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9, 2008

死亡,Show?

512 四川大地震發生之後,由於覆蓋的地方很多都是山區,再加上突然與外界失去了聯絡,所以破壞程度怎樣、傷亡如何,一時間根本無法知曉。於是中央軍委決定派遣傘兵降落災區以便第一時間了解災情。

投傘兵當然不是件輕鬆差事,要在高原 3,000 米以上的地方投傘更是非常困難,一方面要面對缺氧的問題,另一方面要降落的地方很多都是山勢險要的谷地,再加上要飛越山區氣流及雲層,飛行會是極之困難和危險,傘兵隨時會葬身峭壁山谷。

為確保查察及救援工作能夠迅速地、有效地進行,中央特別派調解放軍濟南軍區(七大軍區中的特別機動部隊)的空降部隊到災區執行這項危險艱巨的任務。當飛機盤旋在山谷之上,第一個跳傘的就是這個傘兵旅的旅長,一位姓李的大校,第二個跳的就是一位團長,然後才是其他士兵。任務執行當中,有一位士兵殉職。

* * * * * * * * * *

災難發生後,報導不斷,可以看到的多了、聽到的多了,然後開始有人說 show 正上演,於是又引起很多人在談論這個 show、那個 show,談出了很多人生大道理來,讓我開了眼界,也好作反思。應該怎樣怎樣才合乎情、應該如何如何才合乎理,心裡想著都曾氣憤,幸得聰明人安撫,打從心裡笑出來了。

我從來都奉行律己以嚴,但是,我更會同時願意放寬心懷去仰視世界;看見一些把自己放得高高的去俯看蒼生的高人、智者,我一樣會祝他們快樂。

24 comments:

shek said...

此文你意有所指,未知意指何人呢?

Hana said...

很久沒'見'你了,甚念,望好,珍重!

Hana said...

>一個膽小如鼠、又貪心、又無賴、又懶到出汁嘅行屍

行屍改成走肉就係我了。哈哈

思..寧 said...

我想唯一較好的信息是重建是持久的
需要長時間參與
不像以往般只有一次性
但不知道是否能夠持續下去
唯有寄望下年512

the inner space said...

無論
仰視 俯視 平視 側視 斜視
彼等都是可以看得到
患有 遠視 近視 弱視
利用矯正鏡片科技可以看到

失明人士當然看不到
掩著眼睛者怕看得到
目中無人者真看不到
有眼無珠者仍看不到
視而不見者卻看不到
有選擇性者要看不到

新鮮人 said...

放下吧!
人家想說什麼就由他們吧!
做了好事的就是做了好事,
人家怎說樣不用理了!

shek said...

對世界保持著仰望態度的人,容易對萬物產生一份謙卑的胸懷,但若以俯視天下的態度對待蒼生,則容易自私、自滿,甚至自大、目空一切,可惜現在大部份人始終抱持著這種態度,很多人禍也是由此而來!

微豆 Haricot said...

意見人人有,覌點各不同。雖然我会尊重別人的意見,但那些說『show正上演』這句的人,卻似乎对生死有眨值之意!!

量子战士 said...

十五个勇士中没有人殉职.他们后来都接受了访问.

不过是很多人在救灾的过程中也受难了,包括解放军和志愿者.

我觉得,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很有问题.

量子战士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M. said...

嘩,小珠寫時事感想,好似係第一次...

xiao zhu said...

Shek:

對,我是意有所指,否則就不會寫。我發覺自己原來還有很多事情不能妥協、不能接受,原來還是昔日那個憤世的小女孩。

然後,小女孩還有很多都未學懂,還要繼續學,也慶幸發現了。

xiao zhu said...

Hana:

謝謝你的問候、關懷。昨天還可以,昨夜開始,有新挑戰。

唏,你知嗎,我怎樣也做不成 "走肉",因為我瘦!哈哈!(唔好嬲呀,唔係笑你架!)

xiao zhu said...

思..寧:

重建甚麼都是非常困難的!用心就是了。

xiao zhu said...

Space:

謝謝你這麼有啟發的留言。對,我看到的,很多都是自以為是的。可悲。

xiao zhu said...

新鮮:

對,人家怎樣想、怎樣說、怎樣做,都由他們。

xiao zhu said...

Shek:

所以我還要繼續學習。

xiao zhu said...

微豆:

其實無知真的是一件悲哀、惋惜的事,會令人心痛的。

xiao zhu said...

量子:

多謝指正。

有問題的人何其多;但究竟又有誰沒有問題呢? 我有時候覺得,現實的悲哀就是是非難分。

xiao zhu said...

C.M.:

第一次? 唔係呀。

火鶴 said...

呀豺狼,
其實小珠寫果D好深奧嘅詩詞,
就係寫時事感想嘅囉.

C.M. said...

阿鶴:

下次真係勞煩你解話勒。

xiao zhu said...

火鶴:

嘿,你吖!!>_<

xiao zhu said...

C.M.:

係囉,你地兩個最叻唱雙簧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