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4, 2009

星移之後

兩個一閃而過的符號,幾句殘存的歌詞,原來不單能夠帶來一刻的撫慰,還在不知不覺間慢慢地發揮着半戲劇性的效用,是有點意想不到。

可惜,雖然這個結好像沒有再拉得那麼繃緊,還是沒有因而全然解開。還欠一些。

到今晨,在毫無意識之下,終於如願以償了。有點抑制不住的雀躍,不斷歡呼着那偶拾的片段。

然後,卻也那麼巧合。


也許這是上天出手的一個交易,也可能是個試探。

真正的承諾、約誓,是對自己立的;講得出,做得到。







往事不堪思
世事難預料
莫將煩惱著詩篇
夢短夢長同是夢

一切都是為了年少的野心
身世浮沉雨打萍
天涯何處有知己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

一切都是為了如水的柔情
不妨常任月朦朧
為何看花花不語
是否多情換無情

燭火無語照獨眠
愛情苦海任浮沉
無可奈何花落去
唯有長江水默默向東流


(鄧麗君詞)



37 comments:

mingmanfred: said...

感動.

荒木茂 said...

動人心弦!

荒木茂 said...

天啊,你怎麼可以寫得這麼好?

新鮮人 said...

發生什麼事呢??

theinnerspace said...

鄧麗君是五月八日逝世,巨星殞落!

xiao zhu said...

M:

你是因為鄧麗君所寫的詞而感動吧。

xiao zhu said...

荒木茂:

你所指是鄧的詞嗎?

xiao zhu said...

新鮮:

只是一些發生在一個卑微、渺小的人身上的一些微小的事。物換星移又何如!

xiao zhu said...

Space:

冥冥中真的有太多巧合。巧合而已。

HoLLyCoW said...

天涯何處有知己。。。
就跟著自己的心去做,隨心而去吧!

xiao zhu said...

牛牛:

一路都係咁去緊架喇。

C.M. said...

>>講得出,做得到...

哎呀!!

小丁 siuding said...

看完曾特首的謬論來到呢度
聽到呢首歌, 心裡好過一點...

xiao zhu said...

C.M.:

咪整古造怪啦!

xiao zhu said...

小丁:

有一句說話偶然都聽到有人講:"香港人要自求多福!" 都冇乜錯。

微豆 Haricot said...

鄧麗君 ... I really have to dig deep into my memory. What year did she pass away? I believe she was still alive when I left HK.

樸老 said...

總要來來回回、來來回回睇好幾次!分幾日嚟睇,仲要係都睇唔明!

咁又算唔算係一種 discrimination 呢?

xiao zhu said...

樸老:

哎唷,歧視,這個罪名很大喔!

我...不懂回應,因為我的心充滿了感謝。

xiao zhu said...

微豆:

原來已經十四年了。

小寶 said...

>咪整古造怪啦!

因為你咁講,佢先醒起重爭我地一篇噢花雕既"狐狸物語"呀!

xiao zhu said...

小寶:

>>噢花雕既"狐狸物語"

前面三個字係咩意思呀? 唔明喎。

xiao zhu said...

小寶:

我真係反應遲鈍喇。

C.M. said...

overdue

xiao zhu said...

C.M.;

哼,而家唔駛你講我都知道喇。你不如答番我問題仲好啦,側側膊!

C.M. said...

乜你(次次都)咁架,蝦人地無記性。

查實我邊個問題無答你呀?(叉腰)

xiao zhu said...

C.M.:

哼,乜你睇唔到我上面覆你個留言果句係有句潛台詞問緊你嘢嘅咩?

哈哈,我又喺度行使緊專利喇,"一卵嘴"兼大聲夾冇準真係好過癮架,原來。

C+ said...

>> 真正的承諾、約誓,是對自己立的;講得出,做得到。

這句說得好,可惜太多人忘了.

更易忘記的是
最難相信的人,永遠是自己呀!

小寶 said...

哈哈~
*等睇豬狼傳奇中*

xiao zhu said...

C+:

對,能夠有恆地律己以嚴的人不多。

xiao zhu said...

小寶:

冇老細出資,套戲開唔成。

小寶 said...

>冇老細出資,套戲開唔成

近年低成本製作大賣屢見不鮮
最多我買部DC拍低佢喇
話唔定大家都可以一炮而紅

不過呀男主角成日都失蹤遲到冇戲交
呢家野有D濕濟

xiao zhu said...

小寶:

男主角都潛左水,我哋都無謂晒口水喇。

樸老 said...

"哎唷,歧視,這個罪名很大喔!"

咁鬼風騷嚇死我喇!

不過...受! ︿︿

C.M. said...

寶珠,

邊個潛左水呀?定係有人浸親呀?

xiao zhu said...

樸老:

哈哈,最緊要你受!

xiao zhu said...

C.M.:

吓!浸親!? 快啲做人工呼吸啦!

小寶,你上!

小寶 said...

>你上!

我驚佢本來唔係浸親都立即窒息而死喎!
都係留返比你地兩個主角搞惦佢喇

ready?cam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