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2, 2009

夜迷離

警察撞破了門,見到一個男人腳朝向門口的躺在地上,身上的白色襯衣由胸膛到腹部都染透了血紅,由左胸斜落到右邊的腰,一度長約一呎的傷口還在滲血,一動不動。

一個女子正坐在男人頭部的前方,面也朝向門口,臉上有幾度斑亂的血痕,卻毫無半點表情,眼睛似盯着男人的腳,雙手都垂到地上,右手仍然握着一把刀,是那些通常在港製的黑社會電影仇殺廝鬥所慣見的長刀。

畫外音:「不要告訴媽媽!」是一把男性、低沉的聲音。


x x x x x x x x x x


螢幕上剛播完一套重播的電視劇,她拿起遙控器按了一下,屋內立刻變得寂靜。她繼續坐在沙發上,坐着,就過了十分鐘。

她站起身來,走去穿上了鞋子,從桌上拿起一個小包包,開門就出去了。

她駕着車,從停車場駛出去,在她住的屋苑附近範圍來回轉了三數次,然後再駛出大路。一直繞着山道往下走,像是無意識地繼續向前驅。走過了海底隧道,不覺間就輾轉到了一條陌生的內街,兩旁都是工業大廈。

值此深夜,這裏一切都處於靜止,就只有她的車子。

車子突然停在交通燈前大約五十米。她遠遠的望着那交通燈,由綠變紅,再由紅變綠,交替着,都永恆地夾着黃燈在中間。車子還是停在路上,她似乎很享受這一刻。

不知道車子停了多久,忽見那交通燈前有一個人正從馬路的左邊慢慢地走過對面。她的眼神突然閃過一抹詭異,然後雙手重新擺握着駕駛盤,同時右腳猛力踏下油門,車子一直加速,直撞向那個路人!

車子顛簸震盪了數下,衝過了交通燈,拐了左彎,就停下來。她從小包包內取出手提電話,按了999。繼續坐着,等。

大約五分鐘後,一個駕着摩托車的交通警察來到現場,就停在交通燈前。他走向那個躺在血泊中的人,一個中年男人,他探了探男人的鼻息,拿起了對講機報告情況。

救護車從鄰街正轉入肇事的內街,就在這個時候,一下「嘭」的鎗聲劃破了這昏暗街頭的寂靜。


x x x x x x x x x x


他一進入屋內,就除掉了鞋子,走進浴室淋浴。

沐浴後,他弄了一個即食麵,邊吃邊翻看着報紙。

吃過麵後,他神情滿足地坐在沙發上,頭靠後枕在沙發靠背,閉上了雙眼。

過了半個鐘頭,他睜開眼,起身走到雜物櫃前,拉開最下層的抽屜,取出了一把十字頭的螺絲刀。

他走到窗前,用螺絲刀把右邊窗子的內框拆了下來,再在把窗子推開,然後轉身到飯桌旁,把一張椅子移到那窗前。他踏上椅上,再攀過窗,一躍而下。


x x x x x x x x x x


這夜,城中多了五個死人。


24 comments:

浪子mingmanfred: said...

精彩啊

喜歡

Ingrid said...

咁偵探小說feel既?

新鮮人 said...

睇完成個人唔舒服,
不喜歡! =(

Anonymous said...

非雨夜, 那,月圓之夜, 或酷夜?
令人想起香港十大奇案!

seikomatic said...

典數五個丫?俺數到大概十下十下...

樸老 said...

這是全新創作的嗎?

怎麼我有印象的?

尤其是第二個故事,在那裏?????看過呢?

時空交錯,好混亂,想不起來!

五個死人? 哈! 算我一個。

頭大脹死!

C.M. said...

全都是因復仇而死的嗎?

laulong said...

影象攝人,但毁人與自毁,唔好喇!

xiao zhu said...

浪子:

多謝!

最近有些新聞令我想起很多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問題,心血來潮把映象簡錄下來。

xiao zhu said...

Ingrid:

可以是偵探推理,可以是靈異鬼魅,可以是倫理寫實,當然更可以是天方夜譚。

xiao zhu said...

新鮮:

哈哈,唔好意思,搞到你唔舒服添。食多舊西瓜,會醒神啲架!

xiao zhu said...

匿名朋友:

對不起,我不明白你的問題!(抑或其實不是問題呢?)

不過我又奇怪為甚麼會想起十大奇案呢?

p.s.如再光臨,可否留個代號?謝謝!

xiao zhu said...

大師:

你典數架?用咩數呀?用手指?腳趾?咁就梗係數到十下十下啦。用心數喇,試吓。

xiao zhu said...

樸老:

吓,係!? 我作架咋。有印象? 咁又唔出奇吖。

頭大脹死!唔好嚇我呀,我冇心架!唔好拉我呀!!

xiao zhu said...

C.M.:

不。全都不。

xiao zhu said...

Long:

原本的影象還要豐富,文字上已是克制了不少。

越來越覺得,很多小說、電影裏面的情節、佈局,無論看的時候令人如何難明所以,相比現實所見,更難明的何止百倍、千倍。

不敗的魔術師 said...

小豬:

你呢條問題,我心中已有答案,過兩日再作答。

xiao zhu said...

魔術師:

吓!!我邊條問題呀?喂,唔好過兩日咁耐啦,又考我耐性!

Anonymous said...

我們完了

Anonymous said...

Fri Jun 5
11:28:40 AM

失去名字的人 said...

哇, 寫作能力超強的......
我喜歡這種寫法...
哈哈哈...

xiao zhu said...

失去名字的朋友:

高興你喜歡,更謝謝你的讚賞,但是"超強",實在是誇張了一點吧。

從Y到X said...

有人死,不是意外,便是凶殺或自殺,五個個案都沒有寫到下雨,那可能是月圓之夜,或天氣太熱人心鬱燥,凶案特別多,便自然想起香港十大奇案,夠經典嘛!

xiao zhu said...

從Y到X:

哦,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