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07

這一個夜

坐在窗前,對著電腦,不經意地甩了一下頭髮,抬了一下頭,竟然發現右邊那窗框頂端的半個月亮。這才猛然想起,原來已經有差不多兩個月沒有留意窗外的月亮了,或者應該說,這段日子事實已經忘記了世上還有月亮;除了那首歌,還時常在嘴邊、在心裡,哼唱著。

此刻思緒亂飛,呆呆瞪著那穿過前面玻璃自己的面容,隱隱浮印在漆黑中,那遠遠的、微細的街道上、屋宇大廈上、燈光上。禁不住那無限的思念,停不了那一幅、一幅的光影急轉。

* * * * * * * * *

下星期你再去,我陪你吧,我已經申請了假期。」

「不用了,都已經去過幾次,有經驗了,也慢慢掌握了怎麼對付那些點滴了。他們都說我夠棒咧!」

「你真是的,上一次我出差,交帶肥佬陪你去,你還是沒有叫他。」

「嗯……」

* * * * * * * * *

不過是相等於一個閏二月的時日,
本應是瞬目即逝,
卻遺留下那如白蛇的痴憨纏繞著。


* * * * * * * * *

那夜
走在街上覺得有點冷,
是淒冷。
意外地展開了戲劇性的插曲;
多短暫的虛與實,
如夢?
寒風中的依靠,
那份溫暖已經刻蝕著。


* * * * * * * * *

沒想過「益力多」都算是甜品。
我買了。
邊嚐著,邊想著;
哈,你是要把我催眠,
又要我去學自我催眠!
對不起,這幾天,奶茶,是喝多了。
因為
我想醉!

* * * * * * * * *

噢,那天,原來是她的生日。心不禁向下沉。

* * * * * * * * *

又是週末的下午,坐在樂古道口的石櫈上,硬鑽進三個婆婆的圈圈裡去,聽看她們在研究著那雙價值五元的功夫鞋,還有評論著那件剪裁錯體的襯衫,所以只賣十五塊。她都穿戴在身上了,那份成就感,滿溢。

不斷把弄著手機,推按著鍵鈕,重複檢讀著剛傳送過來的關顧與祝福,如沐冬暖。

然後心裡卻自多思量,於你,我是否只是一隻白老鼠呢。

* * * * * * * * *

她的網誌,本就是一幅3D圖畫,卻只有我才看得出來。

* * * * * * * * *

我並不大方,我小家子氣的,只因為原來去愛也是要算上資格的;我就是算不上。

* * * * * * * * *

還在繼續亂飛。

26 comments:

南區肥龍 said...

>> 原來已經有差不多兩個月沒有留意窗外的月亮了

你眼大睇過籠遮....^^

>> 我並不大方,我小家子氣的,只因為原來去愛也是要算上資格的;我就是算不上。

我諗去愛只在合意與不合意, 投緣與不投緣, 付出與不付出... (仲有仲有).如果要算上資格的, 唔係果回事囉.

唏! 精神啦! ^^

仲有....早晨呀!

C.M. said...

(唉呀,比肥龍兄做左第一名添)

甜品黎計,梗係Haagen Dazs首選喇。(順便增肥)

>>對付那些點滴...

點滴=靜脈滴注?

>>噢,那天,原來是她的生日。心不禁向下沉。

生日快樂!(to her)

Anonymous said...

工作忙碌的你要小心平衡自己的生活,不要把自己拖跨

天氣變涼了,加衣呀

思..寧

xiao zhu said...

肥龍:

早晨呀!~~

雖然我對眼都唔係細,但係都唔係睇過籠嘅,其實係太懶喇,個頭都冇郁到,死固固咁,梗係睇唔到啦。

你講得啱架,邊係果回事吖,自己戇居之嘛。

新鮮人 said...

胡思亂想是女仔的權利,
請繼續享受這種自由吧!

早晨呀! :)

shek said...

月華當窗猶未見
何矇秋水蔽衷明
醉酣憶結凝往事
唯待朝暉暖夢醒

微豆 Haricot said...

Yes, I noted the half moon over the week-end too. It's the same moon that shines on the million souls who happen to look up.

the inner space said...

又系咁鬼難明!

vicky said...

我明白.

很痛苦.

xiao zhu said...

C.M.:

唉咩呀,喺度攞到第一有得分咩?

Haagen Dazs? 你又唔記得嘞,我懶到出汁,邊得閒逐羹逐羹"bud" 唧。益力多快啲嘛,"good good good" 就飲完嘞。另外呢,我係油浸都唔會肥架。

xiao zhu said...

思..寧:

放心啦,我命硬呀,冇咁容易跨架。我今天都有著番件長袖外套喇。你都係呀,公私都忙,壓力會減低抵抗力架,注意呀!

xiao zhu said...

新鮮:

係呀,我哋有特權架,你唔恨得咁多架嘞!=P

xiao zhu said...

Shek:

日本東北之行很愜意吧。掛念,很高興你回來。

xiao zhu said...

Haricot,

Yes, we share the same moon.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thoughts too.

xiao zhu said...

Space:

唔好意思呀,你知我架啦。所以點解我要多謝你囉。

xiao zhu said...

Vicky:

Send 左 email 俾你呀。

火鶴 said...

命硬?
我都鍾意.
「二百年後再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
誰人又可控訴廿個十年
仍然未捨棄...」

xiao zhu said...

火鶴:

「頑強地等再過廿個十年
等整個世界換風氣...」

命硬,希望硬到下一世...

C.M. said...

拿,你將杯Haagen Dazs 放係飯枱上面30分鐘,之後你就可以攞黎飲架啦。

咦?唔知果位生日的“妳”,聽到我同佢講生日快樂咩反應呢?

xiao zhu said...

C.M.:

係喎,咁我咪又可以"good good good" 咁飲晒啲Haagen Dazs 囉可。...哼!

咩反應?唔知呢,可能佢都唔知係講緊佢架。

桃紅三點式 said...

小豬,看到我很想哭。

我們會遇到更好,遇到那個願意愛護我們,無論生日、聖誕、新年、中秋,每個團圓日,每個相聚時,都會在我們身邊,把我們放在首位的人。

有一天,我們不需要再受委屈,不需要當白老鼠,對方會大聲疾呼向全世界公開承認,我愛的,就是你。

要支持住,要等到那天來臨。

aulina said...

如果胡思亂想可以令自己好過一點,何妨?

Hana said...

胡思亂想又點會令自己好過呢?
要想都係要思路清晰想清想楚,
再唔係就發綺夢,遐想先有可能令自己好過

xiao zhu said...

三點:

還可以把哀傷訴說,想想也已經不是最壞的了。眼眶也許未乾,我還懂得微笑。~~

xiao zhu said...

Aulie:

就是嘛!!

xiao zhu said...

Hana:

其實好過,也並不一定是會快樂,而可以是過渡的橋梁。

胡思亂想也好,綺夢遐想也好,甚至是妄想又何妨,我只是在尋找自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