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8, 2007

昨夜,很害怕!

昨夜,很害怕!

那陣突如其來的狂風,把幾扇窗戶都吹開了。幾經艱苦才能把窗拉回來鎖穩,但差不多整個上身都給雨水弄濕了。

坐下來,還來不及把臉上的雨水抹乾,心頭的恐懼已經湧上來了。

自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知道從哪時開始,竟然害怕刮風下雨。每當遇上狂風暴雨,心裡就不期然泛起強烈的不安和恐懼,往往徹夜難眠。

可能昨天特別軟弱吧,和疾風搏鬥之後,一下子竟然好像參遜給剪了頭髮一樣,剎那間就倒下來了。

就像小孩給丟失在荒野,頓無所依,徬徨、驚恐、無助!要找爹媽保護、要溫暖的緊抱;卻等不到。

今天,又是一天。


38 comments:

vicky said...

我也是很怕半夜窗戶吹來吹去, 怕隻窗趺落街責死人, 我要比人拉.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不要怕。

我總是其待著﹐雨後的清涼。

和清澈的月亮。

For the ladie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IdDASnirbY

=)

xiao zhu said...

Vicky:

我都驚會跌落街,咁果時就唔知點算!

xiao zhu said...

K:

昨夜風雨過後,看過去香港島的夜色,的確變得明亮清新。但雨水還是洗不去心頭的。。。

謝謝你的心思,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Yet I prefer to Teresa's original version. ~_*

macy said...

嘩!小心會冷病喎.

"自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知道從哪時開始,竟然害怕刮風下雨。"

如果不是有什麼事發生過,那可能是你覺得寂寞吧. 人總有軟弱的時候, 今早醒來天朗氣清,心情好點了嘛?

aulina said...

我都好驚呀尋晚,好驚又漏水... :(

量子战士 said...

定風波
蘇 軾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希望一切安好。

xiao zhu said...

Macy:

多謝你的關心和問候。我OK 的。

對,凡事總有因果的。兩個原因都中!其實天氣對我的影響都已經不那麼大了。陰天可以好跳躍興奮,艷陽高照都一樣會留眼淚;心中自有月亮、太陽的循環。

xiao zhu said...

量子:

也無風雨也無晴?

xiao zhu said...

Aulina:

我住親啲屋、返嘅辦公室,差唔多度度都有漏水嘅,啲人話好喎,水為財。吹脹!

所以我好明你嘅心情架!我好有經驗架喇。

新鮮人 said...

好大壓力呀,
次次都見到留言啲人好有文彩,
又或者引經據典,
我諗要攞定本詩經,楚辭,唐詩三百首出黎先得了! :p

保重,這個世界只有自己才會是最珍惜自己的!

xiao zhu said...

新鮮兄:

哈哈,笑到我丫!不如我借埋三字經同千字文畀你丫,駛唔駛呀吓!

其實你只要時時都keep住咁新鮮就係最好架喇!

我知道架喇。自己唔愛自己,人地話之你死!

^_

新鮮人 said...

千字文都好喎,
三字經就唔洗囉,
我都識唔少架! ^0^

樂透翠斯 said...

"等"
我好鐘意陳百強.

又想起絲絲愛情故事: http://tracyzzchan.blogspot.com/2006/07/blog-post_19.html

xiao zhu said...

Tracy:

哈哈,我的"初戀"(初次單戀)比你還早呢,發生在小一啊!

其實看完你的初戀,反而令我想起小三時候的一個男同學。讓我想想,或者可以遲些寫寫。:)

Kineyi said...

Thx for concern. I am back. shall share my experience in Jerusalum with u later. Kineyi

xiao zhu said...

Kineyi:

好開心你返左黎,真係好!等住你分享聖城嘅經歷。

梁巔巔 said...

唔駛赦! 天地有溫暖!

xiao zhu said...

巔:

"天地有溫暖"? 嗯。

Todd said...

小豬,愁只會越想越多。開心D就唔怕雨喇!

等我唱一首好歌過你啦。
落雨不怕,落雪也不怕,就算寒冷大風雪落下...

xiao zhu said...

Todd 兄:

多謝你唱呢首歌"um" 我瞓呀!ZZZZzzzzzzz

lu said...

我媽最怕大風大雨,所以倒是我媽被嚇倒了.不過也讓我想到去年颱風時半夜只有我一人在家的時候,嚇得我半死.

昨晚幸好是早一點的時候,而且我不是一個人.因此只覺得那風怪,沒有害怕的感覺.

xiao zhu,希望你也有不害怕狂風暴雨的一天.

lu said...

咦,那連結沒連好...
http://akaneantares.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_03.html

xiao zhu said...

Lu:

我也曾午夜受驚不知道找誰好。並不是想語不驚人,事實上我生命裡面遇過的風暴也非尋常,我倒可以挺得過去。反而是這幾年就是不明所以,為甚麼會怕起真正的風雨。

也好,你提醒了我互聯網的好處。

ChecheBee said...

thanks for your visiting dear ^3^

xiao zhu said...

Beebee:

唔好客氣喇,知道你happy緊就得嘞。

Gavin said...

小豬妳在等什麼呢

很喜愛leslie和danny,
喜愛一生何求

xiao zhu said...

Gavin:

等? 等運到囉。哈哈!

講真,我唔係好鍾意陳百強,佢嘅歌我最鍾意嘅係"煙雨淒迷",啲歌詞寫好激情!

至於張國榮,好好好鍾意。

Becky said...

如果暴雨天不能避免, 就唯有適應它.

xiao zhu said...

Becky:

對呀,這是生存的現實,每個人都得學習,不斷學習。

多謝妳:)

Gavin said...

學劉華一句佛理既歌詞所言
"風景不轉,心境轉"

小豬,共勉!

the inner space said...

Becky said...
如果暴雨天不能避免, 就唯有適應它. xiao

zhu said...
Becky:

對呀,這是生存的現實,每個人都得學習,不斷學習。

多謝妳:)


適應是屈服! 不像是我認識的小朱姐。去改善比較正面o的。

xiao zhu said...

space:

你究竟是讚我定彈我啫?那麼你認為是你跌眼鏡嗎? :P

認真!學習,於我來說,除了基本的模倣,跟著是應用,然後最重要的是要發揮和發揚。而這裡面所包含的元素,以我認識的你,會明白的。是吧? ^_

xiao zhu said...

Gavin:

收到喇! :)

Todd said...

我唱歌冇走音呀! woowoo...

等我唱一首勁野過你歎啦。

是誰...在敲打我窗....

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呢! =P

xiao zhu said...

Todd:

hmmm,今晚呢首就真係唱得似番樣嘞。

但係琴晚你真係唱flat左粒音嘛,我明明聽到,冇冤枉你架!你唔好成日咁大聲同我講嘢啦,我好脆弱架咋!

嗱,畀你唱多一次嘞,不過要少啲激昂多啲悽怨喎,咁我會好瞓啲架,唔該! ~_

Todd said...

今晚包細聲,包悽怨,你一定好瞓的呢!

天空灰的像哭過...

xiao zhu said...

Todd:

啱嘞....hmmh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