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7, 2006

壓力(2)

軟弱中實在經不起誘惑,前兩天終於去見了一個紫微斗數的師傅。聽他說了兩個小時,沒有甚麼意外驚喜、也沒有太大的失望。從性格,到遭遇,基本上都很精準。記得12年前從一個朋友處得悉紫微斗數的推算可以是非常精細的,印像最深刻的是甚至能說出一件還沒打完的官司會在哪月哪日判決(當然包括判決結果都算準了)。所以就算師傅說得如何準確,也沒有甚麼驚奇,主要是很多事情其實自己都早已心裡有數的了。

這兩個鐘頭的時間其實也算是讓自己休息一下,雖然未能夠做到完全放鬆,也可以暫時不去想那千絲萬縷、解開了一個又繼續有另一個、兩個、三個的結。反正說我不好的,亦早有準備,就當作提醒自己多一點警醒就是了。坐下來這個師傅也讓我頗舒服,沒有明顯的銅臭、但又不會給人一種化外難即的感覺,外貌乾乾淨淨的,給人一種感覺是人生態度既積極、又有恰當的通透;這個包裝很醒目精明。

反而沒有想到原來老媽給我的時辰是錯的,也從而認識到原來算時辰是以中原的時間為準,這個所謂中原或者是洛陽時間是比我們的時間要早大概20分鐘的。頗有趣。

噢,還有,這幾天也多了一個話題可以跟朋友聊聊,不錯。

6 comments: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咦?我都有學紫微斗數架喎.

你果個師傅似係中洲派,我都係學呢一派既.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咁好走黎睇我啲遠古廢話。你都識架?我唔知佢係乜東東架。你都好似好多瓣數咁喎!

新鮮人 said...

太準反而唔敢睇,
物都知,無意思! :)

xiao zhu said...

新鮮:

係架,果次係好例外,我一般情況都唔會去問呢啲嘢嘅。

小寶 said...

>中原或者是洛陽時間是比我們的時間要早大概20分鐘的

喔?紫微斗數出自邊個朝代?會唔會用長安準d呢?

xiao zhu said...

小寶:

我邊識喎!你揾到答案話我知吖!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