞓多啲,發下白日夢,放鬆下啦~
仲有,邊個蝦你呀,話俾叔叔知,等我(地)去教訓佢(係呀,呢度好多叔叔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初時讀以為你是對著鏡子裡面的映發囈語!
但睇埋人地啲反應人地啲回應又唔似系播!

好似乜呢?

有啲後期啲黃家衛影子,
近年黃家衛個朵很響亮。

好似未經剪接的毛片,東一個鏡頭,西一個鏡頭,一take, 二take ......Nth take。

s-pig said...

我知唔啱聽,不過,人生苦短,何必太沉重...

take care!

xiao zhu said...

s-pig:

>>我知唔啱聽...

千祈唔好咁講呀,我明架,多謝你呀!

xiao zhu said...

米搞叔叔:

你真係好嘞,不過蝦我嘅人,唔止一個呀。有啲你都教訓唔到架喇,算啦。

xiao zhu said...

Space:

我都唔識應你喇。^_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我慢慢將你年多來的文章,試圖好像電影剪接Editing咁,把東一忽,和西一忽,切切埋,揀下邊一個TAKE好啲,切圖游戲般,令到合理化,合情化,希望知道你系道講緊乜嘢!

C.M. said...

... 我實在禁不住那... 心情。

xiao zhu said...

Space:

你真係用心良苦呀。咁而家幅圖砌成點呀? 我都想睇吓呀。

xiao zhu said...

C.M.:

...嗯...

the inner space said...

好困難哩! 砌來砌去,試來試去,都系連唔埋既, 小朱姐你系原創,幅圖已經在心中,『想睇吓』,是想睇吓我點無功而放棄?

xiao zhu said...

Space:

哎呀,呢個留言一定要即刻覆。

你講得啱,我係原創,我自己當然心中有數。我話我想睇,係想睇喺人地眼中嘅我係點樣,梗係唔係想睇你點無功而放棄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

為何咁著緊 『想睇喺人地眼中嘅我係點樣』?

送上 問我 點擊試聽

唱:陳麗斯 曲︰黎小田 詞︰黃霑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 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 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 講一聲 我係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 或者千般錯
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 那怕會如何
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得失有幾多 其實得失不必清楚
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 無論歷盡幾許風波
我仍然能夠講一聲 我係我

xiao zhu said...

Space:

點解? 好奇囉。因為咁樣我對果個人都會增加認識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