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5, 2008

記紀念日

同在一片天空下,河的兩岸可是兩個世界呢?

正當此岸的人群在那蔚藍之下分別踏著或堅實、或游離、或空洞的步伐,還有兩個此岸的人,正閒坐在彼岸的草場上,反覆聽著那首不知名的爵士,喝著清水,觀望著那小團雨雲的蠕動,暢談著兒女私情。

風輕輕地拂著,日柔柔地照著,一副沉厚而略帶沙啞的女聲從那個如六歲女孩身高的揚聲器中氣定神閒地飄浮出來,盪在空氣中,為那恬謐增添一絲神秘。

本來是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走過彼岸,因為早知道水滸兄弟準備以好食物、好酒、好音樂、好畫、還有好言等著我。

兄弟的盛情下,平生第一次吃下那沾拌了醋和橄欖油的生的蕃茄、生的青瓜、還有生的紫洋蔥;友情真的可以是很美味的。一大盤的咖哩海鮮,和著白米飯,還有不問年份的白酒。兄弟倆很久沒一起嚐過這種悠閒了。

談男人、談女人、談小孩、談父母兄弟、談畫、談戲劇、談小器的畫廊主人、談創作、談遊歷、談包容、談夫妻、談友情、談感覺依舊、談時間、談情難再、談再學習、談再創作、談收藏、談選擇、談水流。

當我說到我正隨流水去,他的好言就停止了,想他是發覺這是不能抗拒的理由。

於是走到房間看他的演出錄影,是為一個畫展作序幕的三十分鐘演出。然後把小几、藤椅都弄到後園的草地上,開了音響,揚聲器面向門外,讓鄰里都一起聽。在清風和日下,也懶理那爵士重複了多少遍,繼續談、談、談。

突然後面不遠處傳來一把粗獷的聲音:「兄弟。」

我們回過頭來,看見一個兵哥正在牆外探過來。我們都一起走過去問個究竟。那兵哥很有禮地問:「兄弟,音樂是你播的嗎?」我們都點頭。

「你們可以換另外一首嗎?」

哇哈哈哈哈,原來已經播了兩個多鐘頭了。

那夜,帶著心安理得卻依舊沉重的心情,回到此岸了。

29 comments:

shek said...

彼岸是否台灣?

微豆 Haricot said...

很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感受啊!! 河的彼岸是那処,有兵哥又有爵士音樂的地方?

The Inner Space said...

深圳河的兩岸,
隨著年月增長,
分別已經不大,
『深港一家親』!

思..寧 said...

一篇創作?
定係講緊你同隔離屋既事?

C.M. said...

水滸兄弟的日子不賴。

至少這位兄弟的心情似乎比小珠你輕省。

Yun said...

我覺得哩﹐「水滸兄弟」這玩意﹐年輕時都唔錯﹐年紀大了就好似有所不同。

(我覺得囉。)

翼 said...

襲人呢?

xiao zhu said...

Shek:

彼岸是深圳,河是指深圳河。

xiao zhu said...

微豆:

對,那天的感覺不錯。我那位兄弟住在深圳,而且有一間小小的畫苑座落於深圳河邊,也就是邊界的地方,就在牆外、河的另一邊就是香港,所以會有邊防兵駐守附近。

我的兄弟對字畫、古物的鑑賞素有研究外,對音樂欣賞也有喜好。那天我們就是邊賞著著音樂、邊閒話生活了。

xiao zhu said...

Space:

距離縱使已經拉近,但實在仍有很大的差別。

xiao zhu said...

思..寧:

是我一天的生活點滴。

xiao zhu said...

C.M.:

你說得對,否則我這個懶人也不會特意過河與他相聚,我需要吸收不同的東西。不過結果是,似乎我影響他更多一點。原來心情輕省並不一定思考通達的。

xiao zhu said...

Yun:

其實不大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我與這個水滸兄弟相交多年,有共同經歷,雖不常見,感情卻仍是深厚而細的。

xiao zhu said...

翼:

咩呀,你有冇睇清楚架? 襲人晨早 out 左嚕喎。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貴友 對字畫、古物的『鑑賞』素有研究。

即是專業辦證
古字畫,古董,
古玩,古玉,
古雕塑,等等
真偽,真跡,
他是 蘇比富 Sotheby's
還是 佳士得 Christies
的雇員?

Morca said...

幾時再梁山聚義?

xiao zhu said...

Space:

他並非以此為職業。

xiao zhu said...

Morca:

那要看心情了。哈哈!

思..寧 said...

你d生活點滴咁詩/寫意既
和朋友談東談西的時間真優悠

Wing said...

solly solly, i mean 晴雯

the inner space said...

梁山泊有三位女將


一丈青扈三娘
夜叉孫二娘 和
母大蟲顧大嫂

若加上第四位 ummmm.......

樸老 said...

唔....

海馬回

數奇門 said...

甘耐無黎..換左layout ?

xiao zhu said...

思..寧:

今時今日,呢啲咁詩意、寫意嘅生活,梗係唔係經常有啦,所以咪要記囉。

xiao zhu said...

wing:

兄弟聚舊吖嘛,女人梗係要讓路啦。哈哈,不過我好識做嘅,夜晚就同晴雯、仲有阿女一齊食飯。我同我啲兄弟嘅女人都一樣咁 friend,佢地好鍾意揾我傾偈架。

xiao zhu said...

Space:

ummm 咩呀?

xiao zhu said...

樸老:

海馬回? 唔明解喎!!

xiao zhu said...

數奇門:

吓!換左 layout? 冇呀。係你換左至真,連名都改埋。

the inner space said...

ummm..... 咩嘢?

既然是梁山人馬,水滸兄弟,當然要起返個焯號!

梁山人馬水滸兄弟的第四位女性
焯號XXX "徵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