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2, 2008

思念

這刻,我在思念
所以
走進了你的思憶裡
所以
騰出了空間
讓你好好思念

4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好驚~~~

剛想留言,要是我真跟你面對,會不會有火花;但這樣說,會……

這刻,我在思念

不同的是

我有點恐慌

(傻瓜)

xiao zhu said...

傻瓜:

你寫啲嘢好似越黎越難明咁喎。橫睇掂睇,我諗我個樣點都不致於會引起恐慌啩。

Anonymous said...

我﹕

1.還搞不清你是男是女

2.你對很多人留情,包括男,包括女

3.你好像很易跟人有火花

4.我沒看過你......

等等,等等

(傻瓜)

xiao zhu said...

傻瓜:

嗯,明白了(我想我明白),所以恐慌。

別再費神,把思緒截停,就不會恐慌了。早點睡吧。

Anonymous said...

傻豬:

好,我以後不來了。

晚安。

( 傻瓜 )

xiao zhu said...

傻瓜:

多謝你的曾經。好睡!

Anonymous said...

好酸。去睡了。

( 傻瓜 )

xiao zhu said...

傻瓜:

是我失言嗎? 對不起!

Anonymous said...

是, 你失言了。

但你不用說對不起。錯的是我。

(傻瓜)

思..寧 said...

思念永遠令人難以控制
陷入思念只會令人胡思亂想
但當中的過程卻令人回味無窮
思念人的同時
那人仍在思念你嗎...

往事只能回味...

xiao zhu said...

傻瓜:

文字是橋樑、也是障礙!

無論面對任何人,我從來都是,錯了,就要認,是否需要說對不起,倒不是別人說的,因為我是自主的。

這裡是自由、公開的,隨時歡迎每一位訪客作不同形式的交流、分享,甚或是走進來歇一下,只要覺得舒暢就是了,我都無任歡迎。

這裡會聚集新知舊雨,因應交情的深淺,相互溝通的模式與層次自是各有不同。我珍視每一位到訪的朋友,因為每一位都帶著自己的不同經歷主動來看我,讓我每一次都如沐春風、每一次都為我加添生命色彩,叫我怎不感到快樂、怡然。也許亦因此而偶爾樂極忘形,讓童心帶領過了頭,做了甚麼令人不舒服或者不解的行為。

我是個自私、自大的人,總希望每個認識我的人,無論時間是長是短,日後都會記得我的好。但大前提是,我從不刻意去 "做" 我。所以,如果因為"我"而帶給人家不快,我還是要說聲,抱歉。

曾經的到訪、曾經的短敘,我還是要感謝的。

xiao zhu said...

思..寧:

完全同意,完全同意。

>>思念人的同時
>>那人仍在思念你嗎...

哈哈,某程度上,這個實在不太重要。但其實要視乎在你思念的時候,你和你所思念的人的關係是怎樣。

Anonymous said...

小豬:

>>文字是橋樑、也是障礙!

於是聽說主張不立文字的禪宗都要用文字來做紀錄!

一時戲言(不是氣言 :p ),不好意思。但你網誌很有意思----這倒是真心話。

(傻瓜)

樸老 said...

喂! 睇唔明嘅!

點呀? 等等!

嗱! 你思念佢,就走入佢嘅思憶裏面,咁佢嘅思憶裏面就有你喇!於是佢就可以"讓你好好思念",冇問題吖!

但係你既然走咗入佢嘅思憶裏面,從物理角度睇,點都係霸佔咗啲空間喎! 又係邊度"騰出了空間"來呢?

哦....!

你意思係你霸佔咗佢嘅思憶空間,就好似佢"騰出了空間"來思念你?

究竟係你層次高呢?還是我的理解力低??

xiao zhu said...

傻瓜:

甚麼專家、甚麼宗師,於我而言,都是一副凡間臭皮囊,沒有誰比誰更有份量,沒有誰比誰更可憐。我只認為,每一個在地上的,都是獨特的,這都是天賦的;要嗎,就各走各的,要嗎,也需要互重,誰也搶不了誰的風頭。(你看,我又在胡扯甚麼!)

我從來都用真心去聽每一句說話。謝謝。

xiao zhu said...

樸老:

哎呀,阿姐呀,放過我啦,你明知我寫啲嘢好多時都一弗弗咁架喇,唔好要我解咁多啦,得唔得呀!

其實你真係好鬼可愛嘅唧。嗱,破例講兩句嘞。(今勻真係好破例架!)

走入佢嘅思憶,
思念佢所思念嘅,
感受佢嘅思念;
所以...
我走番出黎(囉)!

新鮮人 said...

小豬,
你幾時改姓"儍"架?
哈哈哈~~~~~
被你哋笑哋我啦,
真係儍豬嘞! =p

樸老 said...

係咪呢!

講嘢有頭冇尾!

一早交待你走番出黎咪無事囉!

哦,係感受佢嘅思念.....

很好很好!

xiao zhu said...

新鮮:

哈,你咁講,即係話我係姓"小" 嚕喎?睇怕你都要同我一齊改姓喇。^^

xiao zhu said...

樸老:

咩喎,我咪一早講左我係咁架喇。成日喺度挑剔我,好衰架,枉我仲讚你添。

樸老 said...

我是個無知、不負責任的人,總希望每個認識我的人,無論時間是長是短,日後都會記得我的有好有不好。但大前提是,我從不刻意去 "做" 我。所以,如果因為"我"而帶給人家不快,我還是要說聲,抱歉。

借用少少啦!

其實我真係好鍾意你寫嘅呢段回覆!

xiao zhu said...

樸老:

借用少少!你好似借左好多喎,咁幾時還先?

哈哈,咁鍾意,不如用個相架鑲起佢吖。嘩,開心死我喇!

微豆 Haricot said...

Just like 樸老, I really like your responses. As bloggers, we encounter, we exchange and then we stay or drift apart. But the experience should always be pleasant, and the interactions respectful. In blogsphere, it is the strength of our words (or expressions) that count, not our gender, age, education, position, look, etc.

Anonymous said...

換個角度,
當思念不過是指別人記得你過去的好,
那一種意義也不會佔生命中太重份量;
我在思念你所思念的,
但如果思念裡沒有你希望見到的事情,
這一種思念也會隨風吹散落吧。

思..寧 said...

空間既問題唔係我既專長
所以都係唔好埋咁多
記得就記啦
要記得既野就算個腦點實都會記得
唔想記既野就算有幾多空位都唔會留得住
所以思念就是跳進回憶裏游泳
幾時上岸就真係睇佢自己啦
而且思念未必一定是只有好沒有壞
有好有壞先會令個image完整d

Morca said...

活在回憶中喎...

唔得!
快快走出來!

Anonymous said...

原來我一激,傻豬就寫出好,呢次我冇功都算有勞啦。

可惜你不設獎項,唔係我可能有機會得獎。

呵呵呵~~~~

(傻瓜)

xiao zhu said...

Haricot,

OMG, what time was it? You're still up!! Anyway, really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all the way. Feel so comfortable with your company here.

xiao zhu said...

匿名朋友:

是初次到訪嗎? 容我留個完整一點的記憶,下次再來的話,可以留個代號嗎?

>>當思念不過是指別人記得你過去的好,
>>那一種意義也不會佔生命中太重份量;

絕對同意。我所說的思念,當然不是指這些。而我所說的 "記得我的好",也並非只想人家只記得我的好。我所指的 "好",是包含整個人的所有,是希望我的這個 "所有",日後也值得人家去思念。

>>我在思念你所思念的,
>>但如果思念裡沒有你希望見到的事情,
>>這一種思念也會隨風吹散落吧。

也許是,亦也許不。這要視乎 "我" 對 "你" 的情有多深。

xiao zhu said...

思..寧:

我在前兩篇已經提過了,值得記的,無需費力也能保留,不值得記的,怎麼都會慢慢淡忘;不刻意、莫強求。

至於好與壞,我在上面回覆那位匿名朋友時也談過了。

xiao zhu said...

Morca:

放心,只活在回憶中當然不好,回憶其實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xiao zhu said...

傻瓜:

其實是戲言還是氣言,我都同樣可以平靜面對的。但是,如果你真的看得高興,我還再可以 "激" 得起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我好少睇埋人地嘅回應嘅,
睇真啲好似玩緊筆戰咁噃!
擔定凳子睇好嘢唔好執輸,
呢啲喺香港人喜歡睇熱鬧。

xiao zhu said...

Space:

咪玩喇,邊有筆戰呀,傻佬。

(又話今晚早啲瞓?)

the inner space said...

喺嘅! 不過來到,

又唔捨得唔睇埋啲口誅筆伐,咁精彩!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思念 邊做 思戰!

明天我會早啲嚟睇埋啲下文!

xiao zhu said...

Space:

冇嘢睇喎!哈哈!^_~

梁巔巔 said...

小豬哥又有桃花喇~~~~~

堅呀!

樸老 said...

哦....要還就唔借少少喇!

借盡去再慢慢分期啦。

你都咪話,都唔明點解"四句加兩個所以"可以引伸到咁多意思出嚟嘅?

鑲起咗喇,係個腦度!

xiao zhu said...

巔巔:

桃花要等多七八個月喎。

不過咁,我不嬲都堅架喇。

xiao zhu said...

樸老:

哈哈,謝謝!