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秋夢

雲深處
山寂寂
風欲留
仍落空
還尋露滴製醇醪
估道沾雲鬢
卻掛粉腮邊

松濤掩月
耳畔索索
一拂芙蓉也無塵
輕卸綺羅
倒金樽
盪過星月

36 comments:

Carrie said...

長街角
人杳杳
車慢行
未停下
腳踏落紅葉片片
秋風掠三千
愁意上心間

暮色罩燈
風聲蕭蕭
雙手抱擁入空懷
緊拉衣襟
仰天邊
灑下金光

(想留個有誠意0既留言...你唔好笑我D中文水皮呀...:P)

新鮮人 said...

春夢

心深處
好寂寂
欲風流
仍落空
還尋滴露當醇醪
白泡沾咀邊
卻無法歸天

紅唇蔽月
香氣索索
一夜紅顏二百五
輕卸綺羅
蘿白腿
腰粗如月

xiao zhu said...

Carrie:

正傻妹黎架!唔駛咁先叫有誠意固喎,你有冇唔通我唔知咩。我真係笑呀,係見到你開心笑呀!(仲有添呀,你咁講,冇人敢留言架喇。)

xiao zhu said...

新鮮:

哇哈哈哈哈哈....你好鬼抵死呀!!!哈哈哈哈....

Carrie said...

1. 哈哈....我諗左個幾鐘頭架...

2. 小豬呢度人流暢旺, 大家唔會唔敢留言架。

3. 睇完新鮮人0固首, 再加埋個標題, 笑到肚痛!

Yun said...

我聽到你叫左我兩聲啊。。。

)))))我係度呀(((((




(明唔明?! 嘿! :P)

冇人 said...

敢留言










小寶

xiao zhu said...

Carrie:

你啲中文一啲都唔水皮呀,要跟住我個模式,個幾鐘頭就寫到,文筆又咁好、又有意思,你啲功力都唔淺喎。

新鮮真係好鬼馬架!

xiao zhu said...

Yun:

我點會唔明呀!!^_^

xiao zhu said...

小寶:

搞搞震!

樸老 said...

秋澄夢翩 露凝風淒
自是情幽自是牽

玉液滋咽 繁星醉睨
欲語松濤欲語天


金樽可有賸?

the inner space said...

淺水灣
水潺潺
浪濤沙
不留痕
再覓浪花花無缺
笑說且莫停
記憶再心頭

羞花閉月
流水淙淙
再展花容已無跡
重披歌衫
轉眼波
沈魚落雁

the inner space said...

夢秋

淺水灣
水潺潺
浪濤沙
不留痕
再覓浪花花未殘
笑說且莫停
記憶在心頭

羞花閉月
天賴聲聲
再展花容音毋改
重披歌衫
轉眼波
沉魚落雁

(修正後版本)

xiao zhu said...

樸老:

你的文字已夠醉人了!

xiao zhu said...

Space:

原來你去了淺水灣踏浪,還有美人相伴呢。

梁巔巔 said...

唔知點解令我想起呢首歌詞~

"停留在半邊窗外 茫茫問我何在
回頭又見白雲飄 湧起七色染彩

雲海也許有不少色彩 蓋著憤怒年代
人生應該每天張開 發現您在其內

何必眷戀那一些色彩 冀望我是回來
離開那天您知不知 往日愛意還在

誰人在遠方之外 呆呆地有期待
塵前淚眼白雲驅 您卻遠站雲外

何必眷戀那一些色彩 冀望我是回來
離開那天您知不知 往日愛意還在"

http://www.51wma.com/sort/2_6659_233371.html

新鮮人 said...

千金難買心中笑,
諸友欣賞快樂謠,
新鮮開心不得了,
不能入睡到破曉!

space那首有無限情懷,
實在非常不俗,
而且好少見他這樣深情,
可能有啲嘢喎!

shek said...

雲輕絮
漪漣隨
鬢絲飄
沾腮淚
耳畔偶聞相思句
眼前花已墜
盡付東流水

夕霞晚醉
松濤聲巨
閒愁獨抱夢唏噓
欲語星垂
更漏殘
無言空對

樸老 said...

喂!

醒醒喇!

整乜鬼咁易醉!

唔係喎! 阿俠女畀我嘅印象好 "對" 得嗰喎!

小寶 said...

>搞搞震!

友邦襯 ^_^

>而且好少見他這樣深情,可能有啲嘢喎!

咩可能呀?擺明係喇!

>整乜鬼咁易醉...俠女...好"對"得

嗯...啃澱柚賢糯左迷藥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l:

no! no! no!

我沒有去淺水灣,
更沒有美人相伴!
只有在長洲東灣,
孤獨看人家涾浪.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多謝捧場!

乜野都冇發生.

xiao zhu said...

巔巔:

彩雲深處冷清清
金光遍灑
照不暖孤寂心靈

xiao zhu said...

新鮮:

不能入睡到破曉!陰功,咁咪好大對熊貓眼囉!

xiao zhu said...

Shek:

你每次的和詩,總能道出我心裡話!

xiao zhu said...

樸老:

係架,我係好"對"得架,不過唔覺意食左啲藥之嘛。

xiao zhu said...

小寶:

果然係小寶,真係聰明嘞。不過唔係俾賢糯左迷藥,係自己啪落肚嘅。

xiao zhu said...

Space:

唔駛齋睇吖,你都去踏埋一份喇!好好享受你嘅悠長假期喇!^^

小寶 said...

>金光遍灑? ?

...點解冇灑落我度既
唔駛照暖我心靈架
照暖我餓扁左個胃得架喇

>唔覺意食左啲藥

...呢d野有得唔覺意架咩??

>不過唔係俾賢糯左迷藥,係自己啪落肚嘅。

梨自紙座咩野啪丸呀?有咩樹唔溪心?泥~港痺xiao寶豬,港豬泥溪心d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皆因我忌水兼畏水也!

xiao zhu said...

小寶:

梨簡樣同喎港,喎已煎可溪心架喇。

xiao zhu said...

Space:

咦,咁你識唔識得游水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到成廿歲才強逼自己,
出錢跟教練習泳,
勉勉強強游到幾十公尺.

xiao zhu said...

Space:

咁你叻過我好多喇,我學唔識!!-______-

the inner space said...

若出錢給教練學游泳,
就會落力去學,
決心去學識,
有用架!

xiao zhu said...

Space:

我資質愚鈍,交左學費都學唔識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