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2, 2008

這個下午

看,
抬頭看吧,
看今天的萬里晴空。
你還是可以嫌棄,
嫌棄那藍的不夠藍,
嫌棄清風躲懶,
不把那停留在灣仔上空的白雲吹到你荔枝角的頂頭來。

你眼睛所見,
你耳朵所聞,
你鼻孔所嗅,
你嘴巴所嚼,
你手指所碰,
你腦筋所想,
你心靈所感,
其間的互動,
究竟有多少!
還是,
你原來用盡了時間、心神去面向別人,
卻一直沒有察覺自己是如何的支離破碎?


* * * * * * * * * *


我急不及待地
要把身上每一個、每一個毛孔打開,
趁這清風還吹著。

我急不及待地
要把一雙耳朵撐起,
趁那鳥還吱喳、蟬還叫。

我急不及待地
要睜著雙眼,
趁著那港島的景緻還清晰。

我急不及待地
要吭著喉嚨,
趁著我的聲帶還能哼出美妙歌兒。

實在是沒有太多時間了。
我選擇繼續,
繼續編寫自己的情節,

那管結局不由我。


* * * * * * * * * *


有偽善的人給追打唾罵,
有偽善的人給吹捧愛戴;
我很厭倦、我很惱怒;
我繼續做我的。


這刻
在做甚麼?

19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看,
今天的藍天多藍,
天上的白雲多白,
太陽耀眼得多酷,
我實在支持不住,
在街上行走一會,
全身上下都濕透!

你眼角為何有淚,
是心傷透了不是?
當然不是心受傷,
只是天氣太酷熱,
額頭的汗流下來,
流到眼角變成淚,
我可没有咁感性,
只怕近日樣樣加,
到時無錢買餸啫,
這是小市民的淚! =p

C.M. said...

願你們平安。

the inner space said...

要白雲邀請南風
風神肆虐菲律賓
不到幾天就到臨
偽善會不請自來

樸老 said...

唉....

"一直沒有察覺自己是如何的支離破碎?"

那察覺了,能做點甚麼嗎?



看到你的文字,還是讓人興奮!

seikomatic said...

豬豬,【只】什麼呢?

只是因為厭倦、惱怒、要繼續做【我的】,管【你的】。

白雲繫藍天,就是要你停下來欣賞佢的白同天的藍,停下來感受佢既輕跟飄。

俺今日隨緣喜樂。

Morca said...

(╯-_-)╯╧╧

xiao zhu said...

新鮮:

滴汗、滴淚,都唔過癮!

xiao zhu said...

C.M.:

謝謝你的祝福;但是"你們" 是指誰呀?

xiao zhu said...

Space:

颱風與偽善都是不請自來的,颱風擋不了,偽善也還可以選擇如何面對。

xiao zhu said...

樸老:

察覺了,能做的可多呢,只是願不願意吧。

如果我的文字真的可以讓人興奮的,就好了。

xiao zhu said...

大師:

大師昨天隨緣喜樂。那,今天又如何?

xiao zhu said...

Morca:

做咩翻我檯呀?

seikomatic said...

喜樂緣隨!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颱風和偽善兩者,
都是不請自來的,
但颱風早有預報,
擋不了可去別處,
若要避嚴格來說,
風是可以避過的。
偽善既然稱為偽,
及早釋破可應付,
在符個人的修為,
多是過後才知曉。

xiao zhu said...

大師:

這刻,還能思考,感恩。

xiao zhu said...

Space:

哈哈,如果被騙的人一直都不知曉,那也許不是件壞事;到頭來,知曉的人,卻變成庸人自擾。多有趣!

the inner space said...

啊!對,不知道被騙了,
可以快樂啲,可能就是這道理。

wingwing said...

我這刻工作中 , 如果可以不用工作就好了 !

xiao zhu said...

wingwing:

如果可以想做就做,唔想做過陣就唔駛做,咁仲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