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6, 2007

慵懶的呼喚(一)

從睡夢中緩緩打開眼簾的時候,竟已是中午過後;這是歷史性的一刻。雖然昨夜突如其來的不適弄到天明才倦極而睡,但是按過往的經驗都是會一樣早起床,從未能成功地睡到日上三竿的。要記下。

* * * * * * * * *

很凌亂;一直都無力整理。
無知地,原來已經一年了。
然後有一雙手伸過來,抬捧著我的臉龐,叫我看清自己。
手的熱力,從臉頰一直傳送到心坎深處,曼至全身。
冰冷的湖泊隱隱蕩起暗湧;
很危險。

40 comments:

墜落天使 said...

訓多D呀!_!

梁巔巔 said...

冇前途~

Anonymous said...

間唔中搵日瞓到日上三竿都無所謂啦
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思..寧

the inner space said...

睡到日上三竿的: 睡得是福
原來已經一年了: 謹賀週年

南區肥龍 said...

突如其來的不適> 小心身體呀! 如果可以既話, 試下飲啲熱飲睇下有冇幫助呀!

readandeat said...

一年了嗎?

很少睡至十時後起床,除非是病了。

xiao zhu said...

天使男:

盡量啦^_*

xiao zhu said...

梁公子:

早已經俾你批左啦,仲提!>_<

xiao zhu said...

思..寧:

從未試過。

要走更遠的路,不走,可以嗎? =P

xiao zhu said...

Space:

令你誤會了,週年早已經過了。所寫的,只是發覺原來這一年過得很渾噩、茫然。

xiao zhu said...

肥龍:

嗯 ~_~

悠 :) said...

咁都要記下!就證明妳唔係真正的慵懶人啦。

xiao zhu said...

R&S:

從來都不太重視甚麼週年,所以早已過了。

原來網誌可以幫助檢拾所走過的光景,發覺這一年來過得渾噩,甚至有點迂腐,實在需要重新整理。

xiao zhu said...

悠:

哈哈,你不是懶人,不會了解懶惰的層次。唉,總是沒有人相信我,我真的是很懶惰的呢。

很久不見了,很高興你來,還是很忙吧。

火鶴 said...

> 要走更遠的路, 不走, 可以嗎? =P

哈哈哈哈, 我都係懶人, 我信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令你誤會了,週年早已經過了。

我又點會誤會呢,不過你既然提出“已經一年了”,好可能是另有所指,所以就簡單寫“謹賀週年”囉。

可以“渾渾噩、茫茫然”又過一年,冇乜大獲嘢爆發,也是福氣。

如果誤導咗其他朋友,就真系唔好意思嘞。

:P

xiao zhu said...

火鶴:

真係? 真係同道? 真嘅?

xiao zhu said...

Space:

啊,原來是我誤會了嗎?

實在沒有值得恭賀的,也真的沒有那份福氣。

新鮮人 said...

我好想問好耐了,
是否來這裏留意的blog友現實中是識你呀?
你只要答yes or no,
我不會再多問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能挺過一年不是福氣是甚麼呢?


『知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喜樂』

可能我頭腦簡單太容易滿足罷, 又因為我悲觀,擔心太多,祇要挺過一年,已經滿足了。

xiao zhu said...

新鮮:

No.

點解咁問嘅?

xiao zhu said...

Space:

係囉,所以我個blog header 最近咪加左嘢囉,你冇睇到咩? 又貪心、又無賴嘛。^_*

新鮮人 said...

因為我覺得有幾個blog友好似好明你講嘅嘢,
仲有言外之音囉!
我就睇得半明不白,
成日都估到一頭霧水!

孱仔 said...

睡多點對身體好!我都很喜歡睡的,不過我多數午睡而不會睡到日上三竿的。

xiao zhu said...

新鮮:

哈哈,其實我成日俾人話我寫啲嘢難明,唔知我噏乜。我諗呢,佢地呢,有時都係做好人,扮明,等我開心吓啩。咁,事實上呢度有好多blog 友都時時黎,睇得多,估估吓都會估到啲嘅。=P

xiao zhu said...

孱仔:

你做嘢啲時間彈性好多,梗係可以瞓晏覺啦,我都想呀。

思..寧 said...

不想走也可以
站在途上看看身邊的風景吧
也可靜待前進的動力

我信你有一日會願意離開現時的位置

Hana said...

很危險卻也很蕩漾。

悠 said...

總覺得妳這一篇是有o的o野 咁 ^_^

xiao zhu said...

思..寧:

真的很想可以讓我停下來,欣賞、享受一下身邊的風景。

xiao zhu said...

Hana:

危險的處境,危險的人物,妳道將會如何?

xiao zhu said...

悠:

ummm.....

樸老 said...

你好!

在螢幕前坐了一個半小時,拜讀你以往的文章,本想稍稍看一看而已,怎知被吸引著,今天讀到06年4月的,累了,會再來訪。

只想讓主人知道,有個不速之客在這留連。

晚安。

xiao zhu said...

樸老:

別客氣,歡迎之至。這兩天我也在細閱你的文字呢。~~

Hana said...

小朱:
險中求勝!不亦樂乎!

xiao zhu said...

Hana:

好一句不亦樂乎!唉...

新鮮人 said...

明白了,
唔係扮呀! :p

xiao zhu said...

新鮮:

我知喇。^_^

The Inner Space said...

講貪心都唔夠 全體立法會議員!

又要加人工嘞,他們有乜 Merit points 叫加人工? 貪得無厭。 乜野叫貪心,睇到喇!

說無癩都唔夠 楊森 同 譚香文 !

民主黨在區議會大敗,為了撈翻啲政治本錢,森森係內務會議追問糖糖和龍龍啲口吻,好似街市狗咁吠。

香香輸了了區議員,為了保住立法會議籍,追著前旅發局嚟哎! 好似廟街的老雞乸一樣。

未見過 無癩? 有樣板睇嘞!

xiao zhu said...

Space:

即使佢地真係更貪心、更無賴,都唔可以剔除我貪心、無賴嘅事實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