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3, 2007

白蛇


這註定是一場不公平的賭注
如果你說愛我一輩子

你的注碼不過是一生

而我賠上的,卻是千世萬載


「演戲家族」2006年香港藝術節公演的音樂劇「白蛇新傳」的引子。

白素貞和小青意外地從雷峰塔逃脫出來,決要尋找許仙;苦苦經歷千百年,輾轉來到今天。素貞迷惘於,究竟那個在紅燈區碰見的、喚醒她心靈深處那份久違了的感覺的小伙子,是否就是許仙。另一邊廂,法海也繼續緊緊逼近,還利用他的徒弟作餌,而這個小和尚竟就是今世的許仙。許仙就要奉命在成親之夜,置白蛇於死地。

素貞經過千載百世,並非只為那一饗歡娛,縱使知道身犯險境,她仍然單純地以為許仙還是愛她,會為她犧牲,她真的希望從此可以跟愛郎長相廝守。

又或者許仙也真的還是昔日的許仙,只是她本來對他的了解還不夠吧。許仙只是一個平凡不過的男人,跟其他人一樣,他都想娶妻生子、有個安樂窩。當知道枕邊人竟是蛇妖,教他如何招架得住?對如此一個凡人來說,嚇得心臟立時停頓,倒也正常。即使他能克服到人妖之別的恐懼,也對抗不了人言的壓力。

另外那個小伙子,已經衝出那燈紅酒綠,去尋找自己的理想了。

白蛇到頭來是明白自己是枉用情、還是真正參透了七情六慾,都不重要了,一切都不會為她而改變甚麼的。只繼續和那不離不棄的青蛇,浮遊穿梭於天地之間。也許那個小伙子才是她心目中的許仙。

對,是一年前的演出了。劇中的音樂、歌曲,當然還有素貞的那份痴情和執著,仍然常常縈繞在心頭。

24 comments:

微豆 said...

I saw the old movie in HK when I was really little. This new sequel sounds interesting and reminds me of the story about a modern day vampire looking for his re-incarnated love after hundreds of years. I wonder whether the HK show is on DVD.

xiao zhu said...

小時候很喜歡白蛇傳的故事,因為以前看的都是有團圓結局的。七十年代潘迪華也自資把故事搬上舞台,"白娘娘"最為人熟悉的一首插曲"愛你變成害你",哀怨動人。但聽聞當年這套劇虧本得很利害。

這套"白蛇新傳"並沒有DVD。我也希望有,裡面有兩受歌非常動聽。我到現在仍然記得旋律,但是歌詞就只記得很少了。

aulina said...

入場看的除非是兒童劇,我還得等多年以後連呀細都夠12歲才可以再進場喇。到時龜毛師奶仔又會嫌貴不去看。;P

真應該學學人家把話劇分拆+merchandize的做法。好戲若只留在劇場,生命就會很短。

vicky said...

你為情所困, 所以 "常常縈繞在心頭" 吧!

xiao zhu said...

aulina:

其實未必係啲劇團唔想 merchandise,而係有冇條件咁做。近年來話劇好似多人睇左,但係真正做到有票房嘅都係要有明星做招徠,例如高志森用陳寶珠,咁梗係多人睇喇。講到尾都係要錢。一個普通嘅劇團,就算有藝術發展局資助,都唔可能做到咁大嘅製作。做表演藝術嘅人,邊個唔想多啲人黎睇丫!香港係呢方面嘅氣候其實仍然非常薄弱。

btw,咩叫做龜毛師奶呀? :)

xiao zhu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新鮮人 said...

如果神.妖都超脫不了一個情字,
更何況是凡人呢?

xiao zhu said...

新鮮兄幫我解圍呀? :)

係喇,問世間,。。。。?

凡人,煩人丫嘛。回歸現實,咩神、妖,又唔係啲人自己搞出黎滿足自己?

the inner space said...

" 問世間,。。。。? "

情謂何物????

情是往生的債 ..... 今生要還的!

xiao zhu said...

space:

講真,我都還左好多架喇!!我成日都覺得,我前世一定係啲咩大魔頭黎嘅!

-______-

the inner space said...

不是魔頭 而是那... 負心的人!!!


负心的人湯蘭花


樱红的唇火样热烈的吻
也不能留住 负心的人
难道说你是草木
不能够教你动心
爱你也深恨你也深
整日里抹泪痕独自抹泪痕
我悔恨我悔恨
我悔恨对你痴心
啊 负心的人 负心的人
----
一滴情泪一颗破碎的心
也不能唤回远去的人
往日的山盟海誓
像春梦一样无痕
惆怅中暗伤神独自暗伤神
我悔恨浪费青春
无限的爱换来无限的恨
到头来剩下我一个人
盼望你早日归来
默数着无尽的晨昏
将你心换我心才知相忆深
我悔恨守到如今

xiao zhu said...

嗱,space,你係唔係想整喊我先!我真係會喊架!

唉,講真,我諗我前世都應該唔係真係負左好多人啫。因為諗真啲,今世到現時為止,愛我嘅人比負我嘅多好多!

當然,負起上黎,一劑都可以好大劑嘅。但係,邊個愛我、對我好,我知道嘅,唔好話今世丫,對我好嘅,十世都會記住嘅。~_~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小朱姐又比你﹐借住黎話比 “您” 聽!!!

"但係,邊個愛我、對我好,我知道嘅,唔好話今世丫,對我好嘅,十世都會記住嘅。~_~ "


勁勁!!!

macy said...

噢! 我讀中學時看李碧華的'青蛇', 已很愛這個故事, [另外, 也愛'霸王別姬',梁祝(故事&音樂),'秦桶'] 自古情是最令人觸動, 還要輾轉苦纒千百載, 怎不叫我等凡人動容.

讀'青蛇'時心裡總會自問:'我會選擇做青蛇還是白蛇?' 當時未嘗情之味, 當然只想做青蛇, 不動情, 不受苦. 但過之十多年, 才發覺自己不可能擺脫'白蛇'的命運, 可能每個女性身上都有白蛇的DNA...

不明白的人會說白蛇犯賤,愚蠢,戇居,為一個自私男子放棄千年修煉; 試問有那個女子不是這樣?!

"縱使知道身犯險境,她仍然單純地以為許仙還是愛她,會為她犧牲,她真的希望從此可以跟愛郎長相廝守。"...有那個不相與他長相廝守.

前世今生是微妙的.
"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
今世未儲夠quota, 無計.

3 said...

龜毛 = 小小事左計又計咁無聊,這句裡面大概可以說成婆仔數,但有其他意思的,例如無無聊聊呀令人很煩壓咁上下啦,台灣話來的。

師奶咪我囉!

xiao zhu said...

space:

哼,我小豬由細到大都係敢作敢為、愛恨分明嘅。鍾意與唔鍾意我都會照直講(當然唔同人用唔同嘅表達方法喇),駛乜借啲咦呀!

我嗰句說話,係 applies to all 架!嗱,好似你咁,時時都咁捧我場,又特登摷首"負心的人" 送畀我,我好感動架。我認真架!:)

xiao zhu said...

Macy:

我都有睇過青蛇,又極度鍾意霸王別姬(哎呀,哥哥呀!)。你講得啱,係唔係犯賤,都係自己嘅選擇,自己去承擔,哪理旁人怎麼看。幾差嘅人都會有人鍾意嘅,冇得講!

哈,好一句"今世未儲夠quota, 無計." 嗯,我從來都唔會怨嘅。 ^_

xiao zhu said...

3:

哦,咁我又學多一樣嘢喇,唔該哂!

唏,今日嘅師奶唔易做架。我成日都好佩服個啲又要返工、又要打理家頭細務、仲要教仔嘅醒目師奶。女人始終好韌力啲嘅!

咩都假,我覺得最重要係知道自己嘅角色係乜。

the inner space said...

龜毛 = 小小事左計又計咁無聊,這句裡面大概可以說成婆仔數,但有其他意思的,例如無無聊聊呀令人很煩壓咁上下啦,台灣話來的。


佢地成日都話 巔巔兄 好婆仔﹐哈哈哈 ....
.... 第二時多個 佢匿稱喇!!!!

xiao zhu said...

space:

哈哈,佢知道實激死佢啫!龜毛咩好呢?

梁巔巔 said...

Wa si 龜毛皇耶~

X~~~~~~~~~~~~~~~~

梁巔巔 said...

白蛇傳, 許仙, 冇 Q 用~

xiao zhu said...

巔巔:

嗱,係你自己認做龜毛皇架!:]

係呢,你都話冇Q用呢!!

xiao zhu said...

Vicky:

就是喜歡你的直接!

其實困我的不單是情,而且我本來就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劇裡面特別有一首歌,第一次出現在舞台的時候,覺得劉雅麗不太適合唱,但當第二次再出現,突然覺得很有味道。所以我時不時都會想起。

April 04, 2007 11:1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