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4, 2008

突然想起…死

當生命線逐漸縮短、島紋、分叉增多,事業線不斷加深,這意味著甚麼?難道我要死在辦公室!!嗚哇哇哇!!我不要呀!!我要做大食懶呀!!!!

少艾之時,曾幻想能死在舞臺。啊,那是多淒美、多浪漫、多震撼!唉,其實無論有多淒美、多浪漫、多震撼,到時我也已經看不見、聽不到了。

突然想起「衝上雲霄」裡面,馬德鐘為救一個小女孩,被車子撞死在羅馬的街頭;他那個臨死前彷彿流露著滿足的笑容,當然是戲劇效果的營造,卻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前度的外婆,就在家的附近,給從地盤倒後駛出來的泥車撞倒,當場斃命。究竟外婆當時曾否來得及發一聲哀鳴!

小時候,聽長輩說「壽終正寢」是福氣,當時不太明白文字的意思,還誤以為是專指老人家在沒有甚麼病痛的情況下老死。到長大了才明白,也覺得可以毫無痛苦下死去,倒真的不錯。但是回心想,這可以是發生在任何年齡的人身上,其實也是一種猝死,對死的及在生的,都同樣會是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與任何其他的意外一樣,都會有不甘心、怨懣、哀痛。

偶爾從報章上看到一些人久病厭世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惡病磨人的痛苦,真的不會為外人道。我也會想,有一天當我掉進這種光景的時候,我會怎樣?我不知道。不過就算會這樣做,我也一定不會選擇跳樓、上吊這類死狀可怖的方法,撇開是否死也要美,最重要的是這些死法,會讓在生而又還疼愛自己的人加倍傷心的,我不想。

昨天有兩個人先後問我關於個人目標和計劃的問題,「你可會有另外一些目標?」「你往後有甚麼計劃?」哎呀,我當然明白問我的人的苦心,我想,還是無用說太多了,我的作風都是只做不說的。反正對於一個怕死的人來說,生命的唯一選擇,就是繼續把生命活出來。

48 comments:

小寶 said...

>我要做大食懶呀!!!!

大食懶,起身晏,洗凍水,食冷飯~嘻嘻

>卻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前度的外婆

外婆?媽咪個媽咪?

>我也一定不會選擇跳樓、上吊這類死狀可怖的方法

我會去跳飛機囉...然後唔開降落傘

>「繼續」把生命「活出來」。

= 去生個仔/女?

:D

筆路 said...

近來,天,涼起來了;死,卻好像熱起來。

F.E.L.I.X. said...

wa ... 未睇內文先留言 ...
咪死丫小豬!

seikomatic said...

豬豬...你唔駛咁快跳班嘛?

【我的志願】
【結左婚味】
【生左幾名】
【究竟咩病】....

死系辦公室記住 delete 晒自已電腦d email,力番平日收埋果d 文具廁紙...林林下都好多野做。唔系個好死既選擇。

俺預左吸煤氣或者一氧化碳。自吸自足。

新鮮人 said...

係囉,
最怕啲人問什麼計劃咁嘅嘢,
好鬼煩啫,
人算不如天算嘛,
我嘅計劃咪係繼續好好生活下去囉! =p

xiao zhu said...

小寶:

係其中一個前度男友的外婆。

生仔/女? 我已經生左好多嘢喇,唔好再生喇啩!哈哈哈!

xiao zhu said...

筆路:

只是巧合而已。

xiao zhu said...

Felix:

真係好喇,估唔到要用苦肉計先至引到你出現!!嘻嘻!

xiao zhu said...

大師:

你點知道我係跳班定留班吖!

自吸自足,我都係咁諗!個面會紅扑扑,幾好呀。

xiao zhu said...

新鮮:

係囉係囉,我都唔識答,行動最重要嘛。

F.E.L.I.X. said...

哈。。小豬,我著左草嘛。。

南區肥龍 said...

咁喺諗呢個問題及答案之前,享受一下依家既生活,幾好囉.

又不如諗番套「鍊豬練醫術師」啦~

充滿醫學健康常識既燒豬女俠!

梁巔巔 said...

一齊咯

Hana said...

hehe
我唔怕死但怕死得不堪

C.M. said...

既然怕死,就唔好日日睇住你果d乜紋物紋勒,作言起行,買番支咩護手霜潤手膏喇!

火鶴 said...

你往後嘅計劃唔係做大食懶咩?

做啦... 仲講!

xiao zhu said...

Felix:

我知呀。咁你著草唔係要避開我吖嘛,搞到我日日走去 click 幾勻,幾冤枉呀!

xiao zhu said...

肥龍:

我有繼續研究做鋼豬練醫術師架,不過今勻燒豬女俠都怕有啲自身難保啫。但係見你成日都咁鬼好恆心、有毅力去練跑,對我都有鼓舞作用架。

xiao zhu said...

巔巔:

一咩齊呀? 總之聽小豬哥講,記住,仲有人墊你底架,加油呀!

xiao zhu said...

Hana:

我所講嘅死,並唔係指果一刻。如果只係果一刻,就真係冇乜需要怕。

xiao zhu said...

C.M.:

咩唧,你唔知睇住啲掌紋改變,係好得意架。但係呢,我就唔知道原來護手霜潤手膏都可以改變掌紋個囉!

xiao zhu said...

火鶴:

你都知我懶到出汁架啦,我講完,懶得做吖嘛,咁你話點搞好呢?

F.E.L.I.X. said...

哎呀 ...
咁.. 我要對你負責任啦!
要彌補對你既傷害 :P :P

小寶 said...

>咁.. 我要對你負責任啦!

嘩!高手呀!
好一招以退為進
要學下先!!

Morca said...

我近排忙到就死, 好想做大食懶...

567 said...

只做不說~ 很型~!

火鶴 said...

懶得去偷懶..
咁似我?

the inner space said...

引用:
一個膽小如鼠、又貪心、又自私、又任性、又懶到出汁嘅行屍。

既然是行屍, 跟活死人, 相差不遠!

macy said...

xiao zhu

日日打開報紙都見到有人死, 自己都有想過'如果呢刻死左會點?', 早几日因為有人跳軌, 而自己就被困車廂內, 心裡面無咩感覺.

死可分為被取走生命及自己放棄生命.

前者無得選擇, 驚都驚唔黎.

後者是自己選, 無得怨. 但我未死過, 唔可以批評人地係米愚蠢, 係米傻, 係米不珍惜.

死/生同樣需要勇氣, 不分高下. :)

微豆 Haricot said...

Not sure if I want to get too entangled up in all these talks abt death, when, less fortunate people in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are trying to survive.

Anyway, what is significant is not death itself, but rather the meaning of life to self and others.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Definitely, don't die in the office. Go travel, see the world !!

^__^

xiao zhu said...

Felix:

咁即係點先?

xiao zhu said...

小寶:

以退為進呢啲招數,你都好耍家格!咪扮嘢喇。

xiao zhu said...

Morca:

我就算唔係忙到死,都好想做大食懶架!呢個係一個好偉大嘅事業黎架。

xiao zhu said...

567:

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能夠把自己的特質發揮,任誰都可以很型。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要有自知之明,否則,充其量都只會是"型" 於外而已。

抱歉,剛才看了一些網文,心裡有點牢騷。唏,你是否很忙呀?

xiao zhu said...

火鶴:

定係你似我咋!

xiao zhu said...

Space:

嗯,都包含了活人和死人的特質咯。

xiao zhu said...

Macy:

>>死/生同樣需要勇氣

完全同意。

能夠設身處地去為別人想,固然要用心;能夠懂得用別人的想法去設身處地,就要加上生活修為、就要經歷。

xiao zhu said...

微豆:

我已久久不囿於外物了。而時日的飛逝,也教曉我生命其實並不需要刻意去意識如何惜取,而是感覺有否活過。我也會嚮往可以花開堪折直需折,然而,堪與不堪,其實並不在於花,而在於那折或不折的人。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不如等我同你睇吓掌吖!

567 said...

忙丫.
發覺自己有點蘇乞兒性格.
大難臨頭有點兒放軟手腳.
anyway,
盡力改呢個壞習慣.
希望對自己誠實一點,
做回自己啦.

你都似好忙啦~?!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我係諗起你架。

睇住佢變,好得意。不過,都唔需要知咁多。

xiao zhu said...

567:

忘盡心中情?!

我嘅忙,唔好提喇。

樸老 said...

想了好一下子,想說些話,又按下了。

喜歡這篇,它讓我想起一些舊事,而且令我有點豁然開朗的感覺,因為...



是我在這裹少數能看得懂的文章!


哎! 想死了!

xiao zhu said...

樸老:

有話何妨直說!

>>是我在這裹少數能看得懂的文章!

那,是否該慶祝一下?

樸老 said...

咦? 改動了版面,方便了!

"那,是否該慶祝一下?"

在想像你說話的神情...點解我睇完有啲膽跳心驚嘅?

我啲廢話講唔講都冇相干。

xiao zhu said...

樸老:

唔係我自己改架,佢無端端自動改左,不過而家又變番原本咁樣喎。我都係鍾意呢個多啲。

喂,我仲以為你同我一樣,膽生毛添!哈哈!

你有廢話就要講多啲喇,我最鍾意聽你講廢話架嘞。^_*

樸老 said...

嘩! 糸统好唔穩定喎,啱啱又跳 mode 喇!


你係咪膽生毛就要考究下,但何以見得我係呢?

我實情相當之神經質,唔襟嚇架? 嚇親我嘅人通常會畀我啲過度反應嚇番轉頭。

其實又一物治一物喇!

廢話?

拾人牙慧 : "放心,會見到嘅。"

xiao zhu said...

樸老:

>>但何以見得我係呢?

我覺得係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