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6, 2009

無法抓緊的手紙

手拿着筷子,就提不起手腕;良久。

手腕勉力,手肘和筷子同做了支撐點;良久。

對着眼前、桌上的飯菜,淚水漣漣滴落米飯、滴落碗邊、滴落桌面,實在吃不下咽。

一幕一幕不斷地重演着,無法抗拒。筷子的支撐點終於倒下了,雙手趕緊掩着臉,為要承托着如鉛沉重的頭,好得半餉開懷地悲傷、嚎哭。

那細雨紛飛的晚上的一切一切,究竟可以重播多少次?

很多以為已然經歷過的,到今天,才知道甚麼才是第一次。很多以為已然去盡的,到今天,才感受到怎樣才叫刻骨。

有,是幸福。然而有,卻不含時間,所以賞味期限是隨時。而這個隨時,已成為過去。所以,怕,怕會遺忘。

從未想過會遺忘,到今天,才明白那原來與記憶力無關,因為,今天,才醒覺到這原是從未有過的觸動。所以,怕,怕會遺忘。怕,因為痴呆之後,不會有人來為我閱讀。





19 comments:

思..寧 said...

很多時自以為忘記了的事會突然間出現
不用怕
要記下的
始終會留下來
如果真的怕會忘記了
就在這裏寫下來
讓我們一起幫你記下

mingmanfred: said...

好感動, 尤其在配樂下。

HollyCow said...

Zhu:
同是天涯淪落人,要快樂。
就齊齊放棄理性,走自己的路。。。

牛牛無言!仍未死,也会每天每小時探訪你。。。

C.M. said...

下次一定要煲埋湯,咁就算d淚水漣漣滴落靚湯,都一樣飲得下咽。

就算無人來為那將要癡呆的你閱讀,都應該會有人會煲湯比你。

小寶 said...

嗯?睇完內容之後...
...係冇法抓緊的"手紙"呀?
.定係冇法抓緊的"筷子"呀?

>咁就算d淚水漣漣滴落靚湯
會唔會鹹得濟呢?
而且同常喊既時候...
唔單只得淚水滴落黎架

>都應該會有人會煲湯比你。
小豺狼乎?

篤篤篤撐 said...

時間會攪掂一切, 20年後, 就知6冇所謂刻骨, 信我la....

荒木茂 said...

手紙是日語,即書信。

xiao zhu,怎麼這樣傷感啊?
手紙不如草紙(或筷子),
做人要實際點。
不吃飯沒精神呀。
わらってくたさい

鏡田 said...

別怕遺忘,會遺忘的都是因為有新的記憶代替了.
要過去的就都放他們過去吧.

xiao zhu said...

思..寧:

對我來說,你有這分心意已經非常足夠了。(我生性怕麻煩別人。)

xiao zhu said...

M:

只是想記下一份情,別無他想。竟然能感動別人,我也感恩!

xiao zhu said...

牛牛:

正因為要快樂,所以才會感到哀傷。

xiao zhu said...

C.M.:

誰會煲湯給我?

xiao zhu said...

小寶:

多謝你!

話你知,小豺狼一定不會煲湯給我的。

xiao zhu said...

篤撐:

我一定信你,因為我都知道。不過怕等唔到20年啫。

xiao zhu said...

荒木茂:

放心,飯,我一定會食!因為有好多人跟我食飯架。

^_^

xiao zhu said...

鏡田:

我深明,值得記的,自然會記得,忘記了,就是不應再記。只是甚麼都總有個過程的。

xiao zhu said...

荒木茂:

打錯字添!我係話有好多人跟我揾食。

Ingrid said...

唔...觸動,是一當下感覺,無關乎記下或忘記,不用怕遺忘。再說,既然刻骨,更不怕遺忘。

所謂當一切都在遠去,也正是一切都將來臨。

xiao zhu said...

Ingrid:

其實這裡的觸動,並非指那一刻的經歷,而是用情的程度。

唉,這些都是用來抒洩情懷,某程度上,是不適合用邏輯去解構。

時間的威力會很大,但又非必然;始終每個人的造化都會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