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4, 2014

自已

連續五年都在你的日子中妄語,最近才突然疑問起,那是否一種滋擾?真怕會討厭,因為在你面前也實在有夠自卑的了;雖然你應該不再看見。

瞥過月曆,才知道踏入這第七年,這天同樣是一個星期日清晨。

那是個正當大難臨頭的清晨,那是個正要伸手求援的清晨,那也是個你在晨曦空氣中重回正軌的清晨。那空前的絕望、無助,……原來時間並非清洗劑,卻是一部打樁機。

嗯,近日重聽一些語音口訊,發覺有點結結巴巴的,嗓子也生硬了。也許有一天,會喪失說話的能力。

俯視窗外,涼冷的空氣穿刺鼻腔,透過仍然茂密的樹頂葉縫間,反出灰白的行人走道,那第一夜的光影又再次播放。那關於老人癡呆的碎語,仍舊清晰可聞;終究是一串單向的音符,永遠不成樂章,但又零星不散。

這個日子才有我的份兒。
.
.


8 comments: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魔術師歌劇系列之《自己》經已公演。

小貝 said...

要快樂!

xiao zhu said...

小貝:

你的到訪,真有點意外。謝謝你! ^_^

hollycowplanet said...

小豬......
!!!!!!!! 用点超強的请洗劑好不!

xiao zhu said...

牛牛:

倒沒想過要清洗。

Thanks for coming!

老麥 said...

幾好呀!

xiao zhu said...

老麥 :)

Anonymous said...



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