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1, 2007

中梵建交要跟誰的意思?

先明言,這絕不是政治評論,只屬個人牢騷。

日前陳日君樞機在一次訪問中提到,他現在的工作是要幫助教廷了解中國。他認為中國政府希望與梵蒂岡建交的目的是要孤立台灣;而從教會角度出發,也不想放棄台灣,但是不能避免。他又強調,如果中國政府不答應給予真正的宗教自由,教廷就沒有理由與台灣斷交。

陳樞機出生於上海,在上海長大,對中國自有他的體驗。也很想知道他對中國的認識真的有多深。從他一貫的言行,總覺得他好像還是捉不著竅門,那又如何協助中梵建交?

我沒有甚麼能耐去談政治、論局勢,只想斷章取義一番。中梵要建立邦交的各自目的和談判斤兩倒不用談,但陳樞機在提及對處理台灣問題的言論,卻看得我有點唏噓。

基本上教廷對於中國任命內地神職人員只能輕嘆無奈。從宗教角度去看,我也會支持教廷在這方面應該堅持;但觀乎陳樞機棄台保台的言詞,正面去看,可欣賞他有西方人的坦率,但除此以外,我覺得他的說法於他的身份實在很不得體,最重要的是,我的第一個反應是不由得不問,喔,這是誰的意思?他個人的、還是代表教廷的?抑就是神的意思嗎?這真的是神的旨意嗎?

怎麼說也好,我就是不相信。別跟我說,難道我會比教宗更懂祂的意思嗎?人們把宗教領袖神化,我就是不認同。我也真的懂得少,我只知道在上帝來說,誰都是祂的兒女,沒有誰高誰低。

認識很多真正無私的基督徒做很多榮神益人的事功,很令人欽佩敬重,同時也見不少口裡奉神的名卻行辱神的事的人。可能我真的太天真了;總覺得世上無數的醜惡,而其中一樣就是把信仰政治化、貿易化。(看到這裡,你可能會笑,太言重了吧。對,我就是太認真了。)於此,中國從來都給人詬病,但放眼西方,還不過是另一個五十步跟百步的現象而已?

懊惱!

10 comments:

量子战士 said...

中梵要建立邦交的问题,主要在陈日君身上。

不过他很清楚,中国要和梵帝岗建交,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台湾外交空间。

历史上,很多天主教机构都因为政治原因和教廷分裂,自立门户,例如英国国教,
东正教等。在中国政府来说,“自圣自立”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前的佛教也
是外来的,但在中国开花结果。

大陆的天主教会,更不想和教廷有联系,不想上面再来一个婆婆管着。还有很现实
的财产归宿问题,中国的天主教堂很多在市中心有大量优质地皮(例如徐家汇教堂),
这些都是早期(清朝)时的天主教来中国投资的,如果中梵建交,这些产业要交还给
梵帝岗,他们自然不愿意。

在梵帝岗来说,在欧美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发展已经停滞,信徒增长数目很少。主要
增长来自非洲这些穷国家。如果天主教要在这个世纪有发展,中国市场自然是最关
重要的。

如果真的内地的天主教发展和梵帝岗失去关系,梵帝岗失去中国这个市场,那对教
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问题是,陈日君的思维方式仍然是停留在冷战时代,视共产政权为敌人,而不是一
个谈判的对手,和夥伴。

这样会浪费很多时间,等他退休以后,中梵建交的规道,必然会更加务实。但对梵
帝岗来说,很多时间就耽误了。

新鮮人 said...

都是交易而已,
没什麼意思! =(

xiao zhu said...

量兄:

我只是發發牢騷,卻得到你給我這麼詳細的分析,很多謝。

"陈日君的思维方式仍然是停留在冷战时代,视共产政权为敌人,"

這正是我的想法;一個存在偏見的人,如何可以成功地扮演一個這麼重要的橋樑角色?

本來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如開始所說,真的不是想從政治或者社會角度去評論甚麼,我也不夠料子,只是想從信仰上去看這個世界上的荒謬。卻意外得到你不吝嗇地賜教,高興!

xiao zhu said...

新鮮兄:

就是呀。我就是看不過眼那些把信仰都褻瀆了的人,就是背負著神給他們最大使命的人。

微豆 said...

If we examine the history of Citta del Vaticano since Feb 11 1929 when it was recognized as a state within a state, and if we look at the approximately 265 institutional leaders since the birth of Christ, politics, money and power have always been a part of the Vatican. So, with all respect to those belonging to the Catholic faith, the issue here is less about religion and more about the other two.

xiao zhu said...

Haricot,

I truly understand. That's why I feel upset.

樂透翠斯 said...

你好叻呀.

我都唔識政冶.

xiao zhu said...

Tracy:

星期日冇出街咩? :)

你唔好咁講呀,我會畀人笑架!我都唔識談政治,亦唔鍾意政治,我只講感覺。我一向都係靠感覺做人,其他咩都唔識嘞。

真係架,"見到"你真係好開心嘅啫!!

aulina said...

你寫這些真的要跑遠點的,我唸了十幾年師姑學校不歸化不只,還很anti-christ,總覺得教派太大枯枝太多我寧願真的要信默默的信而不是讓教派獨大。

還是不要說太多了,又要暴露我的無神論... ;P

xiao zhu said...

aulina:

我未正式讀書已經畀阿媽帶返教會,都接觸左十幾廿年,不過我都冇洗禮。我都知道呢個話題好敏感,不過我嘅著眼點唔係信唔信神,而係假如是奉主之名,就要按牠的旨意,無奈這也可以是極具爭議。唉,所以我說這只是我的牢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