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2, 2012

.
兩年,到今天才真正去面對哥哥當日流的那行淚。

記得,他中三那年,拖著小豆丁回到學校,看他和同學踢足球。那時我恨自己不是男兒身,否則長大了就可以報讀他那間學校,為的是能跟他一樣馳騁在那大片綠草地上。小時候的我已經很貪慕虛榮。

記得,我五年級那年,忘記了原因,只記得初則口角,破口連罵他三次「衰仔」,雖然媽教導對哥姐要跟對爸媽一樣尊敬,那刻我就是要表達我的不尊敬,他瞪著大眼,狠狠地還我一記耳光。自小就已經覺得打人打在臉上是很大的侮辱,我感到很憤怒,但不大意外,心裡明白,這是他受傷害後的反應;從他的眼神,我知道他心裡有點慌,一定是怕使力太大傷了我。

記得,他中六那年,他學校有一位神父要出版一本歷史教科書,選了他和另一位同學參與校對的工作。書出來了,看見他的名字出現在序裡面,我感到與有榮焉,很想通佈全世界;又繼續「虛榮」下去。

記得,我中一那年,某個星期日的大清早,爸媽還未起床,他已躲在廁所裡面為我的家政功課,拿著針把線在十字布上穿來插去。從來,他都比我耐性好;又其實,我的耐性都比一般人差。當晚,他把讀完了的 “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 對我述說一遍,還為我寫了讀書報告的引言。這天是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靠槍手完成功課。

記得,我們經常在爸媽的床上進行擂台比武。記得,他愛不時捉弄我,常在我冷不提防下向著我的耳朵吹氣、向著我的臉吹氣,真的討厭討厭極度討厭!記得,他摺紙鎗,讓我做占士邦,跟他鎗戰,床邊、枱底、衣櫃旁都有我們的蹤跡。記得,偶爾爭執時使拳蠻打在他身上,事後總會跑到廁所內,嘗試用相同的力度打自己,看看會有多痛。記得,他摺了紙火箭,教我用橡皮圈將火箭發射到對面人家。記得,我做小霸王,強要他扮小歌姬給我調氣。當然還記得,我大衛如何把巨人擊倒,那是最切合現實的選角,我當時是這麼想。

記得,某年某天在某商場遠遠看見他,腦海裡面即刻冒出「風度翩翩」四個字。記得,某年某天,跟他和未來嫂子去郊野和他的同事一起燒烤,方知道他是那麼受歡迎、愛戴。記得,他在婚前半年,自己搬進新居,還讓我夜歸時到那裡留宿,哈哈!記得……記得……記得……記得我們從來都沒有說過心裡話,直到…

…某年某天,我驚覺他竟然在我水深火熱的歲月中,早已默默地為我準備了後路,那甚至是有點超出了他的能力,實在錯愕得不懂反應。雖然他知道我不會接受,他還是為我做了。

…兩年前的某天,他鼓起勇氣問我;他還是我那個聰明、心思細密的哥哥,我唯有坦誠。說了,還未來得及心寬,抬頭看,他左邊的面頰原來已淌了一行淚。我強抑著心底那陣震撼,交錯著無奈、欣慰、羞愧、再重重的無奈,然後很快回復慣常的平靜,用安慰去做終結。

…今天,千個萬個不願意,實在怕有再一次的震撼,但又實在想不出一個理由去拒絕,再逃避不了,只有戰戰兢兢的去應約。面對著他,我還是做回那個聰明的妹妹。

一切,還在繼續。

願那兩個遺傳因子,來到我的身上都終止好了。


.

6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物以罕為貴!





惜!









小朱姐罕有地,寫了篇多過一百字的文章,而且不用我們去估,又學會了珍惜!

Hana said...

小朱姐罕有地,寫了篇多過一百字的文章,而且不用我們去估,又學會了珍惜!x2

Ebenezer said...

人類親情中,係有真愛見!

魔術師 said...

魔術點唱(二十二)經已播出。

Desertfox said...

我羡慕你哥哥可以有你一个这么仰慕他的妹妹。

荒木茂 said...

堅強xiao zhu,為你祝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