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1, 2007

木馬再轉

不是星期天。

不是星期天的遊樂場當然不怎熱鬧。天氣很清爽,只是放眼開去,一片白濛濛的,空氣很不乾淨;但是正在嬉戲的小孩,都是那麼盡情。

還都會有一家大小、拖男帶女的,舒暢地走著。

遊樂場裡面零星的喧嘩聲,還有一樣的音樂聲,以至不同類型的遊戲機械啟動時發出的聲音,對於不同心情、不同境況的人來說,都起著大不相同的效應。

* * * * * *

旋轉木馬隨著音樂啟動了。木馬上的小孩,有些歡天喜地在叫著、笑著,有些正向站在圍欄外的父母揮手,有些卻傳神貫注地握緊扶手。圍欄外的父母,都忙著舉起照相機,為他們的寶貝兒留個快樂的回憶,也好作老年的慰藉吧。

在圍欄外的另一邊,站著一個小女孩,背向木馬,是在等人吧。

在她面前經過的人,眼光都不期然地落在她的臉上。也是的,她長得實在很標緻。

再看,她還很面善。

再看,她眼下還有未乾的兩行淚痕。

開始有些經過的人停下腳步。

「小朋友,幹啥在哭?你爸媽呢?」

「我…我沒…沒有爸媽的。」因著關懷的聲音,女孩開始嗚咽抽搐著。

「怎麼沒有爸媽呢?誰帶你來這兒的?」

「是叔叔。」兩顆圓大的眼睛哭得紅腫起來,

「那麼你的叔叔呢?他往哪兒跑了?」

「我不知道。他帶我來這兒玩。他陪我騎木馬,玩了兩次。他又帶我坐火車,邊坐、邊給我講故事,很好聽的故事。他又買巧克力糖給我吃,很好吃啊!然後他說他要走了,要繼續忙他的,叫我自己玩好了,就走了。…」女孩忍不住又悽然地哭起來。

「怎麼會把小孩帶來,又把小孩掉下。真是的。」圍觀的人都議論著,一言一語的;也有人說看見女孩已經站在那兒差不多兩個鐘頭了。

「那你家在哪兒?懂得自己回家嗎?」遊樂場的工作人員也來了。

「我懂。」

「那我們先送你回家去吧,在家裡等叔叔吧。」

「不,我要在這兒等叔叔,等他回來。」女孩說的很堅定。

「你不是說他已經走了嗎?他有說過會回來嗎?」

「他說他不會再來的了。」

「那你幹嗎還要等呀?你一個小孩光站著這兒,也不安全的。」

「不,我就是要等他。」

「小朋友,我認得你,你不是以前也跟過一個叔叔來玩嗎?回家去吧,別傻吧,別再胡亂跟甚麼叔叔去玩了,很危險的。」

女孩只顧往入口那邊看,還在努力地不停地把淚水從眼眶眨出來,好讓她看得清楚。

人,漸漸地散走了。

女孩仍然站在旋轉木馬前面等著。等著。

遠處在遊樂場入口的旁邊,只見到那棵魚目樹,葉子還豐盛,卻又開始散落著。

* * * * * *

旋轉木馬,一個古老而不朽的玩意兒。是夢幻,也是虛榮。

騎在木馬上的人,小孩也好、成人也好,都好像準備讓木馬帶領著他們馳騁到天邊;每一匹馬都為馬上的人編織著不同的故事。只是當馬達按時停下來的時候,每個人都得下馬了。

只剩那個女孩,繼續馳騁……

47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似曾相識!

是以前個篇的續篇???

個時仲同小朱姐, 談了不少有關旋轉木馬的寓意!


讓我找找是幾時的.......

xiao zhu said...

Space:

真好,你是這篇的第一個讀者(留言者)。

你不用找了,在第五段不是已經有了連結嗎?

the inner space said...

旋轉木馬不表了一個定律﹐每匹木馬雖然都是你追我趕﹐但無論旋轉得有幾快﹐跑得有多快﹐木馬的距離是固定了。它知道後面有想追來的﹐但它停不下來等它。它想追上前面的﹐卻總是追不到﹐最後陪同一起跑的﹐一起旋轉的﹐總是旁邊的兩匹木馬。


人生也是﹐明知他她在前面﹐但無論如何努力﹐總是追不上﹐和他她一起跑。

明知他她在後面﹐想停下來等埋他她一起跑也不能﹐是命運的安排???

只可以接受﹐和就在旁邊的﹐一起跑過人生。

:P

the inner space said...

更正: 旋轉木馬"代表"了一個定律!

xiao zhu said...

Space:

如果套用你的直接比喻,縱使在旁邊的馬,雙方也其實是有一段距離的,而且位置也有前後,同樣是永遠不會並肩,到頭來也是各自跑自己的。

你可曾試過在旋轉當中,自己下馬,走到另一匹馬上,和另一個人一同策騎? 當然由你下馬到再上馬的過程中,是有風險的;但這也是唯一一個方法讓你有填補追不上或停不下來的遺憾。

是否續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認清目標之後,怎樣選擇位置和路線。七個月後的今天,其實這並非重演的歷史,而是繼續積疊著的生命呈現。

新鮮人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新鮮人 said...

是堅持也是執着,
那個細路女孩好硬頸呀~~~~~ :p

小時候好想食大波板糖,
但從來都未食過,
心裏"恨"到不得了!
多年後,
大個咗就自己買黎食,
食完又發覺不外如是!
而家我對波板糖無興趣了,
我都知我講咁多都無用,
個細路女都唔食波板糖嘅!

黑人叔叔 said...

「妹妹,不如黑人叔叔帶你去睇金魚丫?」

「我要等叔叔。」

「黑人叔叔成日在金魚舖見到你講果個叔叔喎,話唔定佢會經過呢,又有金魚睇喎,唔駛喊...乖。」

shek said...

無論光陰如何飛逝,女孩依然堅持苦候,縱使苦無結果,也不惜犧牲自己的青春,仍甘願作無期的等待......堅持源自她倔強的個性?百折不撓的精神?還是真的忘不了?相信她自己也不清楚!
倔強的人兒啊,所有路過的人都在為你擔心,為你憂慮,為你焦灼萬分,你可知道嗎?堅持是守株待兔,離去是給予自己尋找的機會,你明白嗎?孰優孰劣?如何取捨,一切在你!

悠 said...

為什麼我之前會錯過了這麼容易令人投入的文章 >_< 我喜歡那不離不棄的感覺。

悠 said...

雖然小女孩不會永遠都等,但叔叔會很感激她有過的決心。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一題兩寫之旋轉木馬

經已出版

the inner space said...

xiao zhu said...

如果套用你的直接比喻,縱使在旁邊的馬,雙方也其實是有一段距離的,而且位置也有前後,同樣是永遠不會並肩,到頭來也是各自跑自己的。

你可曾試過在旋轉當中,自己下馬,走到另一匹馬上,和另一個人一同策騎? 當然由你下馬到再上馬的過程中,是有風險的;但這也是唯一一個方法讓你有填補追不上或停不下來的遺憾。




木馬左右的駏離一定有,有多少呢,看個別情況.

人與人之間都有駏離,父母, 兄弟,姐妹, 有血源的都有駏離.

夫妻之間, 男女朋友之間,都有駏離, 是大是小,因人而異.

或者這駏離就是所謂個人空間, 也是因人而異.

我指的不是騎馬的, 是指我們就是被安裝的木馬, 是上天安排的, 有如命運安排.

要改就如改變命運.

xiao zhu said...

新鮮:

小豬小時候都一樣,很想吃大波板糖,它也是虛榮的另一個表達。但是長大了,追求不同了,所以到現時為止,小豬還是從沒有嚐過大波板糖的滋味。也不覺遺憾。

你講得啱,個細路女都唔食波板糖嘅,不過你新鮮叔叔教嘅唔係冇用架,個細路女都肯學嘅。

(堅持、執著、硬頸? 細個就可以話係無知,但係大個都仲係咁,就會俾人話係戇居!)

xiao zhu said...

「黑人叔叔,我認得你呀。乜你識得我個叔叔嘅咩? 不過叔叔同我講過,千祈唔好跟第二啲叔叔去睇金魚呀,就算係要睇,佢會帶我睇架嘞。而且我知道叔叔唔會鍾意我去揾佢架,所以我只可以喺度等佢,我唔會走開架。」

xiao zhu said...

Shek:

誰也不會比她自己更清楚。

明白!

xiao zhu said...

悠:

這些文章錯過了,你也不會有甚麼損失的。反而真的要謝謝你用心的看了。

叔叔有自己的事要忙....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即使寫同人誌是你的喜好,還是衷心的多謝你!

xiao zhu said...

Space:

我們在三月的討論時,我已經明白你的意思了。當時我們已經各自把比喻分別放在馬和人,現在我們也只是延續各自的想法。

命運能否被改變,就是看你怎麼想了。

微豆 Haricot said...

Here is one of my favorite songs for you .... Canadian singer Joni Mitchell's "Circle Gam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p7uySNpUyw

Lyrics in English and Chinese:

http://www.tacocity.com.tw/abs1984/lyrics.htm

shek said...

自己既然清楚、明白,"命運能否被改變,就是看你怎麼想了"!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一題兩寫之木馬再轉

經已出版

xiao zhu said...

Haricot,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This is one of my favorite songs too. ^^

xiao zhu said...

Shek:

......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再謝!~~

Manna said...

好看,觸動了..真的觸動了...
謝謝你的文章 ! :)

xiao zhu said...

Manna:

謝謝!見到你,有一種莫名的喜悅。

C.M. said...

幪面叔叔說:

「小妹妹,剛才我走到海角,又走到天涯,終於找到這根又鹹又苦,但又淡甜薄甘的棉花糖,你想試試嗎?如果你想試試這根特別的棉花糖,那你嘗試走出這個遊樂場吧。你已經長大了,外面的世界,比這個木馬,還值得眷戀。而且,你的叔叔不是在外面正等著你嗎?」

the inner space said...

旋轉木馬,
你說你的騎馬人,
我說我的木馬,
是命運安排.

三月共識, 各自表述!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

改變命運,逆天而行,
可招天遣,可免則免.

seikomatic said...

小女孩的故事:希望用短暫的快樂蓋過或減少極大的傷害,往往加深左傷害而且令快樂變成傷害的一部份。

未騎上去之前已經比佢華麗耀眼,七彩斑斕所吸引,但同時間有人考慮怕轉又怕跌,所以只作旁觀 - 愛情,結婚,創業又何嘗不是。

明知系假既,有人騎左上去仲要非常投入,有人又忙忙然,有人又怕死得要命,有人又非常享受揮手吶喊 - 對人生、命運的態度又何嘗不是。

無論你系木馬定騎師,兜兜轉轉始終有曲終人散的時侯。木馬羨慕騎師有離開的一日,騎師又好想永遠轉下去。處境不同。

選擇婉惜離開定要求重新再玩又系另一種態度。有人甚至希望自已擁有一個遊樂場。

xiao zhu said...

「幪面叔叔,你走到海角天涯,去找這根特別的棉花糖,是為誰找的? 幪面叔叔,你忘了嗎? 我是從外面的世界走進這個遊樂場的。我的叔叔雖然是在外面,可是他也不是在等我的。幪面叔叔,為甚麼你要幪著面呢?」

xiao zhu said...

Space 果然就是 Space,貫徹到底,始終如一。^^

xiao zhu said...

大師:

小女孩確是想用快樂蓋過傷害,因為她相信是可以這樣的,因為她也確實是天真無知,不懂得快樂原來可以是這麼短暫的。

不同的生命、不同的處境,又豈是一句半語的放開就能教人釋然!

Anonymous said...

小妹妹,上次果個叔叔同今次呢個係唔係兩個人黎架? 係你以後就真係要小心啲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我是 老頑固
也是 老頑童
還是 老頑強?

the inner space said...

實是 假頑固
也是 假頑童
還是 假頑強!

xiao zhu said...

匿名:

係兩個人呀...

xiao zhu said...

Space:

只知道你是個頑固、頑強的頑童;至於你是老是嫩、孰真孰假,你自己知道就是了。^^

桃紅三點式 said...

小豬,我回來了。

如果妳決定繼續等待,我陪妳,跟妳一起吃棉花糖、看金魚、擲銀幣,若有一天,妳願意離開遊樂場,我就跟妳手牽手大步走出去。

xiao zhu said...

三點:

知道你已經回來了,也知道你記掛我。你的心意非常感激,可是,我怎好要你為我耽擱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古龍 小說話齋 假假真真 不用深究!

xiao zhu said...

Space:

對,這一刻的真,會是下一刻的徦,無從辨識、無從探究。

the inner space said...

哎唷, good 

有共識, 不用各自表述!

xiao zhu said...

Space:

朋友,可以偶然和你各說各的一言一語,挺有趣呢。

Connie Missipi ~ 密西比 said...

(堅持、執著、硬頸? 細個就可以話係無知,但係大個都仲係咁,就會俾人話係戇居!)
<-----現在你大概已明白,小女孩並非在等任何人,而是留在樂園內,笑看一些所謂成人的眾生相罷了 :-)

xiao zhu said...

密西比:

多謝你到訪。

嗯,小女孩或有澄明之心,她也自有盤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